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需要讀詩篇
2021-04-20
| David Gunner Gundersen

有時一件禮物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更加珍貴。幾年前我寫了一篇關於詩篇的論文,一位朋友送了我一本袖珍硬皮便攜詩篇。它既不華麗也不昂貴。但是許多年之後,它成了我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之一,它是一本幫助禱告而非僅僅翻閱的書,因爲我此刻比以往更加依賴詩篇。

作爲一名基督徒,我喜愛詩篇;作爲一名學者,我研讀詩篇;但作爲牧者,我需要詩篇。雖然說每一位基督徒都需要詩篇,但最近幾年我才慢慢明白,牧者某些程度上更加需要詩篇。

下面是關於牧師需要讀詩篇的五個原因:

第一,牧師要誠實

每個人都有自己最喜歡的詩篇。但驅使所有基督徒更加喜愛詩篇的主要動力是:詩篇作者非常真誠。神的詩人生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他們遭遇苦難,他們傷痛,他們祈求。他們得到拯救,他們跳舞,他們敬拜。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和我們一樣,不斷地等待和思考。

許多詩篇特別適合身處黑暗逆境時閱讀,因爲它們正是在黑暗的境遇中寫成。詩篇的作者們經歷過各樣衝突和混亂,焦慮和憂愁。然而詩篇的存在恰好說明,作者沒有在痛苦離開後,試圖掩飾或美化痛苦。反之,他們不斷告訴所生活的這個世界,他們曾擔當了許多重擔,他們熱切盼望要來的那一位君王將會醫治一切。

牧師也應該像詩篇作者一樣,是講明真相的人。講述其他的真相固然容易,講述自己的經歷卻並不容易。牧養的工作是艱難的,這是真相;牧師需要被牧養,這是真相;牧師有許多掙扎,這也是真相。

有智慧的牧者不會隨意傾訴自己內心深處的情感。但是牧師需要真實面對心裡的掙扎。詩篇開闢了這樣一條道路,我們可以藉著它每天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靈魂。如果沒有敞開自己的心,你就不可能像詩篇那樣真實的禱告,這也是爲什麼牧師需要詩篇最主要的原因。

在祂面前傾心吐意,因爲神是我們的避難所。(詩62:8)

第二,牧師需要朋友

牧師的個人服事常常需要處理許多敏感的情況,獲知非常隱私的信息,也背負著看不見的重擔。表面上牧師主要的職責是帶領教會和講道。當這些公開的事奉只是部分體現牧師的職責時,私下事奉的重擔,不知不覺會帶給我們許多孤獨。

私下的重擔和公開的事奉這兩者都可能把牧師帶到沒有朋友的境地。無論真實與否,這種孤立在某些特定狀況下會惡化,比如朋友離開、衝突升級,或者合作的事工破裂。這種孤立既不成熟也不健康,正如水和油放在一起,牧師和友情也很難相融.

已去世的作者不能取代一個鮮活的朋友。希曼和以探沒法像大學死黨一樣和我成爲好友(詩88-89),可拉的子孫也無法像忠心的長老們一樣和我同工(詩42-49,87-88)。但詩篇作者以他們獨特的方式和我們成爲很好的文字朋友,最知心的陪伴。他們雖然死了,但仍舊說話(來11:4)。

同爲牧者的他們,通過詩篇裡的話,讓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他們帶領我們追求真誠的生活。只要我們需要,他們隨時爲我們停留。他們鼓勵我們在絕望中求問神。當我們走過已經有人走過的牧者之路,詩篇作者不斷將神的應許傳講給我們,重新使我們心裡火熱。當友情淡薄的的時候,牧者需要詩篇裡的聲音在我們心中迴響。

當然,我們最終需要的一位朋友是神自己。所以,詩篇作者帶給我們最大的幫助是進一步認識神永不改變的愛。不管我們忘記或者忽略神,還是誤把神的形像職業化,詩篇總是不斷將我們帶到真正的朋友那裡,祂也是我們最好的朋友,使我們享受祂的永在。

看哪,神是我的幫助;主是扶持我性命的。(詩篇54:4)

第三,牧師需要禱告

很感恩我現在服事的教會,這裡的會眾願意和牧師作朋友,也經常爲教會牧者禱告。但是我不單單需要他們的禱告,我也需要爲自己可以禱告而禱告。

作爲牧師,我的禱告永遠缺乏。群羊多麼寶貴,重擔多麼沉重,團契多麼豐富,事工多麼奇妙。想要分享的喜樂難以用言語表達。當身處黑暗之中,許多的掙扎又限制了言語表達。

有什麼禱告可以表述出關懷事工的疲憊,化療的痛苦,晚年失憶,或者自殺的痛楚?又有什麼語言可以描述流言的傷害,教會懲戒可能帶來的風暴,或者是私下生活的罪正在毒害聖靈的果子?

