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操練與神同在的五個習慣
2020-04-10
| Justin Whitmel Earley

編注:福音聯盟的「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透過實用的建議,將智慧應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生活上。


問題

我想我已經養成了在早晨禱告的好習慣,但是當我去上班時常常感覺好像切換到了另一個世界。最後期限的焦慮、緊急郵件和期望的壓力很容易讓我失去控制。我不想忘記自己做這一切都是爲了神,也是與祂同工。有沒有什麼習慣可以幫助我在整個工作日都能記得神、讚美神並愛神呢?

思考

我對父親和叔叔躺在車庫地上修摩托車的童年場景記憶猶新。我記得我是如何地渴望他們要我提供點什麼幫助,這樣就能和他們一同工作。最終,我父親抬起頭說,「嘿,你能把那把扳手遞給我嗎?」我以極大的自豪感跑到工具箱那兒,抓起扳手,然後跑著回去。

我一直都很珍惜那一刻,因爲它提醒我,對合乎聖經的職業呼召而言,其核心不僅僅是要去做什麼,而是要和誰一起做。

作爲一名由宣教士轉行的公司法務,我一直都被聖經中神的命令(創世記1:28)激勵著去工作。然而,直到一場可怕的焦慮襲來,我才意識到,僅僅知道神呼召我從事我的工作是不夠的,我還需要一些習慣來強化我記得自己受邀與祂同工。祂並沒有差我去車庫修理那輛摩托車,祂在車庫的地板上,邀請我加入祂的工作。

以下是我在被科技驅動的辦公室裡忙碌時踐行與神同在的五大習慣。

第一,中午跪下禱告

在工作時禱告對你的工作而言是很棒的事情。我建議跪著禱告,因爲引起靈魂關注的最佳方式是引起身體關注。(如果你的辦公地處於一個公共區域,停下來跪著不但無法幫助你,反而會令你更分心,可以嘗試輕輕地將雙手手掌向上翻開或任何標誌性的動作,記錄下你與你的主、你的工作夥伴耶穌基督交談的這一刻。)

即便我完成了一套包括靈修在內的很好的清晨常規屬靈操練之後去上班,不到兩秒鐘,一封郵件提醒我忘記了一個客戶的一些事務,我的身份便被丟進了深淵。是的,我就是那麼脆弱。很有可能,你也一樣。這就叫做蒙贖的罪人——我們的兩個身份在一場無休止的摔跤比賽中輪番佔據上風。因此,摔跤墊經常就是我們工作的地方。

工作是一個充滿身份認同的領域,錯過了截止時間、召開了一個糟糕的會議或是發送了錯誤的電子郵件都會很快成爲存在感危機。我足夠好嗎?我配得上我的報酬嗎?如果有什麼時候是需要禱告的,那就是這些時候。

午間停下來、跪下禱告是一天日常中的屬靈戰場,它可以幫助關閉靈魂自我懷疑和自我關注的二重唱,提醒自己我們是誰、我們屬於誰。我們是王深愛的孩子。午間禱告可以幫助我們記得,我們工作不是爲了證明我們是誰,我們工作是因爲我們是誰。

我在自己有關建立習慣的作品《普遍規則》(The Common Rule)一書中詳述了關於每日跪地禱告習慣的養成。我常常從讀者那裡收到的一個反饋是:這個習慣改變了他們的工作方式。試試設定兩週的鬧鐘或提醒,直到它成爲一種習慣。

第二,像你的敬拜一樣避免分心

現代教會把我們這個注意力分散的時代理解爲一個迫在眉睫的屬靈威脅,這是重要的。我們不需要爲此害怕,但我們需要知道自己所面對的是什麼。

當然,技術導致的分心是一種威脅,它影響我們達到優秀工作像是給主做的(歌羅西書3:23-24)這一目標。這威脅足以引起我們的重視,因爲主命令我們要用一種使他人歸榮耀給神的方式工作(馬太福音5:16)。然而,你還必須明白,分心對於你工作的另一個核心目標也是一種威脅:透過你的工作去愛神和愛鄰舍。

分心使我們無法在愛中工作,迫使我們帶著麻木、漫不經心或煩擾工作。你的智能手機、Gmail郵箱、超鏈接和社交提醒不僅降低了你的工作效率,它們也降低了你持續關注的能力,讓你的參與發生斷裂。如果沒有持續的關注和參與,你無法去完全愛一個人,那麼爲什麼我們認爲自己可以透過沒有持續關注和參與的工作去愛神和愛鄰舍呢?要看見換尿布、創建電子表格或推銷產品如何與愛鄰舍有關係已經夠難了,何況我們在整個工作日因分心而麻痹,那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很多習慣都能有所幫助。我建議在工作的時候將你的手機放在另一個房間裡,或者你需要用手機工作(就像我經常需要一樣),果斷將你的設置/通知調整成關閉,以保證手頭工作優先和避免分心。每個人都需要根據自己工作的獨特性調整這個習慣,但誰都不應該忽視它。這是在你工作中爲進入與神同在而創造空間的重要途徑之一。

