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的妻子希望你知道的10件事
2020-02-10
| Shari Thomas

盧卡斯(Lucas)與米婭(Mia)夫婦天生就適合帶領翠貝卡社區的這間正在成長中的小教會。大家都知道他們充滿活力的個性。盧卡斯的領導力很強,米婭則非常善於與那些憤世嫉俗者及知識分子建立關係。他們夫婦在紐約的商業精英中建立了一個不斷增長的人際關係網絡。

在他們接手教會後的頭兩年中,教會蓬勃成長,然而盧卡斯與米婭卻並不那麼喜樂。八個月後,盧卡斯宣佈他辭職了,他們在五天之內就完成了打包、準備要離開。

爲什麼這樣的夫婦會退出服事呢?在那些圍繞牧師辭職的許多傳聞中,有一個常被我們忽視,即事工加在牧師妻子及他們婚姻之上的艱辛。我們都曉得,夫婦雙方的喜樂程度會影響婚姻的健康程度。然而,就「牧師妻子之福祉對教會長期活力的影響」這件事,我們卻反應遲鈍。

嫁給牧師的姊妹們面臨著獨特的挑戰,記住下面的話(以及定期爲她和她的婚姻禱告的承諾),這給你教會帶去的影響將出乎你的意料。

第一,她有自己的名字

牧師的妻子不是牧師的附屬品,她甚至可能與他有不同的政治傾向、社交個性及神學觀點,但對她而言,分享自己真實的觀點卻有可能對她丈夫的服事產生負面影響。

請允許她作自己吧,你或許會驚喜地發現,她與你想像中的她很不一樣。

第二,她有自己的呼召

這可能不是你期待的,但她或許正在「謀算」此事。許多姊妹將丈夫對牧者職位的特殊呼召看作夫婦二人共同的呼召,有一些姊妹則不是,還有一些嫁給牧師的姊妹會希望有人(任何人都行)告訴她們該做些什麼,她們不想讓別人失望。

你是否對如此多種類的呼召感到困惑?我們也是。經過多年作爲牧者的服事後,一些姊妹承認有失落之感,甚至變得不認識自己。她們在那些需要自己服事之處付出了太多。另一方面,還有些牧師妻子選擇盡量不參加地方教會裡的事工,並聚焦於教會外的事工。

第三,她可能在經濟上有掙扎

在一個當地的「懇求事工」小組(Parakaleo是一個國際事工組織,致力於讓教會中的婦女得到裝備、支持與重視——譯註)中,我們討論著各自的財務困難,並對我們如何把一美元掰開用的方法歡笑。我問在座有多少人因爲事工給的薪資太低而在領食物券(food stamps,美國政府發放給貧困家庭的食品補助券——譯註),一半的婦女舉起了手。我因此就常常想起服事中的女性的財務狀況是多麼微妙。

第四,她與整個教會共享她的丈夫

根據教會的規模以及是否有其他得力的同工,牧師有可能需要全天候隨叫隨到,家庭晚餐、國定假日與度假安排常常因教會的危機狀況而中斷。這種打擾可能是因爲牧師沒有爲家庭設定健康的事工界限,但教牧事工總是會給家庭時間帶來危機的。

對於那些很緊急的事情,人們總是首先想到要告訴牧師,例如有人企圖自殺、有人被監禁、有教會成員被虐待或有婚姻要破裂等情況,甚至慶祝活動,如婚禮、運動會及施行洗禮也會從牧師的家庭支取時間。當然了,牧者夫婦很榮幸以這些方式參與成員們的生活,但是要記得,他們的時間也是有限的,並且他們也要把時間用於其他有益的事上。

第五,她被八卦所傷害

八卦是指閒扯或謠言,尤其是關於他人的個人或隱私事務,八卦不一定出於惡意。一個簡單的經驗法則是:不要傳其他人的事,讓當事人自己說。如果你聽到有人在傳話,請考慮以下阻止八卦傳播鏈的方法:「你知道嗎,我覺得牧師妻子更想親自和我們分享這件事。」

如果是惡意的流言,你可以採取強硬立場:「不管你說的情況有多糟糕,我都不想參與八卦。你是否能和我一起去見傳播這件事的人,和我一起阻斷這種八卦?」有時,我發現教會中一些關於我的八卦我自己都不知道,這讓我事後覺得好笑。

第六,她的生活背負著他人(以及她自己)不切實際的期望

好吧,誰不是如此呢?我們的母親、孩子、老闆或是困苦中的鄰居們,我們每個人都經歷著期望帶來的壓力。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人們期待每次教會開門時都能見到你,教你該穿什麼衣服、教你的孩子該怎麼做、教你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教你該怎麼花錢、教你該邀請多少人到你家裡吃飯?你會吃驚地發現,那些嫁給牧師的女性常因這些事而受到批評。

