慷慨倍增喜樂
2021-03-10
| D. Michael Lindsay

「邁克爾,我們想做件大事。」

那是2016年的夏天,當我接到這通電話的時候,我正開車趕往赴約的路上。打電話的是哥頓大學(Gordon College)一位非經常性捐贈者,哥頓大學是一所位於波士頓北岸的基督教大學,我是這所學校的校長。我們原來因著他可能對哥頓大學有所捐贈而通過幾次電話。但經過這次通話後,他和他的妻子最終捐贈了七千五百五十萬美金作爲哥頓大學的獎學金和學術研究項目費用,這是有史以來對福音派大學最慷慨的捐贈。

這項捐贈對我們學校和我都有變革性的影響。這次經歷讓我真切感受到了上帝的慷慨,並且當我們慷慨回應時,上帝的供應大大地激發了我們的信心。

計劃不到的慷慨驚喜

我自認爲是一位喜歡制訂必勝策略,然後帶領團隊努力完成的領導者,但在這次史無前例的捐贈上,我沒有任何功勞可誇。

我和妻子的確有拜訪過這對夫婦,我也時不時寫長長的信給他們,獲得如此金額的捐贈也是同事和理事們長期追求的願景。換句話說,爲了獲得這份捐贈我們也是付上心力的。但是在跟這個家庭的接觸中,我們沒有做任何我覺得會贏得這麼一大筆捐贈的必要舉動。這是一份真正的禮物,是我開始爲之禱告時從未預料到的,是上帝豐盛的恩典。

四年前,在得知另一所學校獲得了一筆大的捐贈,並且這筆捐贈成爲它重生的支撐時,我開始祈求神同樣賜給我們學校一筆帶來轉變的捐贈。我希望哥頓也能像那所學校一樣。在看到我們那麼多學生在努力學習、知道我們學校有數不盡的需求和艱難之後,我禱告祈求上帝把祂所擁有的無限資源分賜給我們一些。

上帝沒有以我期待的方式和時間回應我的禱告。有時,我會遇到一些人,並向他們提出捐贈的請求,同時心裡也在思想他們是不是我禱告中帶來轉變的捐贈者。哎,事實一次又一次的顯明,他們並不是。但後來,在我最沒有預期的時候,我接到了這通改變我們生活的電話。

我相信捐贈者本人也會說這出乎他們的意料。因爲他們捐贈的最初設想跟設立學生獎學金和創辦全球榮譽學院(Global Honors Institute)這個最終關注點完全不同,他們後來也有考慮提供小額的種子基金,但從未想過會進行全部金額的捐贈,至少在他們有生之年不會。

但是禱告使我們通過慷慨得著自由,幫助我們看見慷慨對待他人可以使我們體會到「真正的生命」(提前6:19)。這是我收穫的第二點。

慈善是行動,慷慨是朝聖

最近幾年,星期二捐贈日(Giving Tuesday)已經成爲一種文化現象,也許相對黑色星期五和網絡星期一的購物狂歡而言,人們認爲慈善捐贈是感恩節更好的延續。但是如果我們把給予當作某一天的行動,那麼我們就錯失了慷慨真正的力量。

感恩節那天,美國人會紀念天路客——那些英國清教徒們,他們爲了更好地活出信仰而遷移到美洲大陸。因爲上帝在一定程度上通過馬薩諸塞州沿海居民的熱情慷慨爲他們供應食物,所以他們以盛宴來感謝上帝的供應。所有真正的慷慨都始於慶祝上帝慷慨的賜予,而這種賜予通常是透過他人完成的。 

認識到上帝的慷慨爲我們開啓了一段持續順服和獲得釋放的旅程。就這個捐贈而言,首筆捐贈爲兩千五百萬美金,專門用於學生獎學金。這個金額遠超我們的預期。在2017年宣佈時,它是哥頓以往單筆捐贈的五倍。

天路之旅很少是孤獨的奮鬥,它通常始於社區,也幾乎總是終於社區。這點在我們收到的首筆捐贈上很好的體現出來。其他人因此覺得自己也必須作出回應。一對夫婦,他們對哥頓的單筆捐贈從未超過五萬美金,卻因此受鼓勵而捐贈了七位數。我們還收到一些小的捐贈,其中包括我們學生的甜蜜奉獻。慷慨激發了更多的慷慨——一種分享自由和喜樂而產生的飛輪效應。

甚至連最初的捐贈者也受到了鼓勵。當這個家庭看到他們的捐贈產生的影響時,他們覺得上帝呼召他們奉獻更多。他們真心遵照上帝的話語而行:「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太6:21)

今年早些時候,另一位匿名捐贈者向我們的捐贈基金捐了一大筆錢,當時我們正在經歷痛苦的人員裁減。我想這是我不得不學習的另一個功課。那就是即使在眾人無比的慷慨中,我們仍然經歷學費收入的下降和需要提供更多獎學金來維持入學率。

有時,我們認爲「轉變型」的捐贈會消除我們的挑戰。事實並非如此。相反,它邀請我們繼續天路之旅,包括做出艱難的選擇。它幫助我們省察以確保我們是朝著問題前進,而不是逃離問題。最終,我想這就是爲什麼慷慨的飛輪還在持續運轉的部分原因。

蒙福關乎我們自己,慷慨卻關乎祝福他人

Ins上的標籤「#蒙福」(#blessed)關注的是我們自己得益處,但是「祝福」在聖經中卻直接指向上帝的旨意,就是把我們生命中的祝福傾倒而出,成就他人的益處。

我們立馬把這些捐贈用在哥頓的需求上。我們得到的資源已經資助了幾批全球榮譽獎學金獲得者,幫助塑造這些敬虔、優秀年輕人的未來。其中有撒拉·凱瑟琳·哈提恩斯(Sarah-Catherine Hartiens),她正在學習國際關係,預備自己服侍西非的窮苦人,這可能會是她一生的呼召。今年暑假,她將通過大一認識的聯繫人開始在加納的實習。她就是捐贈者們想要資助的新興領導者。通過資助撒拉·凱瑟琳·哈提恩斯,捐贈者們也就資助了福音事工,資助了撒拉在未來幾十年裡將會接觸到的成千上萬的生命。

看到這個敬虔基督徒家庭捐贈個人財產很大一部分的決定怎樣對學生們產生變革性影響,以及學生們如何反過來透過服侍和帶領事工機構,使捐贈的果效倍增,這個近距離觀察的經歷對我來說是莫大的祝福。這種慷慨的倍增也的的確確配得上「#蒙福」這個標籤。

過去幾年中與這對美好夫妻的接觸也有高低起伏。但當我們最終在8月份對他們捐贈的重要性和用途達成一致時,我知道是時候跟全世界分享這個好消息了。

我們盼望,也如此禱告:當我們越來越慷慨的時候,他人的信心因此得到增添,教會中越來越多的人能夠經歷哥林多後書9章11節的經文,就像過去幾年我們在哥頓經歷到的那樣,「叫你們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捨,就藉著我們使感謝歸於神。」(林後9:11)


譯:Kari Gao;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Multiplying Joy of (Shocking) Generosity

D. Michael LindsayD.麥克林賽(博士)是《在權力殿中的信仰:福音派如何加入美國精英階層》Faith in the Halls of Power: How Evangelicals Joined the American Elite和《從高層觀看:內部解析掌權人士如何看待和塑造世界》View From the Top: An Inside Look at How People in Power See and Shape the World 的作者,也是馬薩諸塞州文南市哥頓學院(Gordon College)的校長。
標籤
慷慨,奉獻,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