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事實幫助你認識現代撒但教
2020-08-25
| Joe Carter

最近,一群信奉「撒但聖殿教」(The Satanic Temple)宗教的美國海軍學校學生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宣佈:校園裡很快就會有「撒但教敬拜」了!這封郵件在一個網紅的IG(Instagram)帳號上遭到曝光後,海軍就澄清說:那群「信仰與撒但聖殿教一致」的軍校學生的確向學校申請了一個「研究小組」的場地,不過只是用於討論他們的撒但教信仰,而不是舉行撒但教崇拜。「美國海軍學校宗教服務事工( USNA Command Religious Program)提供了非常多元信仰的實踐」,海軍軍官學校的發言人說,「這些安排都是爲了使不同信仰的未來海軍軍官能有地方聚會,並在對應信仰的駐校軍牧指導下開展宗教活動。」

和其他撒但教團體的行動一樣,這個消息再度引起人們對這一宗教的興趣和關注。以下有九個事實能夠幫助你認識現代撒但教的信仰要點。

第一,現代的撒但教,指的是一種宗教、哲學、意識形態的運動,他們使用「撒但」或「撒但教」這個名稱來認定自己的身份,將自己與撒但聯繫在一起——無論這個「撒但」指的是一種隱喻、黑暗的力量,還是某個實體。現代撒但教的萌芽階段通常被認爲是在六零年代晚期,此運動中主要的三個走向分別是有神論或宗教上的撒但教、無神論或哲學上的撒但教、被動或青春期的撒但教。

第二,有神論的撒但教相信撒但是一群超人格的「黑暗力量」之一,牠對人類有些操控或影響的能力。他們尊崇、敬拜牠,或是與牠結盟。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九角軍團」(Order of Nine Angels),這是六零年代晚期在英國創立的神祕團體,其中的成員努力與撒但以及其他的「黑暗力量」合而爲「一」,並試圖「創造新的、更高度進化的個體」。即使在神祕主義的圈子裡,有神論的撒但教徒也非常罕見,研究者估計他們全球的成員在1000-4999人之間。

第三,無神論撒但教既不承認神的存在,也不承認撒但的存在。他們認同的是站在宗教與傳統道德對立面的象徵性「撒但」,正如《時代》雜誌在1972年報導的,「他們招喚的撒但不是超自然的存在,而是一種人類自我滿足的自我意識象徵,這才是他們真正敬拜的對象」。撒但教會是這樣解釋他們的觀點的:「我們認爲這個宇宙根本不在乎我們,因此所有的道德和價值觀都是主觀人的解釋。我們的主張是以自我爲中心,把自己看作是我們主觀宇宙裡最重要的人(『上帝』),所以有時候不如說我們是敬拜自己的人。」

第四,德國宗教歷史學家約雅敬·施密特(Joachim Schmidt)創造了「被動的撒但教」("reactive Satanism")這個名稱,用來指稱那些反對猶太教和基督教價值觀的團體,他們把這些宗教描述的撒但當成自己崇拜的形像。正如凱薩琳·貝耶爾(Catherine Beyer)所說的,「撒但仍然是基督教定義的邪惡神明,卻成了人們敬拜的對象,而不是迴避、害怕的對象。八零年代青少年幫派結合了反基督教與浪漫的『諾斯底』元素,其中的靈感是來自於黑金屬搖滾樂、基督教恐慌宣傳、角色扮演遊戲和恐怖的意象,因而參與了小規模的犯罪活動。」這種類型的撒但教徒,往往把自我對撒但教的認同當作是青春期對父母或社會的叛逆行動。在《青春期撒但教心理學》(The Psychology of Adolescent Satanism)一書中,安東尼·莫里亞提(Anthony Moriarty)說這些撒但教裡的「半吊子」(dabblers)往往分爲三類:精神病的青少年罪犯、格格不入的憤青、僞知識分子。這類型很可能是現代撒但教圈子裡爲數最多的一群人。

第五,無神論撒但教的主要創始者是前馬戲團表演者安東·拉維(Anton LeVay),於1966年創立了撒但教會(Church of Satan)。由於那個年代加州有愈來愈多的人對神祕學感興趣,拉維的新神祕教派便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加入他教會的人裡面,有女演員珍·曼絲菲(Jane Mansfield)、藝人小山米·戴維斯(Sammy Davis Jr.),還有身爲髮型師的曼森家族殺人事件受害者傑·塞布靈(Jay Sebring)。1969年拉維出版了《撒但聖經》(The Satanic Bible),是一本扼要敘述他宗教信仰的「類聖經」(quasi-scripture)讀物,在緒論章節裡列出的「撒但九訓」(Nine Satanic Statements)抓住了拉維撒但教(LaVeyan Satanism)的要點:

