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用姊妹在地方教會中開展事工的三個理由
2019-11-04
| Amy Gannett

最近我在與一些姊妹的交談中發現,這些從神學院或聖經學院畢業了八年或以上的姊妹仍在尋找事工崗位。無論何時,類似的工作總是屈指可數,對於持互補論觀點的教會(我所在教會亦是這個傳統)來說,這樣的機會更是下降不少。儘管進入神學院學習的女性比例越來越高(相較19752016年的數據),事工中僱傭女性的職位數量卻沒有相應增長。由於地方教會沒有足夠的僱傭崗位,她們中的許多人不得不在其他領域從事全職工作。

同時,我經常聽說本地的牧師牧養責任繁重。我的許多神學院同學在牧養崗位上每週工作時間超過60個小時,他們即便沒有涵蓋所有領域的監督牧養之責,也是承擔了大部分事工的擔子。

尋求事工崗位的女性數量和滿負荷的牧師,這兩個難處讓我有了一個雙贏的提議:地方教會應當考慮聘用姊妹來開展事工。

以下是三個理由。

第一,這可以創造和促進神學資源的豐富

許多牧師向我表達了合理的顧慮:他們教會的姊妹事工讀的是一些缺乏深度的神學書籍或者僅使用流行的基督徒博客文章作爲學習資料。同時,大部分牧師因爲時間有限、事工需要,沒法對基督徒姊妹圈子裡發生的事保持警覺,更別提閱讀或審覈會眾中姊妹讀的書,學習的材料。

聘用一位(正式或非正式)接受過裝備的姊妹負責事工,在推廣優秀神學作品上,牧師就多了一位擁護者。爲你的事工團隊增加一名有資質的女性,能使你多一位神學盟友。她能審覈資源,也可能自編一套有活力的神學課程。她能在教牧同工較少出現的領域,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引導女性更深認識神的話語,支持教會的神學異象。

第二,認可受訓的姊妹,鼓勵其他人

我最近就這一話題在全美的一小部分牧師中作了調查。儘管大部分人鼓勵有呼召的女性接受事工或神學培訓,但在牧養團隊中聘用女性的卻很少。當然,因爲會眾不同,原因各不相同,但是絕大多數一致認爲:受過神學訓練的女性是事工團隊中寶貴的資產。

當其他平信徒姊妹看見一位姊妹尋找培訓、努力完成學習,然後準確且充滿自信地教導神的話語,她們中的一些會想:我也可以這樣做。受過裝備的全職受薪姊妹能忠心地裝備其他姊妹。當教會聘用姊妹負責事工時,她們也在鼓勵下一代追求神學裝備。

第三,協助教會門訓和輔導姊妹

在美國,大部分教會成員都是女性。但是,許多教會對牧師與姊妹一對一會面有些限制(這也是合適的),這些限制不經意間將姊妹排除在某些特定的個人門訓和牧者關懷外。許多牧者所面對的事工一方面讓他們有深處的渴望要牧養交託於他的所有群羊,另一方面又希望有智慧地服事以免遭到無端指責。

儘管我們理解在這中間引領困難重重,但問題仍在於:如果一位男性牧師沒法和女性談論她私密的掙扎,那誰可以呢?教會中誰可以用合乎聖經的觀點與姊妹談論婚姻、性、流產、色情上癮、痛苦和苦毒?答案是:有資質的、全職受薪的姊妹可以爲牧師提供幫助,保證姊妹得到深入的門訓、輔導和牧養。

我理解大多數教會財力有限。但如果你的教會有能力這麼做,我鼓勵你考慮在事工團隊中增加一名有資質的女性員工。疲憊不堪、滿負荷的牧師將獲得一位隊友,在神學成長上對會眾中的女性憂心的牧師將獲得一位盟友,教會中的姊妹將得到一位在神話語上幫助她們成長的老師。

有資質的全職女性受薪同工是神給教會的寶貴祝福——無論對榮耀神還是建造教會來說都是如此。


譯:EYZ;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3 Reasons to Hire Women to Do Ministry in the Local Church

Amy Gannett(艾米·甘尼特)是一位作家,也是位熱心裝備女性學習、教導聖經的老師。她是「小小神學家」網站(www.tiny-theologians.com)的發起人,該機構提供一系列門訓孩子的工具。艾米和丈夫奧斯汀一起在北卡的東部植堂。
標籤
女性
教會
男女角色
輔導
互補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