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悔改的八個標誌
2019-12-31
| Jennifer Greenberg

「我很抱歉,」我記得我的爸爸說這樣對我說,「我很抱歉,但我很愛你。」

但他並未提到他跟我道歉的原因。他並未提到那些手掌形成的瘀傷使我11歲的身體疼痛不已。他似乎並未認識到我當時是多麼害怕和痛苦。但是,那卻是我頭一次聽到我爸爸說「對不起」。那種感覺就像久旱之後的甘霖。

但在我心中有一個微小的聲音說:「別相信他。他道歉只是因爲媽媽威脅如果他不停止做這些事就要告訴吉姆牧師」。我否定了這個聲音,也止息了我的懷疑。我已經爲我父親能夠改變禱告了許久,我也一直努力著做一個提醒他耶穌恩典的好女兒。

雖然他的道歉有些含糊,卻是上帝在他身上動工的盼望和記號,難道不是嗎?

假悔改是殘酷的

自那次之後,要再過10年我才能再次聽到父親道歉。起初,這並未使我感到拉近了我們的距離。我在那時會以不屑的態度來回應。我會告訴牧師所有的事。我父親當時正處在教會勸懲之下。他的婚姻正在崩塌。撒謊對他來說,不能給他帶來任何好處,不是嗎?

隨後奇怪的事發生了。當我開始和牧師、家人和朋友分享我的故事,我父親會承認他所犯的罪,並爲其道歉,但短短几周甚至幾天之後,他會說自己不記得任何這些事情了。他說不記得打過我,或把我從樓梯上扔下去,甚至也不記得他最近爲這些事所道的歉。他不記得自己對我說過的色情段子,或朝我扔小刀,甚至威脅要開槍打我。他會道歉,但隨即又倒退。他會記起,卻隨即又聲稱忘記。這樣的情況反覆持續了約有一年,直到我感到自己快瘋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想這些事,」有天我在電話裡對他說。當時我在廚房地板上縮成一團,邊抽泣邊說話。「要麼你是瘋了並且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要麼你就是一個惡人而且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只能相信其中一種。」

「我沒有瘋,」他平靜地回答。「你只是要學著接受我真是一個惡人。」

對悔改的剖析

和不願悔改的人們打交道我有豐富的經驗。比如:虐待孩童長達20年的多位施虐者,家庭施暴者,還有性虐待者。所有這些罪惡也都混合著心理虐待而被加強,這樣的情況持續到我30多歲。因著我的背景,我得以積累了一些實際的智慧。也因著我的信仰,在分辨真假悔改上,我轉向聖經尋求引導。

有些頑固的罪人拒絕道歉,也有撒謊之人聲稱很抱歉但實際上他們並不覺得,還有假冒爲善者感到他們真的錯了,卻缺乏同情心以及對合乎聖經的悔改的認識。所以,真正的悔改應有哪些要素呢?以下是我從自己的生活經歷和上帝的聖言得來的8個記號。

第一,真悔改的人會對他的罪感到震驚

一個真悔改的人會恐懼於他們犯下的罪,因而謙卑自己,爲他們造成的破壞憂傷,並有扎心的被定罪感。就如先知在以賽亞書6:5的悲嘆:「禍哉!我滅亡了!因爲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

第二,他們會作出改變

在路加福音19:1-10,我們讀到撒該因著悔改而變得慷慨的故事。他是一個稅吏、小偷,是壓迫上帝百姓的人,但他在悔改後作出重大改變,他對耶穌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8節)耶穌隨即對他悔改的真實性作出確認:「今天救恩到了這家。」(9節)

第三,他們接受罪的後果

一個真悔改的人會接受罪的所有惡果。包括:失去他人的信任、離開一個有權柄的位分,或降服於地上的權柄,比如執法部門。當那位十字架上的強盜悔改時,他對自己的同伴說:「你……還不怕上帝嗎?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作的相稱。」(路加福音23:40-41)。耶穌隨即向他保證他必得救,以此認可他的悔改:「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路加福音23:43)

