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習講道者易犯的七個錯誤
2020-05-11
| Dave Harvey

我有個弟弟,他打棒球的時候總喜歡用左手擊球。這一點其實相當奇怪,因爲他無論是寫字、投擲東西、揮手、刷卡還是做其它的事情,他用的都是右手。

我有一次就讓他解釋解釋,爲什麼他會有這種用左手揮棒的奇怪習慣。「很簡單啊,」他開口說道,「因爲剛開始打球的時候就已經錯了,後來習慣了就乾脆不改了。」我聽到這個回答之後,就聯想到了講員身上。特別是,我想到了講道初學者——那些正在養成一些早期講台習慣的講道新手,那些馬上要接上講台事工的神學院畢業生,還有那些正在藉著教會植堂提高能力的講道肢體們。可能你以前也是這麼過來的,或者說,可能你現在就是他們中的一員。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以從我弟弟的揮棒動作學到一個功課:不要第一步就做錯了。但是如果你第一步已經做錯了,哎呀,你可千萬不要一直再錯下去!

在過去三十多年的事工中,有一些講道我聽著的時候就覺得講道的人可能需要重新學習。當然我也要悲哀地承認,我自己的嘴唇也常顯露出那些講道中的很多錯誤習慣。像我的弟弟一樣,我也在很多地方一開始就做錯了。直到後來看到這些錯誤招致的不良後果、得到很多善意的忠告,我才把這些錯誤的講台「揮棒動作」糾正過來。我的這些錯誤中,有一些也是初學講道者常犯的。感恩的是,我也避免了另外一些新手容易犯的錯誤。

這裡列了七個比較常見的講道錯誤習慣。如果你剛剛開始參與講道事工,那麼這份清單或許可以幫助你正確地開始,正確地「揮棒」,並且幫助你堅持正確的講道習慣。

錯誤一:冗長的導論

一個好的導論有兩個簡單目標:(1)引起聽眾的關注,以及(2)引導聽眾進入講道主旨或經文。你可不是馬特·錢德勒(Matt Chandler,知名牧師),所以你需要用一個導論抓住聽眾。但是這句話的關鍵在於「一個」。許多初學講道的弟兄會講上好幾個故事、漫談時事,胡亂拼湊一些有意思的網絡段子,或者總是圍繞一個點講來講去停不下來。請不要這樣幹。你的導論只要能夠向聽眾解釋「爲什麼這段經文如此吸引你」,然後就可以開始傳講聖經了。對了,要記得把你的導論與更多的資料融合,例如一開始的時候你可以引用別人或者書裡的某些話,然後向聽眾拋出一個問題,把經文的上下文語境在聽眾腦海中建立起來——我們需要認真思考如何使我們的導論變得有趣、多元,同時又簡潔。

錯誤二:惰於收集例證

講道中運用好的例證可以讓聽眾們深深信服,原來聖經是「長了腳」的——好例證幫助他們認識到神的真理在現實世界中也可以「行走自如」。但要達到這一目的並不容易,你得培養自己有一雙發現好例證的眼睛,建立一個可以保存和檢索這些例證的系統,然後在講道預備工作上花點時間,讓自己能夠熟練地闡述和應用例證。如果大家一聽就知道你想舉什麼例子,那說明你在使用例證上太懶惰了。講員太多時候是把水桶扔在淺水井裡去打水,運用的例證常常是來自很單一的話題——要麼是運動、要麼是電影,要麼是政治,要麼是——這句話可能會有點傷人——自己家裡的事兒。

如果我們把例證比作一片果園裡的許多果實,那麼自己家裡的事兒就是那些長得低、很容易讓人摘到的果實,人們摘得快,果子變質也快。有些時候,年輕的講員們會侷限在家庭話題上,不讓他們的想像力拋出自己的家庭之外,沒有讓例證圍繞著自然、教會歷史、社會上廣泛的文化權威、以及最重要的聖經展開。用神的話語闡述例證,可以讓神的話語再一次在聽眾身上動工,也可以讓會眾們更加熟悉聖經。

錯誤三:自己當英雄

當你在講述自己的故事或者你所在教會的故事的時候,誰是英雄?是神嗎?是那無法攔阻的福音奇妙大能嗎?還是說,你講的故事就像一個特洛伊木馬一樣:你偷偷地把「自我」藏進你的講道裡?

