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事實幫助你認識1918年流感大流行
2020-05-06
| Joe Carter

2019年至2020年爆發和傳播的新冠肺炎(COVID-19)讓人們不得不將此與一個世紀前發生的另一個致命傳染病進行很多比較——那就是1918年流感大流行,民間俗稱爲「西班牙流感。」

這裡有一些關於1918年流感大流行你需要知道的事實,那場瘟疫已成爲現代歷史中最嚴重的公共衛生災難之一。

第一,由甲型流感病毒亞型H1N1引發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創造了有歷史記錄以來最多的流感死亡人數。在世界範圍內的死亡人數估計達到5千萬,其中67萬5千例死亡發生在美國(比較一下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大概是2千萬左右)。從1917年到1920年,這個病毒感染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那時全世界總人口數約爲18億。如果相同的感染比例發生在今天,對應的感染人數將是25億。這個數字相當於今天非洲,歐洲和北美洲的每個男人,女人和小孩都被感染。

第二,在美國和歐洲人們俗稱該傳染病爲「西班牙流感」或者「西班牙女郎」。然而,這是一種不當的稱呼,因爲它並非起源於西班牙。由於戰時的新聞封鎖,廣泛傳播的誤解導致人們這樣稱呼該疾病。當時爲了避免影響前線士兵的士氣,協約國和同盟國都禁止報導關於流感的新聞。但是由於西班牙在一戰中處於中立國的位置,西班牙媒體可以自由報導有關流感的消息。根據History.com 的埃文·安德魯斯(Evan Andrews)的說法,「由於在新聞管制下的民眾只能通過西班牙媒體得知關於流感的深度信息,他們很自然的認爲西班牙是該傳染病的『零號』發源地。同時,西班牙人又認爲這個病毒是法國傳給他們的,所以西班牙人也把它稱作『法國病毒』。」

第三,儘管流感首次爆發出現在美國,但這次流感的源頭至今仍不得而知(有人提出過源頭爲禽類和豬流感的可能)。在1918年3月4日,堪薩斯州的萊利堡(Fort Riley, Kansas)醫院報告了一名美國士兵的病情,他當時有喉痛,發燒和頭痛等症狀。到下午,醫院發現與他同一個單位的100多名士兵有相似症狀。其他病例的爆發很快在國內其他地區的軍營和監獄中出現。隨著美國軍隊抵達法國戰場,疾病很快蔓延到歐洲。(首例病例出現在萊利堡後的兩個月,20萬2千名美國士兵乘船抵達歐洲。)

第四,此次流感經幾波傳染蔓延至全球。第一波於1918年3月至5月首先發生在北美,然後5月至7月發生在歐洲。第二波——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波——於1918年8月開始並在接下來的5個月內蔓延到全球。到1918年夏末,中國,印度,新西蘭,日本,北非,菲律賓和俄羅斯都已發現大量病例,第三波傳染發生在1919年初,離第一波發病僅10個月。一些歷史學家還聲稱在1920年初出現了第四波。

第五,一戰時落後的衛生系統、過量的人群聚集和有限的醫療服務讓此次傳染病變得越發嚴重。許多美國士兵在還沒有具備對流感的免疫能力時就被大量聚集在倉促建好的軍營和船艙中。1918年夏季,平均每天有1萬名美國士兵被塞進登陸法國的輪船中,4萬5千名士兵擁擠在只能容納3萬6千人的營帳內。結果,1918年死於流感的士兵人數超過了死於戰場的。

第六,根據疾控中心的說法,該病毒的不同尋常之處表現在它在15至34歲的成年健康人群中引發的高致死率。這次流感將美國平均壽命的期望值降低了至少12年。該病致死率約爲1.7%。在任何已知的流感季或1918年流感大流行之前及之後的其他傳染病中,都沒有發現與之相同致死率的其他傳染病。(在美國普通季節性流感的致死率約爲0.1%)。致死率高的可能原因是,那時還沒有流感疫苗、抗病毒藥物、抗生素,也沒有呼吸機。而且,當時美國三分之一的醫生和護士都加入了戰地服務,這使得美國的醫療供應變得非常稀缺。

