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毀掉你孩子的6種方法
2018-10-23
—— Jeff Robinson

我永遠忘不了我和妻子在大兒子出生後把他帶回家的那一天。

那已經是16年前的事了,他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直到他出生我都還不是很確定我會有一個孩子,更別提會想到每天要爲他提供全面護理了。我從來沒有換過尿布。我的妻子也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突然之間,我需要成爲一個專家,而這門學科我從沒學過,連5秒鐘都沒有。我們該怎麼辦?靠著我們,這個孩子能活下來嗎……?

我記得從醫院回家的路上,他舒服地躺在朝後的南瓜椅(譯註:嬰兒用汽車安全座椅)上,我們每開一英里,他就會把我們的手指咬得更緊一點。我是個父親。她是個母親。這個孩子完全依靠這兩個幾乎從未碰過嬰兒的人的照料。這肯定沒那麼順利。某種程度上而言我非常想轉身回到醫院,讓這個孩子在專業人士的懷抱中才會再次安全。

偏執的父母

早期的育兒經歷往往包括神經質的偏執。每次他的奶嘴一落地,我們就會把它煮上個30分鐘。每次在教會看到有人看起來病懨懨的,我們就把孩子留在家裡。他第一次嘔吐時,我相當確定地以爲他快死了。問題太多了:當他看到洗澡水時能克服深深的焦慮嗎?那是我們的錯嗎?他要進行上廁所訓練嗎?他會一直陷於無數永久性的恐懼中嗎?他的基督信仰會是正統的嗎?

如果你已爲人父母很長時間,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恐懼,一種假想的不安:以爲我們會永遠毀掉我們的四個孩子。作爲一個已經當了16年父親的人,我開始意識到,對奶嘴上的細菌或者對雷暴天氣的非理性恐懼並不是敏感父母失敗的徵兆。

但的確有一些方法會使你毀了你的孩子——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潛移默化的方式便逐漸顯露出來。作爲一名家長,我給自己的成績打C-(我妻子絕對是我們家的優等生)。下面六種方式——我一直都爲此感到內疚——可能會毀掉你的孩子,就是那些繼承你的姓,有一天會出現在你的汽車保險單上的人。

第一,不告訴孩子們你是個罪人

作爲一個父親,當我想要擔任無罪的救世主角色時,我是最糟糕的。那個位置只屬於基督。當我說「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從不那樣做」(毫無疑問那是個謊言)時,我使他們困惑於不知爲何需要福音——我變成了一座粉飾的墓碑。

我的孩子們需要知道,我的心也曾被罪俘虜,而我還在成聖的過程中。他們需要知道我仍然在犯罪,但是我在無罪的救主裡面得到了寬恕。他們需要知道他們的罪是繼承自他們的祖先和代表者——亞當,是的,也繼承自他們在地上的父親。

第二,你得罪他們卻不請求他們原諒。

曾經在我們教會一位年長的男士告訴我,永遠不應該向我們的孩子道歉。他解釋道,這樣做會顯得軟弱。我應該是五星上將,而他們則應該是士兵。

我得罪了家人卻不向他們承認的次數枚不勝數。但也有幾次,我對他們說:「爸爸得罪了你(或你的媽媽)和上帝。我已經懇求主饒恕我;現在我需要請你原諒我。耶穌是我的救主,但他仍在改變我的心。」

這位年長的男士在一件事上是正確的:坦白會暴露他的軟弱。但我的家人需要知道我是軟弱的,我的力量只在基督裡面(林後12:10),並且悔改是救恩也是成聖的必要部分。這種對罪的承認表明是耶穌——而不是爸爸(或媽媽)——才是成全神律法的人。

我確信我的孩子們天生就有「法利賽人探測器」(大多數孩子都有)。如果我一直談福音論悔改,卻似乎不受懲罰地犯罪,他們很快就會揭穿我的虛僞。或者他們會學著模仿。我可以告訴他們福音改變了罪人,但他們不會相信我。他們可能會成爲無神論者。他們可能會成爲法利賽人。

第三,不和他們一起禱告。

我們傾向於熱切地爲我們的孩子禱告,但我們是否常常與他們一起禱告呢?至少每天在家裡和我們的孩子們一起禱告,教會他們兩件事:來到神恩典寶座前的邀請總是敞開的,我們完全倚靠主。