講台是教會的方向盤。值得感恩的是,有許多牧者引導著他們的教會轉向那三位一體的真神。但是也有些時候,我們所傳講的信息會轉向「我」自己。

我們可能會在語言上把「我」表達出來,或者給人某種感覺和印象,但是效果都是一樣的:聽眾散會後,他們心裡思想的不僅是那篇講道,還有講員本身,而且講員這個人和那段經文在他們的心裡佔據了同等的空間。聽眾們開始經常談論你的家庭、談論你的事工中一大堆的成功事蹟、談論你機智地回覆某個留言或批評,還會談論你在措辭上用的一些小聰明(卻不是談論用詞是否準確得體)。這些情形,就導致了聽眾們信靠神的傳道人過於信靠神的應許。

布萊恩·柴培爾(Bryan Chapell)在他的書中這樣寫道:

雖然講述個人的經歷可以極好地激發聽眾的認同感,但是這些個人經歷例證必須要與其它方面的例證平衡起來運用,避免你個人的關注招致別人的指責。

我們不是要在聽眾的心目中提高自己的聲望,而是要讓神成爲那惟一的、真正的英雄。

錯誤四:頻繁丟出「福音」這個詞

初習講道者可能會過於頻繁地拋出「福音」這個詞。這樣批評可能聽起來會有點奇怪或者說有點瑣碎,但請聽我慢慢道來。在講道中大量使用「福音」一詞並不意味著這篇講道的內容就一定以福音爲中心,就像有人老說「美國」這個詞也不會意味著他就是個美國人。除了重複這個詞外,還有成百上千種方式來描述作爲美國人意味著什麼。

多年前,我們教會有一位善良而又精通聖經的平信徒領袖給我提了一個建議:如果在我的講道中,我除了使用「福音」一詞以外,還能想到用其它的方法來高舉福音、以福音爲中心,我的講道可能會有所改進。一開始的時候,我很難理解他的意思,我都開始懷疑,他真的瞭解我的講道嗎?後來我才知道,他實在是太瞭解我了。這位忠實可靠的弟兄並不是在建議我找一些「福音」的同義詞;他其實是在暗示我,面對這樣一個偉大的好消息,一位爲愛所充滿的救主犧牲自己來拯救罪人的好消息,我們傳揚與高舉這消息的方法數以百計。

錯誤五:不按著經文解經

我們都看到過這樣的場景:講員打開聖經,朗讀經文,先對這段經文有一些正式的評論,然後圍繞著「我的負擔」、「我的想法」和「我覺得該主題有哪些有意思的點」開始釋經。

但是只有正確的釋經才能讓經文主宰講道。經文就好像船舵一樣,經文引導講道駛出碼頭,進入開放水域。我所說的開放水域包含了關於原始聽眾的信息,包含各類的註釋,還包含經文的上下文。是解經決定了講道的方向,決定了講道該如何組織,甚至決定了講道信息的應用方式。講員如果脫離經文來講道,等於是在駕駛一艘沒有船舵的船,拼命地尋找著方向和目的地。

這裡有一個關於講員的觀察結果:一個講員越是聰明,他就越有可能受到試探:釋經的時候不按照經文解經。換句話說,在準備信息和傳講信息的過程中,講員的思維越豐富,吸收能力越強,他們就往往會產生更多的想法,可能還會搶了聖經的風頭。因此我在解讀司布真的時候,我肯定司布真的講道是基於經文的,是以基督爲中心的,是非常勇敢地在傳講的,但是他的講道並不一定能成爲釋經式講道的榜樣。但是,司布真是講道王子,而我不是。你也不是。因此我們要抓住這船舵,不要鬆手,直到講道結束。

錯誤六:隨意運用幽默

隨意運用幽默意味著講員所說的笑話非常隨意、脫離經文和主旨,顯得講員很反常或者越過了合理的界限。這是因爲我們想努力表現自己的機智或詼諧,於是就隨意地運用幽默,以至於分散了聽眾的注意力。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放棄莊重的心態,以此爲代價卻只爲換來一陣笑聲。初習講道者很容易認爲講道很需要自己的幽默感,但約翰·派博(John Piper)觀察到:「笑聲似乎已經取代了悔改,成爲許多傳道人的目標。」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習慣——初習講道者尤其容易受到這種習慣的影響。