第三,直視對方的眼睛

別擔心,我不是建議你盯著每個同事看,直到他們對你的意圖產生懷疑。但人類的眼睛是很重要的,真誠的眼神交流通常是提醒你自己,你所面對的這個人是個又真、又活的,是瞭解三位一體神形像的承載者的最快方式。

在每一次電話會議、群發郵件、業績評估或銷售宣傳的另一端,是一個人,他有著比你能想像的更加令人感動、更復雜、更可怕或更美麗的故事。每個人都是某人的女兒、父親、兄弟或愛人——不能以帶有尊嚴和尊重的態度對待同事或客戶,往往始於失敗的想像力,從而導致他們被貶低得不如人。他們變成了你必須管理的一次點擊、一個發送、一筆銷售佣金、一個資源或一個苦力。

知道基督在工作中與我們同在意味著我們站在祂一邊,透過祂的眼睛看我們的同事們。這樣做可以從根本上改變職場文化、銷售道德、人力資源的果效等等。眼神接觸是一個小小的習慣,它能幫助你看到你遇見的每個人都是神形像的承載者,並能如此對待他們。

第四,運用話語的能力

話語是有能力的,甚至是神聖的能力。要記得,神用話語創造了這個世界,又藉著道成肉身拯救了它。

作爲職業的一部分,你不必非要成爲一名作家才能蒙召作言語的管家。好的會議都是建立在領導話語的願景之上的;有意義的員工評估發生在一個經理認真掂量用詞來幫助這員工之時。一封措辭嚴謹的郵件,可以成爲消除辦公室八卦和衝突的可靠依據。我們所有的工作都有機會使話語發生作用,耶穌的追隨者更應當留意話語的能力,它可以帶來生命,也可以奪去生命。

試想一下:在你工作的地方,我們所有人都是迷失和困惑的一群人,聚在一處努力要證明我們是有一定價值的。你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在應對這場屬靈的爭戰,他們和你聽到的話都是相同的:你毫無價值。你連這個都搞不定嗎?很奇怪他們還把你留在這裡。

有時候,你一句鼓勵的話甚至溫柔的批評,是以愛的行動向那仇敵宣戰,他想要欺騙你單位裡的每個人,讓他們認爲自己不可愛。

不論是與同事分享福音的好消息,還是在冷靜下來以後放棄尖刻的批評,或僅僅在幻燈片上給出一個真誠的、不請自來的讚美,在工作中用你的語言建造偉大的東西。若要養成這個習慣,在你準備說話的重要時刻,試著有意放慢呼吸,提醒自己即將運用強大的能力。

第五,讓安息日調節你工作的步調

瘋狂而又急促的追逐截止日期,這樣的生活節奏根本不符合神的命令——「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篇46:10)。提示:我是一名公司法務,我的客戶想要他們的案子昨天就結束,或者他們被起訴了,想要我即刻回應。我非常熟悉那種晝夜不停的工作,但即使是心臟外科醫生也不總是能隨叫隨到的。

那些把自己的公司構建成每一個決定都必須經過他們的企業家、那個絕不會僱傭保姆的全職家長,或那個永遠不會關閉手機的律師,他們都有一個屬靈的通病:他們表現得好像如果他們不工作這個世界就會停止轉動一樣。

只有一個人能支撐所有事情,他的名字叫耶穌。因爲他已經完成了工作,我們其餘的人都可以休息。這是我們救恩的基本原則:我們得救不是因爲我們所做的,而是因爲耶穌爲我們所成就的。他的死和復活之工意味著我們可以在他替我們完成的事上安息。

我們的救恩會影響一切,包括我們的工作。因爲它適用於工作,我們就不需要晝夜不停地做事,週末也不休息,好像我們能支撐整個世界一般。相反,我們應該通過每週的安息日強化我們不是最高的這一事實。遵循安息日的習慣把焦點放在神是誰,而非我們是誰。它提醒我們工作是屬於他的,不是我們的,我們可以從一個有規律的休息中加入他的工作,而不是在持續的耗竭中加入。

操練神的同在

上個月我做了一個新書架,過程中我讓5歲的兒子,阿舍(Asher)來扣動電動螺絲刀把每個螺絲上緊。你應該看看他的臉,我想那是他一年中最棒的時光了(儘管比我獨自完成多花了四倍的時間!)。然而,我邀請他和我一起工作不是因爲我需要幫助,我邀請他幫忙是因爲我愛他。

同樣,我們都有一個基本的渴望,那就是可以與比我們強大的人一起工作,且他足夠愛我們,邀請我們參與。工作的美妙之處在於,神與我們同在。這幾個習慣都不能改變那個事實,它們只是幾種依靠神慷慨、恩慈地賜下的這一事實的方法——他在你的工作中與你同在。


譯:Jeff,劉晴;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5 Habits to Practice the Presence of God at Work

Justin Whitmel Earley(賈斯汀·惠特梅爾·厄利)是美國弗吉尼亞州里士滿的一名商業律師。他和妻子勞倫有四個兒子:惠特、亞設、庫爾特和謝普。他有一本關於習慣的書(The Common Rule: habits of Purpose for an Age of Distraction)將於2019年2月由InterVarsity Press出版。
標籤
呼召
工作
習慣
荊棘與蒺藜
紀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