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共同禱告如何塑造教會》書摘20條
2020-06-29
| Matt Smethurst

當我在讀約翰·翁武切庫的《禱告:共同禱告如何塑造教會》Prayer: How Praying Together Shapes the Church, Crossway, 2018,中文版可點擊此處下載)這本書時,下面的二十處文字深深吸引了我。這本書是九標誌「建造健康教會」系列中的一本。

沒有哪一本講禱告的書,能把禱告這件事講得面面俱到,毫無遺漏。另外,有果效的禱告生活是在不斷操練中培養起來的,並不是理解了禱告這件事就能做到。然而,在我們一起踏上禱告之旅時,我希望確保,你知道我預期的目的是什麼。我希望這本書能成爲嚮導和跳板,幫助你享受禱告,這是我們作爲教會所擁有的奇妙恩賜。(第6頁)

每個迫切需要禱告的人都發現,禱告並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20頁)

禱告就是基督徒的氧氣。禱告維持著我們的生命,所以,禱告必須是任何基督徒群體的生命源泉。禱告對教會、對個人都一樣,都是呼吸。然而,我們的很多聚會感覺就像是,人們聚在一起僅僅爲了屏住集體的呼吸。這就可以解釋爲什麼基督徒的力量如此微弱,難以真正地過基督徒生活。(16頁)

禱告從來都不是一種純粹的、只給自己帶來益處的個人操練,禱告是一種提醒我們對他人負責的訓練。這就意味著,每次禱告的時候,我們都應該拒絕個人主義的心態。我們不僅僅是與神建立關係的個人,我們乃是與神相交的群體中的一員。禱告是集體的操練。(35-36頁)

世人寧願神是一位缺席的父親,不要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只要按月支付撫養費就行了。對這樣一個世界而言,祈求並享受神的同在是不可思議的。我們都是罪人,我們希望神滿足我們的要求而不求任何回報。我們喜歡設定自己的計劃。但耶穌在這裡教導我們,我們當先求神的同在,而不是他的供應。他的計劃遠遠好過我們的。(44頁)

主禱文是超自然的。當然,任何人都可以鸚鵡學舌,機械地模仿,但只有那些內心被改變的人,才會真正渴慕主禱文所要求的。這些話並不是魔法咒語。大聲說出來不是目的。奴隸主也可能把《獨立宣言》中的「人人生而平等」這句話背誦了幾百遍。鸚鵡學舌沒什麼好處。耶穌不是在創造一群鸚鵡,而是禱告的人。(47-48頁)

在地方教會中共同禱告,是給「我們」這個詞帶來定義的最佳方式。……與地方教會立約的基督徒從來就不孤獨,只要教會存在(教會將永遠存在),他就永遠是「我們」中的一員。地方教會領受基督教的教義,並實實在在地以愛和行爲,尤其是以禱告活出這些教義。(59-60頁)

耶穌正視死亡,知道自己的結局是不可避免的。他是如何面對的?跪下來,禱告。(69頁)

雖然禱告可能始於相信神能做不可能的事,但是這並不會給人帶來平安。如果我們只是想像神能做什麼,看他有多少次爲我們做了不可能的事,以此判斷他的良善,我們是絕不會尋見真平安的。他的能力應該讓我們的心插上翅膀,讓我們祈求不可能的事。但是,我們要順服他的主權和智慧。他的主權和智慧提醒我們,儘管神能做不可能的事,但他不一定非做不可,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相信他。認識到這一點,並且只有認識到這一點,我們才會有平安。如果不這樣做,我們只會以不滿告終,尤其是在我們要挾神成就他從未應許的結果時。如果以神成就我們禱告的次數來判斷他的愛,永遠都不會有平安。錯誤的盼望是滋生「不滿」情緒的沃土。(70-71頁)

在客西馬尼園發生的事情,既展示了禱告帶來的力量,也展示了不禱告會造成不可避免的失敗。……耶穌能夠忠心地完成神交託的任務,這與他的禱告直接相關。眾門徒沒有忠於耶穌,也與他們不禱告直接相關。(75頁)

如果你吝於饒恕別人,你就不能呼求神的饒恕。(84頁)