許多嫁給牧師的姊妹也有自己的全職服事,例如參與好幾個教會事工,與其他夫婦見面進行婚姻或教牧輔導,並參加一些社區活動。這已經是滿負荷運作了。你牧師的妻子經常需要被提醒:唯一最終要緊的觀眾,是她在天上的父。

第七,她可能會發現教會中的友誼難以駕馭

她很難確認教會成員與她建立友誼是被她自己吸引,還是因爲她丈夫是牧師。很多姊妹發現,當她們的丈夫離開牧職之後,那些她們以爲是自己朋友的人便消聲匿跡了。她們以爲那些聖誕賀卡、社交邀請、促膝長談還有海灘旅行是出於友誼,然而並不是。這真是個令人傷心欲絕的發現:那些友誼之所以存在,僅僅因爲她丈夫是牧師。

反過來的事也會發生,成員們可能自以爲是牧師夫婦的親密好友,但在牧師一家離開後發現同樣的情況。這會讓雙方都感到痛苦。我們仍然可以享受豐盛的友誼,但這需要雙方的成熟,並且理解有一些話題越界了。

第八,對她丈夫的批評會傷害她

人們常常會指責牧師服事不夠努力、門訓不夠多、講道不夠好,探訪不夠勤等等,關於牧師該做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卻沒人意識到達到所有這些期待幾乎是不可能的。牧師每週該工作多久?五十小時?八十小時?總有許多事有待完成,通常沒人會要求牧師停下休息——除了他的妻子。當他因爲做得不夠而被批評時,她可能會因爲曾試圖幫助他設立健康的服事界限而感到內疚。

牧師經常與他們的妻子分享一些信息,例如一位領袖的不滿意見或一次充滿爭論的會議的內容,然而當問題得到解決時,她並沒有參與後續的討論,甚至她都不知道這件事有沒有得到解決,於是便只得繼續惴惴不安地面對這件事。

不像其他專業人士的配偶,牧師妻子需要與牧師一同聚會敬拜和與他的同事們相處。如果你遇到一位牧師妻子,她有非比尋常的智慧,獨立自主,又能在愛中說誠實話,那麼你正站在一位浴火重生的女子面前。好好向她學習吧,即便這種學習大多只是通過你自己的觀察。

第九,她的生活充滿壓力與模棱兩可

生活的模棱兩可是服事的必然產物,對牧師家庭而言,服事的框架並清晰。所有家庭成員都直接或間接地參與在教會服事之中。會眾對牧師、牧師妻子甚至是牧師的孩子都會有一些角色的期望,這種模糊的期待爲牧師妻子帶來巨大壓力。我們應向她表示同情,正如對待那些正在經歷難處的人一樣。爲什麼?因爲她可能每天都會經歷難處。

和其他人承受悲傷時有所不同,她很可能沒法分享這件事及其影響,或在教會裡公開處理這件事。例如聽聞一位可靠的同工準備請辭、一位重要的教會領袖有了外遇、教會支付不起薪水、她丈夫的工作正處於危險之中,或她最親密的朋友決定不再來聚會,這些內幕對牧者妻子而言都是家常便飯。

並不是所有牧師妻子都會經歷到上述所有的事情,也有牧師妻子享受到教會共同體的美好與愛心。我認識的大部分牧師妻子都喜歡和她們的丈夫一同服事,見證上帝的國度在他們的城市裡推進。

無論如何,所有牧師妻子都享有第十條共同點

第十,她的義來自基督

她與你我一樣,沒法通過滿足他人的標準、她的教會出席率、對聖經的知識、或她花(或沒花)在買衣服上的錢來得到她的義。她若信自己藉基督得著救恩,上帝的法庭裡便已有了判決。她的瑕疵、錯誤、羞恥與罪惡都被基督承擔,祂承受了原本她應受的審判。不止如此,上帝還將基督的義賜給她。牧師的妻子們已經被上帝的法庭稱義,並被喚爲親愛的女兒們。


譯:許志斌,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10 Things the Woman Married to Your Pastor Wants You to Know

Shari Thomas(莎莉·托馬斯)是「懇求事工」(Parakaleo是一個國際事工組織,致力於讓教會中的婦女得到裝備、支持與重視——譯註)的執行理事。她具有神學、教育與海外植堂的背景,並於2005年與他人聯合成立了懇求事工。莎莉和她的丈夫約翰在美國及海外共同植堂約34年。他們目前居住在紐約市,約翰在該城擔任救贖主城市植堂網絡(Redeemer City to City)的高級總監。
標籤
教會
牧師
牧養
姊妹
牧師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