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社會服務作爲宣教產生的兩個問題
2018-12-27
| Joel James

當我概括今日的宣教活動已經轉移到社會服務時,我的顧慮會落在三個範疇之內。今天我們會先看頭兩個,下週我們再談第三點(爲了明白這個帖子,我鼓勵你讀昨天的導論:《宣教:配備護照的教會論》

一、我們是否無視於歷史的教訓?

十九世紀晚期,保守福音派熱情地投入到社會改造的工程裡,這是爲了回應那個時代的特徵,即快速的工業化和城市化。教會工程包括職業介紹所,托兒中心,童工的暑期家庭,以及提供街友食物的流動廚房。然而,福音派對社會改造的熱情,在二十世紀的前三十年就逐漸蒸發殆盡了。到了1930年,在教會歷史家所謂的「大逆轉」當中,保守的福音派人士就放棄了,或嚴重地縮減了他們的社會行動工程。主要的原因有兩個:扭曲和分散注意力(Distortion and Distraction)。

從教義來說,他們發現社會服務宣教經常會像水一樣來行動:它會往下流,流到一個黑暗的、名爲「社會福音」的神學沼澤裡。社會福音是真正的福音的一種扭曲,因爲在這當中,給社會帶來進步的福音會逐漸取代從罪中得救的福音。其次,福音派人士在1900年代早期也發現到,社會改造已經變成了一個會麻痺人、耗人精力的分心之物。理論上,流動廚房不應該取代十字架。但是在實際上,教會發現福音總是會淪爲第二位,因爲社會事業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注意力和金錢。

佈道家慕迪喜歡說,當基督徒一手拿著麪包,一手拿著聖經走到世上時,他們通常會發現到罪人會拿走麪包,然後忽視聖經。當然,這正是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六章在餵飽五千人後所面對的問題。有趣的是,耶穌的解決方法不是更多的麪包,而是堅決的、清楚的福音宣講,好刻意趕走那些不誠實的人。

當我觀察歷史、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對我而言,我們似乎正走在一個橢圓形的軌道上。我們過去一直在兜著圈子轉:我們真的需要重新再學一次完全相同的教訓嗎?從歷史來看,社會行動宣教的結果是:在1900年,美國的新教主流教會供應了北美80%的宣教士。逐漸地,當這些教會越來越把焦點放在社會行動上,他們差派出去的宣教士就穩定地減少。事實上,到了2000年,那些相同的以社會行動爲焦點的教會只供應了6%的北美傳教士的人力。從歷史來看,讓社會改造成爲福音佈道和神學訓練變成同等的夥伴,並不會讓宣教活躍起來,反而會扼殺宣教。儘管在統計曲線上,一開始會有一個突然的果效,但是長期來說,只有神的道和公開宣講真正的福音,才能激勵教會的宣教使命,這是社會救助工程辦不到的。

二、教會真正的工作——即只有教會能作的——是否正在被刻意忽視呢?

福音派人士委身於保存福音、上帝的道,和保存教會,把它們當作最重要的事。然而,實際上,這點在社會救助的宣教使命中是很難達成的。社會救助工程就像黑洞一樣——它們的重力會吸走所有可用的資源,而且吵著要求更多。儘管這個理論宣稱要把福音宣講擺在第一位,但是就預算、計劃、人員、時間、努力來說,實際上什麼是最優先的,是再清楚也不過了。

我的朋友,Brian Biedebach,他在南非和馬拉威事奉超過二十年,以一個年輕人的身份,寫下了他對社會行動宣教的嘗試:

1997-98年,我在馬拉威花了一年從事一個整全的計劃。我主要負責照管聖經學院裡的二十六個學生,五十頭羊,四百隻雞,以及一個超大的農園。早上一起床,第一件浮現在我腦海裡的事,就是如何把雞蛋送到市場。一整天下來,我耗盡所有精力,只爲了確定打了足夠的水,把動物都餵飽了,然後在半夜,我還醒著的時候,還要趕走偷雞賊和野狗。

不管理論怎麼說,實際的狀況是,要經營一個農業計劃,就意味著他只有很少的時間,或甚至沒有時間,教導這些聖經學院的學生,這是他應該要作的門徒訓練。事實上,像這類的例子可以無止境地繁殖,因爲在社會行動宣教中,分心是常態,而不是例外。

連提姆·凱勒也承認這是個問題。他寫到,「我們如果想要承擔起在各個階層中施行公義的教會,就經常會發現到,社區更新和社會公義的工作,會壓倒福音宣講、教導、滋養教會的工作。」內勒(Peter Naylor)提出他極富洞見的判斷作爲回應:「凱勒的說法似乎是說,進行到某個地步,這才會成爲一個問題,但是他並沒有證明,當教會一旦投入到這類的工作時,這種效果不是就已經在運作了。」

內勒的重點是,這種分心是在頃刻之間就開始的。當各種資源被喂到社會工程的嗉囊裡的時候,按照其原始的設定,各項基本的事工(我所謂的「使徒行傳的宣教使命」)就是營養不良的,並開始萎縮。福音和講道被取代通常完全不是故意的,而是當你把社會行動宣教這個盒子推到馬車的前面時,有些東西就要被落在後面,爲它騰出一些空間來。

用數學的語彙來說,今天這種魯莽匆忙地接受社會服務作爲宣教的情形,會帶來兩個問題。社會福音是減法的問題:它把最基本的神學——罪和悔改——從教會的信息裡減掉了。另一方面,社會服務/改造工程,會以另一種方式威脅教會:靠著加法。當消耗資源的社會工程被加到教會的工作項目上的時候,那些資源就無法用到福音宣講的事奉上。這是個零和遊戲:要給一個人的東西必然是從另一個的手中奪過來的。

當然,關鍵的問題是這點:聖經怎麼說?對福音派人士來說,這一定是最後的問題:當前這種宣教重點的轉移是否合乎聖經?我們是否在忙著重新繪製宣教的分道線,而忽略了基督所指派的對這個使命的解讀者,是如何解讀這個使命,並如何應用耶穌的教導的?我們會在最後的三個帖子裡討論這個問題。


譯:駱鴻銘;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載於The Cripple Gate網站:2 problems with social action in missions

Joel James(喬爾·詹姆斯)是南非比勒陀利亞恩典團契(Grace Fellowship)的牧師兼教師,他從1995年起就在那裡工作。喬爾是馬斯特神學院的教牧學博士。
標籤
福音
宣教
改革宗出版社
The Cripple Gate
社會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