我們的神想和百姓建立深入的關係。關係越深入,交流的方式就越多。在讚美中,我們思想神屬性的奇妙。在認罪中,我們領受神所賜的憐憫。在感恩中,我們思想神所做的一切。在祈求中,我們倚靠神,感受他的能力。將這些禱告納入到主日崇拜中,我們就展示出與神之間關係的廣度和深度。(89頁)

禱告的教會不僅僅是學習禱告的教會,也是倚靠神的教會。我們通過一起倚靠神來學習倚賴。(92頁)

《使徒行傳》中至少二十一次提到禱告。並且,這些禱告本質上都是集體禱告。每次提到禱告,無一例外都關乎他人。(96頁)

這種禱告不同於公共敬拜時的禱告,但也是必要的。公共敬拜時的禱告和講道搭配在一起,就像是土豆配牛排一樣。但在禱告會上,它們的角色就反過來了,彼此代禱成了主菜。我們一起倚靠神,就是對彼此最好的看顧(96-97頁)

禱告會不是主題公園,不是一個吸引人的地方,而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地方。人們帶著重擔來到這裡,離開的時候就卸下了,這些擔子已經交在了神的手中。在禱告會上,我們聚在一起,爲著彼此的需要一起倚靠神。你的教會會這樣做嗎?(97頁)

往往可以從禱告清單上看出一間教會是否致力於多元,而不是看主日敬拜的元素、講道風格,甚至也不是看教會領導層的種族構成。禱告清單上的內容往往能夠反映出誰在禱告,誰的問題被視爲真實的、密切相關的、重要的。我有一個朋友是另一間教會的成員,這間教會拒絕爲那些被執法部門槍殺的非裔美國人禱告,比如邁克·布朗(Mike Brown)、特雷文·馬丁(Trayvon Martin)、斯特林(Alton Sterling)、埃里克·加德納(Eric Gardner)、拉昆·麥克唐納(Laquawn McDonald),因爲這些事情「政治意味太濃」,會引起教會分裂。這一點讓我的朋友很受挫。她沒有想過讓教會在華盛頓遊行示威,也沒有想過在教堂尖頂上懸掛「黑人生命同樣重要」的旗幟。她只是希望教會一起爲這些事情禱告,因爲她知道,這些事情對教會中的許多少數族裔來說意義深遠。……今天,致力於教會的多元性,關鍵仍在於禱告。多元性是關乎教會的優先次序,而不是關乎教會有哪些活動。教會要爲優先考慮的事情禱告。禱告事項本質上就標明瞭教會的關注點,以及對實事的關注程度,因此列禱告事項的時候,不能片面和孤立,要考慮到所有會眾的關注點。我們的父不偏待哪個兒女(參見徒10:34),當我們一起向父禱告時,教會的多元性就因此凸顯出來,並不需要刻意去做什麼。(102-103頁)

在求神施行拯救時要認識到,神的主權只會減少我們的焦慮和冷漠,而不是讓我們什麼都不做。(114頁)

唱歌的時候,人人都想唱一首已經譜好的歌;禱告的時候,很多人卻堅持即興禱告。提前準備禱告並不是「真誠」的敵人,而是「清晰」的同盟。它是愛的表達,不只是對神,也包括其他人。提前寫下禱文,在會眾面前把禱文獻給神,這和寫信給妻子,次日把信交給她一樣,都是真實可信的。信上的字字句句都是出自真心。你花時間把自己的想法清晰地寫下來,她甚至可能會更感激你。提前準備是清楚表達心聲的有效方法。(126頁)

禱告的力量不在於人數多寡,而在於垂聽禱告的那一位,在於他的意願。(128頁)


編輯:田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20 Quotes from John Onwuchekwa on (Corporate) Prayer

Matt Smethurst(馬太·斯摩瑟斯特)是福音聯盟的執行編輯,也是《帖撒羅尼迦前後書:12周研究》(1–2 Thessalonians: A 12-Week Study , Crossway ,2017)的作者。他和他的妻子Maghan 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育有三個孩子。他們在第三大道浸信會聚會,馬太是這間教會的長老。
標籤
禱告
書摘
九標誌
B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