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事實幫助你認識寡婦
2020-06-15
| Gaye Clark

就在我丈夫去世後的幾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爲了保護隱私,我們姑且稱對方是松樹蔭老人中心(Shady Pines Old Folks Home)。

我:「個人護理中心?是不是那種給你提供食物,打掃你房間,甚至幫你淋浴的?」
松樹蔭:「是的,克拉克女士。我們可以爲你量身打造你所需要的全面服務。」
我:「很棒啊。那幫我加入吧。」

我那兩個大學年紀的孩子懷疑是不是因爲他們的母親過度悲傷而導致她無法用理性思考了。當然不是啦,我絕不會因此失去幽默感。

松樹蔭:「很好,克拉克女士。我需要你更多的資料,先從你的出生日期開始吧。」
我:「1963年5月15號。」
松樹蔭:「1963?克拉克女士,你確定是說63?」
我:「對啊,我才剛好50歲。喂?你還在線嗎?」

從那天開始,我接觸到了許許多多對寡婦及我們的需求知之甚少的人。

根據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數據,有三分之一的喪偶婦女年齡都小於60歲,而一半的人是在65歲之前喪偶。實際上,嬰兒潮那一代的婦人,10個人中有7個的壽命比她們的丈夫預期更加長壽。關於這一個在社會上不斷壯大的寡婦團體,你需要了解以下九件事情:

第一,寡婦的最深傷痛可以持續一年以上。當她們剛剛喪偶時,教會和機構可以立即熟練地以鮮花和食物表示慰問,但是卻都缺乏資源和經驗給她長期的服侍。她所經歷的就好像是做了一場大手術——比如一場高位截肢手術,她的反應要稍稍滯後幾個月,當卡片和信件不再有,訪客也不再來,身邊的朋友開始恢復了他們正常的生活後,她的痛苦才剛剛開始。

第二,一個悲傷的、一人獨居生活的寡婦很有可能會好幾天都處在與他人隔絕的狀態裡,尤其是剛過葬禮後的幾個月。電郵和短信問候固然好;但是,電話和探訪會更好。儘管這樣可能看起來對你的時間利用不是最有效率,但效率和效果有時候是互斥的。

第三,一個悲傷寡婦的痛苦非常獨特且反覆不定。能夠鼓勵到一個女人的,卻可能對另一個女人無濟於事。傷痛就好比病毒,它的強度會忽大忽小。諸如此類的情感雷區就需要對喪偶者有一定的深入瞭解。一位熟悉的親密朋友可能比新聘的牧師更適合上門探訪。不要將對教會裡的熟人的同情和對個人關愛行動的負擔混爲一談。若你並不是很瞭解這位寡婦,那麼可以向她的一位密友請教你要如何關懷她。

第四,一個悲傷寡婦的身心靈都是疲憊不堪的。千萬不要在深夜或者清晨給她打電話。如果她對你的關懷行動反應遲鈍,請對她有更多的耐心。如果她拒絕了你的晚餐邀請,請有恩慈地包容她。她並不是拒絕幫助或心懷苦毒。她可能只是單純需要安靜休息。

第五,一個悲傷寡婦也愛自己的孩子。而面對她的孩子經受痛苦也是造成她們傷痛的一方面,在這一方面,基督的肢體特別適合帶去安慰。在我丈夫的葬禮那一天,我孩子的大學同學們(聖約大學)開了超過四個小時的單程趕來,就只是要陪伴在我的孩子左右。那些年輕人擠在教堂內的幾張靠背長椅上,這一幕我們永遠銘記於心。我兒子所在大學的一名教授幾乎每個星期五都和我兒子一起吃早餐。關愛寡婦的孩子其實也是關愛寡婦啊。

第六,一個悲傷的寡婦常會感覺自己對他人來說是不重要的。我丈夫吉姆過世的幾個月後,一場冰暴給我們的城市造成了嚴重的損害。整個城市陷入了斷電,斷樹把住房和商戶都弄得亂七八糟,造成極大的損害。但我都無法開口請求教會裡的朋友來我家伸以援手。然而,他們來了。教會裡的一位朋友家裡房屋被一棵樹給砸了,但他和他的父親卻先來了我們家。他說:「我正等著保險公司給我打電話。我可以在這裡鋸木頭等電話,就跟在家房間裡踱步等著一樣。」

第七,一個悲傷寡婦的生命並非是一場悲劇反而是祝福。當她預備好自己後,就鼓勵她去侍奉吧。在許許多多的事例裡,喪偶並沒有阻礙到她發揮恩賜。相反的,這也是神醫治她的一步。不要定睛於她的失去,而是注目在神的信實上,透過這件事她反而更深地信靠了她的救主。

第八,一個悲傷寡婦會因爲家中失去頂樑柱而導致她的經濟收入劇烈變化。現在生活貧困的寡婦中,有一半以上在丈夫未去世前並不貧窮。儘管她可能有人壽保險,長期儲蓄計劃,並有家人可以依靠,然而她的經濟狀況仍是不堪重負。我丈夫去世後,他的兩個朋友,一個是會計師,一個是高級銀行副行長,根據我現在更低的收入水平,幫助我規劃我的預算。這兩個朋友並非只是把我當成了履行義務而已。每一次他們來我家都是在幫助我卸下一部分重擔。

第九,神愛每一位悲傷的寡婦。神並不輕看她的眼淚,也不會因爲她因處在這黑暗之中而在信仰上懷疑,對她感到震驚。寡婦明白雅各與神摔跤的故事。她在世的餘生雖然會跛腳而行,她的心卻被更新了。

一個悲傷的寡婦需要的是有福音而來的憐憫,而非只是可憐。憐憫,是與喪偶者同行;可憐,只是遠遠地站著。我丈夫倒下的那一天,我的老闆——一名醫生,同時也是一家繁忙的社區診所負責人——立馬取消了他所有的預約,來到醫院陪伴。他異常溫柔地照顧我的公婆,並與他們一起禱告。當我的孩子從其他城市趕過來,我告訴他們,他們的爸爸可能沒辦法再活下去了,我老闆擁抱著我的孩子,與他們一起流淚。在任何情況下付出憐憫,意味著與他人的受苦同份,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就是在反映基督爲我們受苦。


譯:Lemon;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9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About Widows

Gaye Clark(蓋伊·克拉克)是帕克里奇健康系統(Parkridge Health Systems)的病例管理護士。她利用業餘時間寫作。
標籤
婚姻
教會
死亡
愛心
九個事實
寡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