第四,他們不期待或不要求他人饒恕

那虐待我的人常對我說:「如果你不饒恕我,上帝就不會饒恕你。」這類威脅的姿態表明他並非是真誠地悔改。這是沒有愛心的、操控性的回應,暗示加害者並不接受或明白他們所犯的罪是多麼嚴重。當雅各靠近以掃並悔改時,他並不期待哥哥的憐憫,也不奢求他對自己的同情。在創世記32章,我們讀到他感到「甚懼怕」而且「愁煩」(7節)。他預期會遭遇來自以掃的攻擊(11節)並看他自己是不配被恩待的(10節)。實際上,雅各是如此確信他會遭到自己曾經因欺騙哥哥而招致的報應,以致他讓自己的妻子、兒女和僕人與自己分開,以免以掃的怒氣也落在他們身上。

第五,他們感受到所犯之罪的深度

一個真悔改之人不會試著去縮小、淡化或爲他們所作的找藉口。他們不會向他人指出自己所有的善行,似乎這些善功可以在某種意義上將功補過,甚至取消他們的罪的惡果。他們甚至會看自己「所有的義行」好像「污穢的衣服」(以賽亞書64:6)。他們不會因被冒犯的一方表明的受傷或怒氣而羞辱對方。他們也不會譴責受害方或其他人促使他們犯罪。相反,他們會擔負起責任,確認他們所造成的傷害,並表明他們的悔恨。

第六,他們會改變自己的行爲

一個真正悔改的人會意識到自己需要上帝來聖化他們的心。他們會主動努力去改正自己的行爲,並採取步驟去避免進一步的罪和試探。這可能意味著去見輔導員,參加康復課程,或請求朋友、牧師或執法部門來監督並督責他們。想一想逼迫教會的掃羅在得救前後的鮮明對比。使徒行傳9章告訴我們在保羅得救之後,甚至仍有一些基督徒出於可理解的原因,猶豫著是否要信任他,雖然他的性格已經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

第七,他們爲得醫治留出空間

聖靈所結的果子包括忍耐、恩慈、恩典與節制(加拉太書5:22-23)。一個真正悔改的人會一貫地表現出這些特質。他們不會感到要急於得著他人的信任或接納;相反,他們會謙卑,不對他人對待自己的態度抱錯誤的假設,並願意放下自己的願望和需要,以尋求被傷害一方的益處。他們不會向我們施壓,好讓我們「放下一切」或「繼續前行」。相反,他們會理解我們的不信任,確認我們的憂傷,並尊重我們所要求的界限。

第八,他們會爲得赦免而心存敬畏

如果一個人覺得自己理應得赦免,他就不會珍視這份赦免之恩。當雅各得到以掃的赦免時,他是如此的震驚以致於哭泣說:「因爲我見了你的面,如同見了上帝的面,並且你容納了我。」(創世記33:10)。雅各意識到赦免乃是一個屬神的奇蹟,一副表明彌賽亞將爲我們捨命贖罪的圖畫,是主對罪人施憐憫的記號。雖然雅各和以掃已有40年沒有說過話,雅各卻知道上帝已賜給以掃恩典,使他能饒恕自己。

悔改與赦免來自神

當這八個真悔改的記號清楚地出現時,我們就真是蒙福的。冒犯我們的人已經離棄罪惡,賜平安的上帝也得著榮耀。但是,當這些記號沒有出現時,我們又該如何做呢?當某人爲了避免罪的惡果而假裝道歉時,或利用我們良善的意願而再次傷害我們時,我們又當如何做呢?

整整30多年來,我都在乞求神讓我施虐的父親可以悔改。但事與願違,他的心就像法老,變得越發剛硬。他假裝改變自己,這卻成爲他可以繼續行惡的一個策略。我對父親的愛和信任反而成爲他用來傷害我的武器。

終於,我必須接受我父親並不想變好。並且,無論我多麼愛他,盼望他可以悔改、改變並成爲一位好父親,以致於可以愛我、愛耶穌,但這些都無法改變這樣一個事實——救恩是神的工作,我靠自己無法修正我的父親。有時候,我們對一個人可以做的最有愛心的事,就是不要讓他們再繼續傷害自己。


譯:吳兆俊;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8 Signs of True Repentance

Jennifer Greenberg(珍妮弗·格林伯格)是一位作家、錄音藝術家和教會司琴。她在德州休斯敦市的房角石正信長老會(Cornerstone OPC, Houston, Texas)參與敬拜。
標籤
福音
悔改
真理
犯罪
虐待
赦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