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西方教會面對的四個危機
2021-02-05
| Trevin Wax

教會一如既往地處於危機之中,無論對早期、中世紀、宗教改革的動盪時期以及我們現代的教會來說都是如此。從哥林多基督徒在主餐的時候吃喝宴樂,到今天伊斯蘭恐怖分子對基督徒的殘酷滅絕,教會的危機一直不斷。異端從內部興起,迫害從外部襲來,教會始終處於危機之中。

但與此同時,教會也是穩定的。「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是耶穌說的。就像他曾經講過的關於智慧人的比喻一樣,耶穌把他的房子建造在磐石上,陰間的門就不能在祂的百姓身上得勝。是的,教會會墮落,會有假彌賽亞,會有異端踐踏真理的教導,會有道德上的敗壞損害我們的見證,會有迫害席捲整個大地。真教會總是處於危機之中,但又總是穩定的。我們正處於一場屬靈的爭戰中,而結果卻又是安全的。

任何回應我們當前文化處境的努力都必須牢記這兩個真理——教會總有危機,但教會又總會得勝。如果我們不考慮我們所面臨危機的嚴重性,我們就會陷入驕傲和自滿,失去我們應有的美好見證。但如果我們不考慮耶穌應許的可靠性,我們就會陷入毫無意義的恐懼和焦慮。我們的使命是看到每一個挑戰所伴隨的機會,也要看到每一個機會所伴隨的挑戰。我們需要辨別力和智慧,立足於充滿盼望的現實主義。

我們今天面臨的最大挑戰不是來自暴政或逼迫教會政府,我們面臨的挑戰極其微妙——我們從世界中繼承的文化和傾向逐漸偷渡到教會中,並對教會產生影響。在這篇文章中,我想指出我所看到的四個文化挑戰,我希望將來有機會對每一點都寫一篇深入探討的文章。

危機一:我們生活在一個被表現型個人主義迷惑的社會。

尤瓦爾·萊文(Yuval Levin)在《分裂的共和國》(The Fractured Republic)中這樣描述「表現型個人主義」("expressive individualism")。

……一種追求自己道路的慾望……(並且)渴望通過定義和表達自己的身份來獲得滿足。「表現型個人主義」一方面驅動你想要更像你已經擁有的某種人設,又想通過充分表現的自己在社會中獲得認可。這種每個人都通過界定個人身份獲得存在感的做法被看作是個人生存能力的一種表現,並且越來越和自由一樣重要,被看作是人類的基本權利,它在我們的自我理解中常常是驕傲的來源。

因此,「做你自己」和「做真實的自己」是社會最喜歡的口號,這種生活方式也成了第一和最大的誡命。

表現型個人主義給教會帶來了挑戰,因爲神的話語以「我們」挑戰「我」,然後把「我們」置於上帝之下。當神的話語說要向上看時,人的傾向是向內看。我們不願向上看,因爲這意味著有一位在我們之上,對我們有權柄的存在。而且,由於西方人假設自由和幸福是首要權利,我們對那些對我們有道德權柄的要求,或對那些向我們要求什麼的機構都會感到不安。我們抵制任何可能扼殺我們自我定義自由的東西。

「人的首要目的是榮耀神,並永遠以他爲樂。」這是信仰告白告訴我們的,但表現型個人主義把這一點倒轉過來:「宗教的主要目的是榮耀人,使他能永遠以自己爲樂。」

危機二:我們的社會有一種實用主義宗教觀,把我們的信仰歸入個人價值或個人隱私的領域。

在當今世界,人們傾向於將科學視爲公共真理和事實的仲裁者。宗教是一種關於價值觀的影響力,但這些價值觀並不是絕對的或超然的。宗教被歸入個人隱私和喜好的範疇,是要遠離公共場所的東西。它的重要性只與它給信徒的意義感或認同感有關。

這裡的挑戰是,許多基督徒現在只看到信仰對他們生活的影響,而不是這信仰整體的真理性。對他們來說,基督教的道德要求只有在帶來我們已經決定的、必須是生活目標的那種幸福時才適用。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當宗教被「私有化」時,「什麼是好」的性質就會發生變化。我們不再有一些「外在」的標準,不再有一個我們共同努力追求的美好生活願景,不再有一些我們努力想要共同實現的東西,也不再有一個我們爲了成爲完整又光榮的人類而需要努力的共同目標。相反,我們用任何帶來益處的東西來重新定義好,實用主義滲透其中,消費主義殖民了信仰。

危機三:越來越多的人認爲基督教道德觀不僅老氣橫秋,而且極端或危險。

我經常聽到基督徒安慰自己的想法,認爲只要我們與那些在基督教神學和倫理學上有說服力、溫和的行家一樣,比如如果每個人講道都像提摩太·凱勒、華理克或者葛培理一樣有學識又溫文爾雅,這世界上的人們就會意識到基督教的教導是多麼合理和值得尊敬——即便他們仍然不同意。

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正處在一場道德革命中,我們文化中長期存在的信仰正在被顛覆。隨著表現型個人主義的傳播並且成爲世界的主流觀點,傳統基督教教義現在不僅被認爲是老套的,而且還是有問題的、錯誤的,甚至是極端的和危險的。

危機四:人們越來越孤立,分散,兩極分化。

我們見證了公眾對機構的信任度急劇下降。隨著選擇增多、團結減少,導致人們更多地迷失方向和分裂。在這種環境下,通常在國家和個人之間提供緩衝的機構受到的影響最大。共同體消失了、協會和團體解散了,原本發揮「調節作用」的機構被消弱了。

與這種分裂和孤立一起出現的還有兩極分化的問題。互聯網加劇了這個問題。

在這個時代,教會面臨的挑戰是抵制將我們的聚會轉變成爲每個人只是尋求相互滿足的地方。對今天太多的人來說,我們去教會是因爲教會幫助我們自我實現,而不是因爲教會讓我們變得美好,不是因爲我們尋求榮耀神,也不是因爲我們想對鄰居行善。我們去教會就像去其他地方一樣,是爲了得到肯定。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作者博客:4 Big Challenges Facing the Church in the West Today. 

Trevin Wax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文化
個人主義
獲得肯定
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