  • 撒但象徵放縱,而非節制。
  • 撒但象徵生命的實在,而非宗教的幻想。
  • 撒但象徵純粹的智慧,而非虛僞的自欺。
  • 撒但象徵恩慈是給那些配得之人的,而不是把愛浪費在忘恩負義者的身上。
  • 撒但象徵報復,而不是連左臉也轉過來。
  • 撒但象徵對有責任感的人有負擔,而不是關懷那些使你耗盡心力的「精神吸血鬼」。
  • 撒但象徵人只不過是另一種動物,因爲「神賦予的靈性與理智的發展」,就成了所有動物中最邪惡的。
  • 撒但象徵一切所謂的罪,因爲它們都會帶來生理、心理或情感上的滿足。
  • 撒但是(基督)教會有史以來最好的朋友,因爲牠使教會多年以來都有生意可做。

第六,拉維撒但教的品牌靈感來自於小說家、知名哲學家艾茵·蘭德(Ayn Rand),「我給人們的是裝飾過的艾茵·蘭德」,拉維有一次對《華盛頓郵報》是這樣說的。他在另一個場合承認,他的撒但教品牌「不過是有禮儀的艾茵·蘭德哲學加上宗教儀式」。確實這樣的影響非常明顯,有人指控拉維「撒但九訓」的部份內容,是抄襲自蘭德《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書中約翰·高爾特(John Galt)的演講。

第七,在拉維之前,最常與撒但教聯在一起的標誌就是倒立的十字架。在看過1964年咖啡桌書:《圖說魔法與超自然力量史》(A Pictorial History of Magic and the Supernatural)封面上的「倒五芒星山羊頭」圖片後,拉維就用這個圖像作爲他教派的標誌。拉維於1968年在他的黑膠朗讀專輯《撒但教彌撒》(The Satanic Mass)上首次使用這個圖像,接著於1969年在《撒但聖經》上使用。這個版權爲撒但教會所有、被稱爲「巴風特印記」(Sigil of Baphomet)的圖像,很快地就變成大眾腦海裡聯想到的撒但教首要標誌。

第八,成立於2013年的「撒但聖殿教」(The Satanic Temple),其名聲已超過撒但教會,成爲美國最受歡迎的撒但教組織。雖然兩者都有無神論撒但教的意識形態,但兩個團體都反對對方的核心活動。(正如撒但聖殿聲明的:「撒但教會對撒但聖殿各種活動都表達了強烈的反對,儘管撒但聖殿認爲撒但教會早就落伍過時而不予理會,但他們還是宣稱自己是撒但教唯一『真正的』權威。」)自成立以來,撒但聖殿主要都在搞一些引人注目的叛逆花招,像是遊說人在聖誕佈景和屬於公物的「十誡」旁邊擺放「撒但」的陳列品、爲小學開辦「課後撒但俱樂部」(After School Satan Clubs)來回應福音派的「基督教好消息俱樂部」(Christian Good News Clubs),還有因爲電視影集《魔法少女莎賓娜》(Sabrina the Teenage Witch)對其「巴風特雕像」的描述,就對網飛(Netflix)和華納兄弟(Warner Bros)提起了訴訟。

第九,雖然撒但聖殿的焦點放在政治行動主義,他們仍然宣稱自己是真實的宗教。「宗教屬於超自然論者的觀念是無知、落伍、令人作嘔的」,他們在其常見問題解答網頁上說,「隱喻性的撒但概念和我們積極倡導的堅定信仰,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可有可無的」。紀錄片《撒但萬歲?》(Hail Satan?)的導演佩妮•蓮恩(Penny Lane)說撒但聖殿既不是鬧著玩的,卻又很諷刺,「沒錯!他們是網路噴子(internet trolls)和惡作劇者,他們也確實是撒但教徒。兩者都對!因爲撒但教的精髓就是抓住機會開玩笑、惡作劇、調皮搗蛋,讓人情緒失控。這就是此宗教的本質!這並不能證明他們不真誠,實際上這就是撒但教的一部份」。這個團體在2019年五月正式獲得美國國稅局免稅資格,他們是第一個被官方認證爲禮拜堂的「無神論暨青春期」撒但教團體。


譯:楊忠道;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Modern Satanism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九個事實
科普
撒但教
異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