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艺术
可以用來問年輕基督徒關於媒體閱讀選擇的五個問題
2022-04-27
—— Brett McCracken

無論什麼形式、與什麼年齡段的基督徒進行門徒訓練都會讓你意識到,在主日有「接觸」只是屬靈培育中很小的一部分。主日上午、週中聚會、小組活動……這些都很重要,可能也不可或缺,但這些加起來只佔一個基督徒一週的3-4個小時。與此同時,年輕的基督徒平均每週花40-50小時以上的時間看屏幕和社交媒體。他們幾乎一直在抖音(TikTok)上刷個不停,這些社交媒體正在比教會更有力地塑造他們

這就是爲什麼基督徒父母、牧師和青年同工必須參與年輕人生活的這一部分。年輕的基督徒們都在哪裡度過他們的時間?他們在看什麼、聽什麼、讀什麼?他們又是如何做出這些決定的?年輕的基督徒有什麼工具可以依靠聖經智慧來評估一個媒體對他們的靈魂是有幫助還是有毒害呢?

如果你是家長、牧師、青年同工或指導教師,這裡有五個問題可以幫助你與年輕基督徒談論媒體。

第一,你是否在「鐘擺」上來回晃?

許多年輕基督徒很容易受到「鐘擺問題」("the pendulum problem")的影響。也許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受到了某種程度的限制,或者父母總是告訴他們哪些媒體適合他們因而覺得沒有自由。現在,他們往往會對此感到反感,認爲「基督徒的智慧」是一種律法主義或頭腦簡單的基要主義。也許他們已經上了大學,變得「開明」了,知道了這個複雜、狡猾的世界的奧妙;或者他們只是想跟上他們的朋友。但作爲缺乏辨別能力的年輕人,他們開始向另一個極端搖擺。

我很瞭解這種軌跡,因爲我當年就在這個軌跡上。撫養我長大的福音派家教不像有些家長那樣限制我們或有律法主義傾向(對此我很感恩),但在我20多歲時,我有機會接觸更廣泛的媒體——包括許多我現在希望當初不要看的限制級電影。我把鐘擺向另一個方向擺得太遠了——從過度謹慎到魯莽地不加批判地接受。

不過,現在我已經30多歲了,我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更加穩定。我仍然在我的寫作中涉及各種各樣的電影和電視節目,但我在選擇觀看什麼和(甚至)推薦什麼方面更加謹慎。這就是我的書《灰色地帶很重要》(Gray Matters)的全部內容。我試圖提供一個範式,在律法主義和自由之間的空間給出方向。

當你開始注意到鐘擺問題在年輕基督徒的生活中出現時,不要驚慌失措。這很正常。它幾乎發生在每一代人身上。有時,由於上帝的恩典,年輕人會自己意識到自己走得太遠了,這樣對他沒有好處,意識到也許父母對媒體持謹慎態度是明智的。但有時值得探究一下,促使他意識到這一點。下一個問題是你可以與他探究的一個方法。

第二,你從媒體攝取的東西讓你屬靈上更健康,還是更糟糕? 

我最近寫了《智慧金字塔》(The Wisdom Pyramid)一書促使基督徒更多地思考媒體習慣的塑造性力量。進入我們身體的東西——例如我們的飲食習慣——決定了我們的身體是健康,還是亞健康。同樣,進入我們靈魂的東西(思想、圖像、聲音、辯論)可以使我們屬靈上健康和明智,也可以使我們屬靈上不健康和愚蠢。智慧金字塔的前設就是這樣:我們的媒體「飲食」習慣塑造了我們。我們看的電影,我們聽的播客和音樂,我們讀的書……基本上,我們把注意力放在哪裡、我們把時間花在哪裡,都會抓住我們的心,形成我們的所愛。如果我們不小心,它們會把我們的愛引向無益的方向。

因此,請你的學生檢查他們的媒體和娛樂「飲食」——是什麼在「餵養他們的靈魂」。如果你注意到一個學生的屬靈健康發生了變化,或者感覺到她正朝著信仰「解構」的方向發展,那麼很可能她攝入的信息發生了變化。找出那個源頭。

第三,你是否消費了太多的媒體?

如果很明顯是不良的媒體習慣導致了屬靈上的不健康,那麼一個有用的問題就是這個人「媒體飲食」中的數量是多少。即便我們不考慮內容如何,數量也是一個有塑造力量的東西。

很簡單,我們今天大多數人都是媒體的饕餮之徒,這也是算法所希望的。在你看完網飛(Netflix)上的一集節目之前,就會有一個「下一集」的按鈕激勵你去看別的東西。除非我們主動選擇抵制它,否則在智能手機時代,生活的自然節奏就是不斷被引誘去看點兒什麼。試著在排隊買東西時看看你的周圍,試著在等紅綠燈時看看你旁邊的司機。在我們生活幾乎所有的空隙中,如果我們的手機觸手可及,我們就會伸手去拿它。我們就開始刷屏。我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結果呢?我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內容所佔據。這對我們的靈魂沒有好處。