通過與他們一起禱告,你也爲他們樹立了如何按照聖經禱告的榜樣——就像耶穌爲他的追隨者所做的那樣——並表明當你教導他們帖撒羅尼迦前書5:17(「不住地禱告」)時,你是真心實意的,他們也是真的需要。

第四,不和他們在一起「浪費時間」。

我做父母的時間越長,就越清楚地看到大眾普遍地對「有質量的時間」和「有數量的時間」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存在著誤解。我們和孩子們在一起的每一小時都應該是有質量的時間——即使看起來我們沒有做任何重要的事情。是的,我們應該花大量的時間教導他們聖經和神學——這是訓練他們遵守主的訓誨和教導的一部分(弗6:4)。但我們的錯誤是,我們會不經意地傳遞這樣一個錯誤信息:當基督徒的生活最像神學院教室時,我們的時間才是最有質量的。

在與孩子們建立親密關係的過程中,尋常時刻是至關重要的——因爲這正是我們花大部分時間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刻。我十幾歲大的兒子最近幫助我更清楚地看到這點,他告訴我,「你知道嗎,爸爸,我一天中最喜歡的時間是你和我在睡前坐在樓下看棒球聯盟的節目。這真有趣。」我意識到這不是很屬靈,但我希望那些關於曲棍球和夢幻聯賽的對話能引發更多關於基督復活和聖經啓示的自然交談。

第五,不愛他們的母親(或父親)。

如果你有兒子,你對待妻子的方式給了他們一種潛移默化的教育,告訴他們應該如何對待未來的妻子。如果你有女兒,你對待妻子的方式會教導她們,將來想要嫁給什麼樣的男人——或者避免婚姻。沒有像基督愛教會那樣愛他們的母親(弗5:25),就是把福音的扭曲形像引入你的家中。母親也是如此,只是情況正好相反。

如果不能像基督愛教會那樣愛他們的母親,很可能會破壞你努力教導的福音的純正表達。好好愛他們的母親,不要害怕在他們面前對她表現出頑皮的身體情感。

母親們還可以通過口頭上支持領導,但實際上卻拒絕領導,從而扭曲福音所勾畫出的家庭功能。這就教導女兒們仿效去做同樣的事情,並會驅使兒子們走向罪惡的被動或攻擊性。對保羅在以弗所書第5章中所說的話的忠心,要求父母雙方都有深刻的恩典,尤其是在一個性別觀念,更不用說性別角色,都受到激烈爭論的文化中。

第六,如果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就不再繼續爲家庭禱告。

說基督徒的生活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來12:1-2),並不是陳詞濫調。我們栽種了,惟有神的靈叫他生長。在撒種的比喻 (可4:26-29) 中,耶穌提醒聽眾,一個農夫播種種子,然後上床睡覺,最後看到它發芽成長,「他不知道如何成長」。你們的兒女正是這樣。每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也是如此。

他們會煩躁不安。他們似乎對電子設備、電視或手機遊戲更感興趣。但堅持下去。神不是在一天之內把你培養成一個成熟的基督徒的,他也可能不在他們特別年輕的時候拯救他們,使他們成爲聖潔。要以寡婦禱告的比喻作避難所,你就不會灰心(路18:1-8)。

要將神的道誠實地教訓他們。與他們一起禱告也爲他們禱告。在你的心門上寫上「耐心」和「堅持」。我看到過福音種子在一個四歲的孩子身上播下,四十年後突然開花結果。

放鬆和信任

無論你是一個新手父母,或是有已成年的孩子,你都知道養育孩子是一件痛苦難熬的事。就像婚姻一樣,它也是一個神聖的舞台。讓我感到羞恥的是,我已經多次違反了這六件事——當然還有更多。寫關於養育兒女的文章當然比做真正的父母更容易些。

但我感激地知道我並沒有阻礙他們的身體發育,即便當我在他們5歲時就給他們喝了咖啡(是的,我的確幹過),也知道上帝賜給像我這樣漏洞百出的父母恩典,因此無論父母有多麼的笨拙,上帝卻能引導孩子與他一同走正確的道路。


譯:陳佳璽;校:謝昉

Jeff Robinson(傑夫·羅賓森)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是福音聯盟的高級編輯,同時牧養位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的基督團契教會(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學院擔任教會歷史方向的客座教授,並在浸信會安德魯·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擔任研究員。傑夫和他的妻子麗莎(Lisa)有四個孩子。
標籤
父母
孩子
養育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