第七,由於美國政府沒有做出幫助疫情緩解的相應努力,各地方開始實行自己的辦法。例如,紐約市衛生委員會就試圖通過限制商業開放和引導錯峯出行以避免地鐵過度擁擠來降低流感病毒的傳播。那時,美國有43個城市擁有超過10萬的人口。比起那些滯後採取干預措施的城市來說,那些採取了關閉學校,禁止公共聚集及發佈隔離或自我隔離命令等措施的城市更有效地延緩及降低了死亡率峯值。

第八,大流感期間,公共聚集的禁令影響了教會。在華盛頓,一群新教牧者「投票一致同意地區專員關於關閉該市教會的要求。」位於達拉斯,密爾沃基,洛杉磯和西雅圖等城市的教會也關閉了,然而芝加哥和舊金山的一些教會仍然開放。但是,正如今日一樣,這樣的措施並不普遍。一位在肯塔基州美利市(Murray, Kentucky)的浸信會牧師在1919年1月26日舉照常聚會,由於該行爲違反了州禁令,他在晚間教會佈道時被逮捕。在聖路易斯市(St. Louis),由於200名教區居民在教會聚集被發現,據說該市的天主教神父被移交警察。這位神父告訴警察,這些人是從教會側面的窗戶偷偷潛入教堂的,他並沒有看到他們,因此檢方最終沒有對他提起訴訟。

第九,自1918年後,還發生過多次流感爆發。1957年至1958年的流感在全世界範圍內殺死了約200萬人,其中包括7萬美國人,1968年至1969年的流感殺死了約100萬人,其中包括3萬4千名美國人。在2009年至2010年發生的H1N1流感(或稱「豬流感」)中,有超過1萬2千名美國人喪生。但是1918年流感大流行不僅仍是現代以來致死率最高的流感,而且是最致命的傳播性病毒疾病之一,它致死的人數遠超之後發生的黃熱病(19世紀末)、6次霍亂(1817-1923)、非典(2002-2003)、埃博拉(2014-2016),還有艾滋病(1981至今)等傳染病致死人數的總和。

又及:儘管1918年流感大流行和新冠肺炎(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簡稱)有許多相似之處,但他們仍有許多本質上的不同。新冠肺炎不是一種流感,而是一種由冠狀病毒(SARS-CoV-2)引發的疾病。我們所稱的「流感」是一種由許多不同類型的流感病毒引發的疾病。冠狀病毒則是另一個種類的病毒。

新冠肺炎在當下比普通流感更危險的關鍵原因是我們對它沒有防禦措施(附註:1918年流感大流行不是普通流感)。對於存活至今的我們來說,流感病毒始終與我們並存。幾乎每個人都在某個時期得過流感,因此也建立了相應的免疫系統。我們也能每年研發出新疫苗來應對新的流感。儘管我們已經有這麼多的免疫方式,全球每年仍有29萬1千至64萬6千人死於流感。

SARS-CoV-2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我們目前還沒有對它的免疫能力。同時,不像對待許多流感病毒,我們還沒有研發出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另外,普遍認爲SARS-CoV-2具有比普通流感病毒強7-10倍的致命性。基於這些原因,新冠肺炎可能致死的人數是那些每年發生的流感致死人數的許多倍。除了應對因流感帶來的入院需求和病死處理,我們還必須治療新冠肺炎。我們的醫療資源原本就在每年的流感季變得很緊張,再同時疊加數以萬計或十萬計的新冠肺炎病例,醫療系統更是瀕臨崩潰(就像意大利已經發生的一樣)。


譯:黃穎舒;校:JFX。原文刊登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歷史
九個事實
新冠病毒
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