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登山寶訓,你不知道的三件事
2020-02-24
| Jonathan Pennington

我很高興能投入大量精力對登山寶訓進行研究、教導和寫作。儘管我已經寫完一本關於登山寶訓的新書,但這段著名的聖經文本每天仍能教導我新的內容。

以下是我所學習到的關於登山寶訓大多數人可能不知道的三件事。

第一, 耶穌的講道具有革命性,卻不是全新的

因著對耶穌的敬重,我們常以爲祂的信息對人類而言是新奇而美妙的,好似晴天霹靂一般。

登山寶訓確實晴天霹靂,它是來自上帝的直接啓示,出自那位道成肉身者之口。但這並不意味著耶穌的教導是全新的。

當我們用第一世紀地中海世界的文化背景來理解這篇講道時,我們會發現登山寶訓與文化之間的連續性與差異性一樣多。這是件好事。因爲耶穌並不是在講一些來自火星的胡言亂語,而是向真實文化中的真實人群揭開上帝的國度。

耶穌所處的的文化包含了兩個部分,二者都能幫助我們理解耶穌所說的內容,同時也表明這篇講道所教導的並不是全新的。首先是猶太人的文化背景,在猶太文化中耶穌被看做是一個先知,正如舊約中的那些先知們一樣,祂呼召人們重新思考上帝是誰、上帝對祂所造之物的心意。耶穌講道中的信息是:上帝是我們的父,祂不止看外在行爲與宗教操守是否公義,祂看重人心。

這一教導根植於先知的傳統,並與之產生共鳴,尤其是先知以賽亞、耶利米,輔以來自但以理和其他一些小先知書中的教導。耶穌的話與聖經的其他部分有著深刻的連續性。

講道中的另一個文化背景是希臘—羅馬哲學的領域。耶穌不止是先知,也是賢者,是一位智慧的哲學家,呼召人們基於對世界的美善願景來重新校準自己的生活。

作爲哲學家,耶穌邀請人們進入那應許真正美好生命(或人類蓬勃發展)的世界。祂是一位教師,聚集並教導門徒;祂的教導被編纂在一起,成爲令人難忘的合集;祂提供了應許真正生命的八福;祂強調道德的完全(尤其見 太5:48)。當然,耶穌所說的和其他哲學家所教導的內容有所不同,但其講道的形式與感覺對第一世紀的聽眾而言並不陌生。

在講道結束時,眾人都很稀奇,但這不是因爲內容對他們而言太過於新鮮,而是因爲耶穌教導時的明晰、能力與權柄。祂的教導雖然激進,卻非突如其來。

第二,耶穌不是在教導一個無法達到的完美狀態,好讓你覺得自己需要恩典

對這篇講道通常的理解(尤其是對新教神學而言),是認爲它提出了一種我們明顯不可能達到的道德要求,從而造成一個危機,使我們奔向基督的恩典和祂歸算給我們的義。耶穌要求我們放下一切私慾或仇恨、被打時把另一邊臉轉過來、按著完全以神爲中心的動機過敬虔生活、不爲未來憂慮,以及永不論斷他人——我們不可能完美地踐行所有這些要求,而這正顯明了我們迫切需要基督的救贖。大家都是這麼解讀的。

儘管從整本聖經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確無法賺得救恩,也的確需要白白的恩典,但這種解經錯失了登山寶訓的文體、重點與目標。即便藉用路德那過分簡約的分類法,這篇講道也不是那迫使我們看到自己對「福音」需要的「律法」。相反,這是來自上帝的智慧,邀請我們藉著信心,從外在的遵守轉變爲全心全意對待上帝,並重新定位我們的價值觀、願景和習慣,這不是「律法」,而是「福音」。耶穌正邀請我們進入天國的生活,從現在起直到那一日。這是恩典。

沒有人(除了耶穌)能完美踐行登山寶訓中所教導的願景,但這不意味著它與我們的生活脫節。透過信心並藉著恩典,耶穌邀請我們進入門徒的實際生活。我們參與並(不完全地)在今世效法祂對天父的信靠、等候天國的樣式。

登山寶訓並非我們所需要知道的全部內容,亦非福音的所有內容。福音故事以彌賽亞,即耶穌的死與復活結尾。通過祂的信實,祂帶來了上帝與人類之間的新約。只有在這個基礎上,藉著聖靈的大能,我們才得著生命。所有這一切都是藉著恩典。這是核心教義。就這方面而言,路德與其他基督徒所信的都是正確的。

如今,站立在恩典中的信徒能夠回應耶穌在登山寶訓中的邀請。祂的教導與榜樣解構與更新了我們的習慣與生活方式。做門徒是對上帝奇異恩典的適當與必要回應,而登山寶訓則在這方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第三,耶穌的講道是爲了讓我們記憶和默想

在現代西方世界,聖經唾手可得,人們的識字率也非常高。因此,絕大部分對耶穌及登山寶訓感興趣的歐美人都能輕易找到經文來閱讀。谷歌一下「登山寶訓」,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不計其數的譯本和解經。這很好。

然而,這並不是原本人們聽講道的形式,也不是它原本被宣講時的那種教學背景。相反,登山寶訓來自一個專心用耳朵而非眼睛的時代與文化。這篇講道(不論是耶穌原本的宣講還是馬太的文字記錄)是一種透過聽覺傳達的可供背誦的默想材料。

馬太將耶穌在不同主題上的教導集合成五個部分,登山寶訓就是其中之一。它們以可記憶的主題式結構(通常三個一組)呈現,包含生動的圖像和詩意的語言,以便門徒可以很容易地聆聽、記憶,從而深思夫子所說的話。成爲門徒,就是要記住夫子的教導,並效法祂的生命。

我還沒有把登山寶訓全都背下來(很遺憾),但我經常花很長時間來散步並回憶和背誦我記住的那些部分。儘管我已多次閱讀和深入地研究登山寶訓的文本,卻沒有注意到其中常令我驚訝的那新鮮能力、洞見以及衝擊腦海的與聖經正典間的連接。這是聖靈寫下登山寶訓的原因。你也可以試著這樣做。

編注:本文系與貝克學術出版社(Baker Academic)合作發表。


譯:許志斌,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3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Jonathan Pennington(喬納森·彭寧頓)是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新約釋經副教授和研究博士項目主任。
標籤
解經
耶穌
新約
登山寶訓
貝克學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