如果我們生活的每一平方英寸都充滿了內容,我們就沒有空間把我們消費的東西加工成營養。這些都成了我們狂歡的垃圾食品,例如讓來自中國的人工智能餵給我們抖音糖果,讓扎克伯格手下的行爲心理學家根據我們的口味調出的含蜜的Instagram糖果……我們的生活因此沒有空間去思考,沒有時間建立聯繫、彙總、辨別、考慮、衡量……我們只是在消費。

挑戰你的學生和你自己,抵擋不斷觀看媒體的衝動。從小事做起。你可以把手機放在口袋裡,當你獨自坐在公共汽車站五分鐘時不看它嗎?然後再多一點。你能花一個小時閱讀一本書或靜靜地坐在外面的大自然中,而不是拿起你的設備做點什麼嗎?兩個小時呢?我們迫切需要恢復默想、休息、安靜和禱告的空間。放下設備的能力已經成爲一項必不可少的新的屬靈操練。

第四,這些媒體是否幫助你更愛神?

鑑於大量的娛樂和媒體攝入,使得沒有媒體在場的「留白」變得如此困難,作爲基督徒,我們如何才能做出最好的決定?如果我選擇限制自己每隔一段時間只看一部電影或節目(我認爲這是明智之舉!),我的選擇應該考慮哪些因素?

我想建議,從聖經上看,思考這個問題的一個好方法是考慮耶穌確定的兩條最重要的誡命(太22:35-40;可12:28-31;路10:25-28):愛神和愛你的鄰舍。

我花了多年時間思考這些問題,我不斷回到這個簡單的提醒:基督徒生活中的大多數選擇應該通過大誡命來過濾。這件事是幫助還是阻礙我對神的敬拜?

某個媒體資源或者某個娛樂視頻能幫助我們更愛神嗎?這是有可能的。我可以用我個人生活中的無數例子來告訴你這一點,但我不想討人嫌。每個人在觀看電影、音樂會、甚至體育賽事(對我來說,是KC酋長隊的橄欖球賽和堪薩斯州傑伊霍克隊的籃球賽)時,都經歷過那些讓人顫慄的美妙時刻。對於世俗之人來說,這些美好的精神體驗本身就是目的,讓瞬間的快樂激起我們的情緒,或許還能激起我們的靈魂。然而,對於基督徒來說,這些喜樂指向一個更大的事實:這個世界並不是隨機和無意義的。它是造物主的有序創造(詩24:1)。世界上一切美麗和有意義的事物都證明了這一事實——且可以引導我們讚美上帝。

提醒你的學生,美好的故事或畫面都來自上帝。祂選擇了在聖經中向我們啓示自己——而不是用長達兩千頁的「收穫」清單,聖經用的是美好的故事:英雄和惡徒、緊張和解決、詩歌和寓言、隱喻和歌曲。祂創造了我們,使我們不僅僅有理性和思考,而且還有感官和情感。

這就是爲什麼藝術、美和娛樂可以幫助我們更愛神的緣故。

第五,這樣的媒體是否有助於你愛鄰舍? 

對於「愛鄰舍」的考慮如何影響我們的娛樂選擇?我想有好幾個要點。第一是考量娛樂節目的內容本身。在我面前這些屏幕上的人是被當作人類得到有尊嚴的對待,還是僅僅爲了觀眾的快樂而遭到剝削和貶低?我所觀看的電影或節目是以真實的方式認真對待人類生存的多種情景,還是以虛假的方式將其扁平化?當我觀看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時,作爲旁觀者(無論他們是抖音明星還是快手網紅)我對他們的同情和愛是在增長,還是只是把他們看爲供我消費的產品?

選擇那些尊重人性的媒體,幫助你欣賞、理解和愛護那些有著真實掙扎、真實才能和真實生活的、具有上帝形像的人。

「愛鄰舍」應該幫助我們在選擇媒體時考慮到我們共同體的人群。我們可能決定不看某些東西,因爲它不僅影響我,而且影響我所處共同體的其他人(見林前8章)。積極地說,我們可以把娛樂看作是一種公共體驗,而不是一種私人化的、「只有我和我的設備」的體驗。和朋友們一起去聽音樂會。開始一個電影討論俱樂部。抵制「我世界」(iWorld)的自我導向拉力。與他人一起享受世界的美麗。

最後,「愛鄰舍」應該激發我們通過宣教的視角來看待我們的娛樂習慣。我們的選擇是否損害了我們的見證,削弱了我們作爲「分別爲聖」之人的可信度?我們如何創造性地考慮將娛樂作爲一個傳福音的機會?作爲基督徒,對流行文化進行深思熟慮的批判性觀察的一個價值是,你可以學到很多關於我們世俗時代的問題、渴望、困惑和偶像的東西。這可以導致與未信主的鄰居進行富有成效的對話,可能會讓他們思考他們原本忽視的屬靈問題。一個可能不會立即接受教會邀請的人可能會和你一起看一部泰倫斯·馬力克電影,或者爲《指環王》發呆——爲神學對話打開大門,如果你不抓住這個機會,門可能就關上了。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5 Questions for Young Christians About Their Media Choices.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麥卡拉根)是福音聯盟高級編輯,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於加州聖安娜市,二人都是薩瑟蘭教會(Southlands Church)的成員,布雷特在教會擔任長老。
標籤
網絡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