新手講員經常會選擇傳道人傑迪(Jedi)爲講道榜樣——傑迪是一位因研討會、教會規模或歷史而很受歡迎的講員——並試圖模仿傑迪的講道風格。儘管這對於大多數新手講員來說是一個常見的階段,但是有一點很重要:講員要清醒地意識到自己受到的影響,也要意識到當自己在模仿別人的幽默風格時,很可能這些幽默聽起來是非常老套尷尬的。

當講員在講台上變得不像講員自己,那幾乎就是以最快的速度給聽眾留下了一個糟糕的印象。喜劇性的模仿會讓人覺得不真誠。這並不是說講道信息中完全容不下幽默;相反,有些傳道人在傳講信息時就能夠通過一些有趣的想像把信息變得更爲人性化。在我的記憶中,有一些講道信息曾經讓我捧腹大笑,但是沒想到的是,那在笑聲過後、講員針對令人發笑的信息所作的評論才真正地開了我的心竅。如果講員能夠明智而合理地運用幽默,幽默就是送給全會眾的好禮物。

如果你想知道你運用的幽默對於會眾來說算不算是好禮物,那麼你可以先思考以下這些問題:我平時(不講道時)是個幽默的人嗎?除了我、妻子和我媽媽,還有誰覺得我很幽默呢?你在公眾場合的幽默應該與你的個性相符。我的幽默風格以及幽默的講道方式,是提高了信息質量還是分散了聽眾的注意力呢?我所運用的幽默是否與我的年齡很不相稱或者把我的形像變得很彆扭呢?

錯誤七:害怕反饋

對於一個講道者來說,得到評估是他成長的關鍵因素。然而令人困惑的是,新手講員往往不願建立反饋循環以改善他們的講道。或許,這一點也並不令人困惑。我想說的是,講員辛辛苦苦花上12個小時到20個小時,費勁心思組織語言,絞盡腦汁思考講道的思路,等到講完那篇道之後,有哪個講員願意聽到別人說這篇講章既不優秀又不能鼓勵人呢?

是的,評價或許會帶來很多痛苦,但那是有益處的痛苦——就像開始鍛鍊後的第二天你所感受到的那樣。如果你能選擇一小群有資格作評估的人(無論同工還是另外的弟兄姊妹)給你提供誠實的反饋,那麼這對你的成長是很有幫助的,幾乎沒有其它事情對講員成長的幫助要比這更快。不要害怕評估;要面對評估。 評估的一個重要方面是講道的長度。不要一開始就按著你的特別慣例所定的時間(「我魅力很大,我們要講道一個小時!」)。要按著你自己本身的經驗和教會領袖們對於你講道恩賜的把握而開始。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你可能就會發現他們給你講道的時間比你想要的更短。努力去做吧。有智慧的講員可以讓聽眾們想聽到更多信息,少打一點瞌睡。

不一樣的揮棒動作?

我弟弟剛開始練擊球的時候就練錯了,而且還一直錯了下去,以至於養成了左手擊球的習慣。如果這篇文章已經揭示了需要改進的地方,那麼現在是時候做出改變了;現在該開始改變我們的揮棒動作了。不要氣餒。以上這些錯誤的習慣對於新手講員來說是很常見的,而且許多有恩賜的講員也曾犯過這些錯誤。

神是信實的,祂必幫助那些熱切盼望傳揚祂福音的人。畢竟,傳講是神的心意(林前1:21)。你有優點,也有缺點,但是神呼召你,這也是神的心意。所以,信靠祂吧。那召你傳道的,有充足的大能叫你的傳講也充滿能力。


譯:黃晨陽;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7 Ways New Preachers Bat from the Wrong Side of the Plate

Dave Harvey(戴夫·哈維)是旅居網絡(Sojourn Network)的執行董事,佛羅里達州邁爾斯堡/那不勒斯頂峯教會(Summit Church)的牧師,以及AmICalled.com網的創始人。
標籤
講道
牧養
經驗
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