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極化的世界裡發表政治觀點時常見的七種錯誤
2018-11-02
| Kevin DeYoung

到處都是政治,到哪都有政治。

這是我們美國人當下的感覺。無論你大選的時候是投了川普的票還是你身體裡的每滴血漿都充滿了對他的恨惡,看起來「過了選季爭吵就會過去」的空頭支票並沒有得到兌現。毫無疑問,你的推特和臉書上充滿了別人發表的政治評論——大部分都是出於好意,但只有極少數評論是深思熟慮的。作爲基督徒,在我們有很多話想說的時候該怎麼做呢?我們應當是想要帶來改變,而不僅僅在網絡上製造一些噪音,不是嗎?

可能看看常犯的錯誤可以幫助我們從正面去思考什麼是正確的。讓我簡單地列出在這個兩極化的世界裡發表政治觀點時通常會犯的七個錯誤。

(我要說明一下,這篇文章是我上週寫的,當時我還沒有讀到川普發佈的關於移民問題的總統令。所以本文並非專指某個政治議題,而是指這個文化建立在辯論逐漸白熱化的社會中一切抓住我們眼球的事情。)

錯誤一:總是爲和你一邊的人辯護,不管他們說什麼。

我並不介意那些在政治議題上不喜歡發表評論的人,他們對美國政治的任何變動都毫無興趣(事實上,我希望這樣的人更多一些)。但是如果你有這樣的一個習慣:你想要發表你的觀點,而你的觀點總是和你的黨派或者你喜歡的總統保持一致,那麼很有可能你並沒有對這一問題有足夠細緻的觀察——既沒有觀察別人的,也沒有仔細地觀察自己的。

我們需要誠實地面對自己,並且問自己一些艱難的問題:我的熱情是在神的國降臨、神的教會增長上嗎?還是更希望看到我熱愛的政黨贏得大選?我是否認爲屬靈的復興主要是來自政治聖禮?我是不是因爲對「壞蛋」(無論是福克斯新聞、MSNBC、《紐約時報》、《國家評論》、好萊塢,或者任何東西)的恨惡而爲他們反對的一切事物捍衛至死?

錯誤二:很快地妖魔化對方。

不再有彼此之間的不同意,我們的面前只有魔鬼。我的意思是說,我會覺得你面前站的不是競選對手,也不是持有某個錯誤觀點(當然,是我們自己認爲的錯誤觀點)的擋路參議員,而是一個惡魔般的、不可救藥的、傲慢無禮的恐怖分子,他幾乎是人類文明的最大威脅!

錯誤三:不區分智慧性的問題還是原則性的問題。

基督徒並不擅長這一點。現在,我假設大部分閱讀本文的人都會同意墮胎是錯誤的、種族主義是錯誤的、恐怖主義是錯誤的、憎恨穆斯林是錯誤的,同樣冷酷地對待移民和難民也是錯誤的。這些都是我們統一的原則。大多數的保守派基督徒都會在口頭上同意這些原則,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也發自內心地相信這些原則。但是,就施政細節、總統令和立法而言,這些原則又該如何付諸實施呢?這時候會帶來不同的觀點,但這些觀點並不是在討論什麼是美好的、基督徒應當去做去思考的,而是在討論什麼是應用這些原則的最佳策略——在同意這些原則的前提之下,我們仍然需要有智慧地在這個擁有三億三千萬國民的憲政共和國去推動實施這些原則。

錯誤四:從來沒有意識到在現實世界裡,我們需要取捨。

在我們的虛擬世界裡,我們可以很容易做出黑白分明的決定,因爲我們面對著明顯的善和明顯的惡;每個政治問題都是關乎絕對正確或絕對錯誤的問題。但是,在現實世界裡——尤其是在政府治理這個現實世界裡——我們總是要面對取捨。我們需要在彼此競爭的益處中做選擇,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放棄一些,以得到另一些。要能夠非常有條理地論述一個政策,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和做更多的研究,才有可能說服一些對方陣營的人。我們需要認識到我們的觀點並不比對方的主張困難更少——即便我們已經考慮到我們選擇的「損失」比對方的主張帶來的「損失」更輕微。

錯誤五:只使用最激烈的修辭講話或寫作。

如果這樣做的話,過不了多久你的言論可能就跟希特勒差不多了。不要把最激烈的修辭浪費在評論參議員晦澀難懂的報告上。不是所有的錯誤都同等惡劣,學習只在合適的時機使用激烈的詞彙。

錯誤六:對於複雜的問題不願花時間研究。

我們國家或者世界面對的問題都不會藉著你90秒鐘裡想出來的主張而得到解決。我們也不都是專家。有的時候,你下意識的回應可能是出自你的人生智慧,或者道德素養。但是如果每個問題都有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那些方案應該早已經試過了。所以,你有主張並不是因爲你是一個努力地愛他人的好國民,而是因爲你想要第一個發言或是想要出名。在發帖前花點時間閱讀吧,看看政府的文件、法律的文本。如果你感到有疑惑,就不要發表在看《完美投籃》(Dude Perfect)視頻的間隙想出來的對某個複雜問題的主張。

錯誤七:在你感到受傷害或者最生氣的時候發表你的想法。

學會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這是聖經告訴我們的(雅各書1:19)。即便在互聯網時代,你也應該這樣做。等候總是很有智慧的。


譯:謝昉;校:陳鴻志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 是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的道學碩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萊斯特大學博士。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八個孩子。
標籤
互聯網
政治
智慧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