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罪說成「混亂」的三個危險
2021-03-18
| Jonathan J. Routley

美國基督教界最近有一種傾向,就是把基督徒的屬靈生命說成是「混亂」(messy)的。

這一觀點認爲,我們都是有罪的、破碎的人,即便我們已經蒙了救贖、與神和好,我們依然會犯一些錯誤,以至於影響了我們自己和他人的生活。這混亂無處不在、持續不斷,並且不可避免。因此,要在基督再來之前根除所有的罪是沒有希望的,所以我們最多能做的就是擁抱混亂,彼此鼓勵繼續向前穿越泥潭。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團糟,裡面還參雜著一些難以逾越的大山。

這一論述無疑常常帶著可敬的動機。我們這樣說的時候可能想表達謙卑,可能想與在掙扎中的弟兄姊妹或初信的基督徒合一並且給予他們支持——這些都是我們應當做的。但把成聖的過程僅僅描述爲「混亂」有些不夠。當然信徒會有罪、痛苦、失敗和來回掙扎。我一直與那些或更多的事情較力,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成聖過程的確是混亂的,我自己也會認同這一感覺。

然而我也相信,耶穌被釘十字架的目的不是爲了讓我們過一個比較混亂的基督徒生活。他的意思並不是要我們從一個危機轉進下一個危機,在將來領受榮耀冠冕前注定會失敗、失望和抑鬱。福音帶來更多的是在喜樂中得更新,而非在混亂中無所謂。

如果我們不留意防備這種傾向,一個認爲成聖就是混亂的基督教信仰在至少三個方面,不會合乎聖經地、公正地理解基督生活。

第一,這會令罪成爲常態

「混亂神學」其中最大的一個危險是它在基督的百姓中營造了一種神允許我們犯罪的感覺。如果我所犯的罪不過是我混亂生活的自然流露,我們就不用對付這些罪,甚至把這些罪看作是再所難免的。如果我們不小心提防,「基督徒生活中會有混亂」這句話聽起來會像是「我會犯罪,你也會犯罪,我們都會犯罪。」

當然,我們的確會犯罪,但我們應該滿足於犯罪嗎?

我們必須對付罪。罪不能常態化,更不能被忽視,我們不能與罪和平共處。罪必須被對付並被治死。馬太福音5:27-30中,耶穌說罪很可怕,爲了根除罪我們必須有挖出眼睛或砍掉四肢的意願。

使徒保羅在他的書信中沒有要我們容忍罪或者在偶爾犯罪與偶爾得勝之間尋找一個「健康」的平衡。他堅持教導說要靠著聖靈的大能戰勝罪,「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

按著肉體生活是必死的,而靠聖靈的生活就意味著不斷治死罪。按照清教徒約翰·歐文的經典名言,「治死罪,否則罪會殺死你。」

第二,這會讓爭戰變得沒必要

認定了基督徒的生活必然「混亂」,這樣的心態無意識地使罪變成生活常態,最終會使基督徒的日常爭戰變得沒有必要。這種心態會太快接受失敗,而不會致力於靠著神的恩典勝過失敗。西方教會已經有滿足於他們有一點基督徒生活的特徵就夠了。我們不能再容忍更多的罪了,這會讓我們在屬靈爭戰上變得懶惰。

保羅在談及作門徒時,說過門徒的生活既是掙扎又是爭戰。我們應該穿戴神賜的全副軍裝,披上基督屬性的屬靈軍裝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在他生命的最後關頭,保羅仍然鼓勵提摩太不要停止他的屬靈爭戰:「你要和我同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提後2:3)

基督徒不能勉強接受屬靈停滯,而應該每天追求靠著恩典朝著聖潔這條道路前進。我們其實是聖徒,我們的罪和破碎不再定義我們,也不能對我們有最終的話語權。

第三,這使十字架的能力削弱

或許認爲基督徒生活不過是混亂而已這一想法最危險之處是對十字架充分性的威脅。耶穌爲每一位信徒過去、現在和將來所犯下的每一個罪還清了罪債。他犧牲的目的是爲了把我們從罪中釋放以至於我們可以服事他。保羅在羅馬書6:22如此說,「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

但「混亂神學」默許基督徒對罪存有無所謂的心態,對爭戰存失敗主義者的態度,也就等於在說十字架實際上不能真正釋放我們。我們仍然是罪的奴僕——也許在地位上不算真正的奴僕,但就實際生活而言是。這種旨在「混亂」的生活方式消弱了耶穌犧牲的死之大能,從而不能使信徒每日抵制這個世界、肉體和魔鬼。

耶穌死在十字架上,因此得著了我們的生命,他的目的不是讓我們過一個平庸、半心半意的生活。他戰勝罪和死亡,在他逐漸更新改變我們成爲他樣式的過程中,我們的生命應該見證這種勝利。他爲我們承擔了罪的刑罰,敗壞了在我們裡面罪的能力(羅6:12-14)。我們還沒有歸家,但在歸家的路上。

貧民窟的泥團

一個「混亂神學」的基督教使罪常態化,使爭戰變得不必要,還削弱了十字架更新改變的大能。C. S. 路易斯在《榮耀之重》(The Weight of Glory)裡這樣寫道:

當上帝將無限的快樂賞賜給我們的時候,我們卻滿不在乎地沉溺在吃喝、性愛和個人野心的追逐當中,像一個無知的孩子,只滿足於看得見的享受,卻沒有看見那更美的福份已經賞賜給我們了。我們實在太容易滿足了。

擁抱一個「混亂神學」的基督教達不到神對基督徒生活的期待。是的,我們是混亂的、破碎的人,寄居在這個破碎墮落的世界。但我們蒙呼召不是因爲過於喜歡看到自己屬靈失敗,而在群體中慶祝破碎。我們蒙召是要在聖約群體中透過復活升天的基督超自然的大能,勇敢地對抗罪和惡。

當上帝讓我們在海邊度假時,讓我們不要勉強接受泥團。


譯:Margaret;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3 Dangers of (Merely) Messy Christianity

Jonathan J. Routley(約拿單·勞特利)神學碩士畢業於西部神學院,現在在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攻讀博士,同時在愛荷華州杜布克易莫斯聖經學院(Emmaus Bible College)教書。
標籤
爭戰
十字架
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