在我們不能禱告的時候,是他們幫助我們禱告:聖子,聖靈,聖徒和詩篇。聖子在天父的寶座前替我們代求,聖靈用說不出的嘆息爲我們禱告,和我們一起相交的聖徒也常在禱告中把我們的需要帶給神,詩篇的作者邀請我們用他們的言語一起呼求(羅8:34,8:26;西1:9-11;詩22:1;可15:34)。

因著三一神的精心設計,詩篇的作者藉由基督的靈,寫出了充滿嘆息的文字。當我們用詩篇禱告,我們的心就會被這些神聖、奪人心魄的旋律溫暖,這旋律是神自己發出來的。因此,當我們的言語窮乏且蒼白無力之時,詩篇成了幫助牧師禱告的一本書。

我的神,我的神!爲什麼離棄我?爲什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詩22:1)

第四,牧師需要喜樂

經過一次艱難的深夜長老會議,一位共同服事很久的長老告訴我三件事,使我至今難忘。他說到:(1)是神揀選我帶領教會,(2)撒但一直想偷去我的喜樂,(3)當人們想要一個人加入海豹突擊隊時,他必須經過地獄般的磨鍊才能成爲真正的戰士。

每個信徒喜樂的池子都是破漏的。但所有事實都告訴我們,那惡者經常在牧師的屬靈生命中戳出漏洞,用虹吸管吸乾他的美德,重提他的敗壞。

仇敵的計倆不難察覺:如果想分散群羊,就擊打牧人。如果想偷羊,就先毒害牧人(徒20:28-32;提前4:16)。這就是爲什麼要提醒信徒,要使牧師在牧養教會的時候「有快樂不致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來13:17)。

感謝聖靈,祂喜愛洗滌牧者的靈魂,並用諸如詩篇這樣活水的泉源充滿牧者的心。正如每個城市都需要淡水資源,每位牧師都應該從神啓示的詩篇中汲取清潔的泉水,因爲聖靈正是使用詩篇餵養我們的靈魂。經常閱讀詩篇,會使我們心裡充滿奪不走的喜樂。這喜樂是從神的泉源深處湧流出來的。

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詩87:7)

第五,牧師需要基督

在牧師的所有需要中,最重要也是最終需要的就是好牧人。比其他的方法、會議,或特定時刻更有力量的是基督自己親自牧養我們,我們需要的是基督這位好牧人的關懷。

神呼召我們帶領教會,但我們經常在如何帶領自己的事情上充滿掙扎。神呼召我們牧養祂的群羊,但我們自己有時也像走迷的羊。神呼召我們餵養看顧祂所交託的靈魂,但我們自己的靈魂也和他們一樣,又飢又渴。和其他群羊一樣,我們也需要肥美的草地和清澈的溪水。乾旱的牧師需要碧綠的草地。

那我們是在哪裡被主認識,餵養,引導和保護的呢?好牧人的看顧體現在主的聲音在詩篇中不斷迴響。我們在詩篇中看見基督的影子,聽見他祂的聲音。我們跟隨主的腳蹤行,沿著祂受苦的道路。我們聽見了先知的禱告,祂已經應驗。在先知的祈求和應許中,我們隱約看到了主的降生、死亡和升高。

詩篇讓我們看到,基督不住的禱告屈膝和受苦,那位良善的君王生活在這邪惡的世代。詩篇還讓我們看到,主爲了同我們分享祂的得勝,祂親自擔當了我們的苦難。祂就是詩篇作者盼望的即將到來的人子和興起作王的那一位。最後,詩篇預表的是基督,因爲耶穌是按著先祖大衛的預表作君王—只不過祂是更偉大,更完全,更清潔的君王。

當我們在詩篇中讀到「耶和華是我的牧者」,這句熟悉的經文不單是儀文、說教和頌讚,它對牧師的靈魂特別有益處。主耶穌深愛那些牧養群羊的人,因爲這些教會的牧師也是祂的羊。這也是爲什麼牧師迫切需要詩篇的原因。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詩23:1)

牧者心裡的歌

有時一件禮物會逐漸變成你的一部分,印在你心裡。詩篇就是這樣的禮物。它給了我們誠實的話語,熟悉的朋友,幫助禱告的禱告,更新的喜樂,和來自基督自己安慰的聲音。

有智慧的牧師不是單單研究詩篇,更是在穿越高山低谷時將它藏在心中,跟隨耶穌這位大牧者牧養教會的群羊,直到進入神的榮耀。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23:6)


譯: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5 Reasons Pastors Need the Psalms.

David Gunner Gundersen(大衛·岡達臣)是休斯頓布里奇坡因特聖經教會(BridgePoint Bible Church)的主任牧師,在此之前他擔任博愛思大學的教授,該校是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本科部。
標籤
詩篇
服事
讀經
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