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事實幫助你認識美國的「伊斯蘭民族」(NOI)
2021-02-23
| Joe Carter

在一個臉書上瀏覽量近200萬的視頻中,「伊斯蘭民族」(Nation of Islam,簡稱NOI)領袖路易斯·法拉堪(Louis Farrakhan)這樣說:「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我知道。我無需猜測就知道,耶穌活著。」這短片使一些人以爲法蘭堪已經變成了一名「隱祕的基督徒」(a closet Christian),但那些對「伊斯蘭民族」的教導更爲熟悉的人們指出,他使用這樣的措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對於「伊斯蘭民族」這個備受爭議的新興宗教團體,下面是你應當瞭解的一些事實。

第一,「伊斯蘭民族」是一項由非裔美國人發起的運動並創立的組織,它將傳統的伊斯蘭元素與黑人民族主義理念和以種族爲基礎的某種神學結合在一起。儘管這個團體規模較小(據估計,成員人數在20000到50000之間),法拉堪仍舊通過這個組織在非裔美國人群中施加了影響。在1995年,他在華盛頓特區組織了名爲「百萬人大遊行」(The Million Man March)的集會並擔任主旨發言人,吸引了40萬人的參與。

第二, 「伊斯蘭民族」於1930年7月4日由華萊士·D·法爾德(Wallace D. Fard,即華萊士·法爾德·穆罕默德,Wallace Fard Muhammad)在底特律成立。在法爾德成爲宗教領袖並在黑人社群中吸引一批追隨者之前,他曾是一名上門推銷員。1931年,法爾德結識了移民勞工以利亞·普爾(Elijah Poole,即以利亞·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據稱,他在接下來的三年半中「夜以繼日地教導並訓練尊貴的以利亞·穆罕默德,讓他走進上帝真相中那深奧的神祕智慧。」「伊斯蘭民族」把法爾德奉爲猶太教中的彌賽亞、伊斯蘭教中的馬赫迪(Mahdi,預言中伊斯蘭的救贖主)、「化爲肉身的安拉」以及「再來的耶穌,基督,耶和華,神和人子」。法爾德在1934年神祕失蹤。最後見到他的人是以利亞·穆罕默德,那之後法爾德便杳無音信。

第三,後來以利亞·穆罕默德接管了法爾德在底特律的團體,把它的名字從伊斯蘭安拉寺(Allah Temple of Islam)改爲了「伊斯蘭民族」(NOI)。在接下來的41年內,直到他1975年去世,以利亞·穆罕默德成爲了一些有影響力的非裔美國人的「屬靈導師」(最值得一提的是馬爾科姆·艾克斯[Malcolm X]和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他把小團體發展成了大規模運動,衍生出許多由「伊斯蘭民族」掌管的商業和學校,並創辦了美國最大的非裔美國人報社。在他權力的巔峯期,伊斯蘭民族估計有25萬成員。

第四,在以利亞·穆罕默德的帶領下,「伊斯蘭民族」成長爲一個有影響力、有控制力且令人生畏的組織。馬爾科姆·艾克斯曾是以利亞·穆罕默德的學生,卻因這位宗教領袖認爲自己的影響力變得過於強大而被「伊斯蘭民族」除名。一年後,馬爾科姆·艾克斯在紐約某場集會演講時被「伊斯蘭民族」的成員槍殺。另一名前學生,凱瑟斯·克萊(Cassius Clay,即穆罕默德·阿里)據稱因爲害怕被以利亞·穆罕默德殺害而反覆拒絕應徵入伍(以利亞·穆罕默德反對徵兵令,本人也逃避了兵役)。1970年代,阿里向記者戴夫·金德爾德(Dave Kindred)透露:「我很久之前就想要脫離(「伊斯蘭民族」),但你看到他們對馬爾科姆·艾克斯做了什麼……我不能離開這些穆斯林。他們也會來槍殺我。」

第五,以利亞·穆罕默德去世後的第二天,「伊斯蘭民族」宣佈他的兒子瓦里茲·丁恩·穆罕默德(Warith Deen Mohammed)成爲該組織的新領袖。在接下來幾年中,瓦里茲把組織改名爲美國穆斯林傳教會(American Society of Muslims),並試圖將其變爲更正統的伊斯蘭運動。在1981年,以利亞的學生路易斯·法拉堪(原名路易斯·沃爾科特,Louis Wolcott)創立了一個新團體,再次使用了「伊斯蘭民族」這個名字,並嘗試恢復以利亞·穆罕默德最初的運動。在法拉堪的領導下,這項運動變回了帶有邪教性質的宗教信仰,並再次納入了種族歧視和反猶主義的觀點。

第六,2010年,法拉堪公開宣佈他支持異端領袖L. 羅恩·哈伯德(L. Ron Hubbard)名爲「戴尼提」(Dianetics)的教導。儘管法拉堪宣稱自己並不是一名科學教(Scientology,或譯山達基教)信徒,他積極地鼓勵伊斯蘭民族成員去科學教教會旁聽。「我在L. 羅恩·哈伯德先生的『戴尼提』教導中發現了一些東西,我可以用它來挖掘出某些在我們的潛意識深處,我們更願意使其處於休眠狀態的事物,」他告訴芝加哥的會眾。「當我發現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也瞭解我的追隨者們有哪些疾病傷痛,我怎麼能不把這些東西分享給他們呢?」他在2011年補充道,「所有白人都應該湧向L. 羅恩·哈伯德。你仍然可以做一名基督徒,但你不會變成一個魔鬼基督徒。你仍然可以是一名猶太人,但你不會變成一個撒但般的猶太人。」

第七,「伊斯蘭民族」有一支全男性的準軍事部隊,名爲「伊斯蘭果實」(the Fruit of Islam,F.O.I.)。對此,「伊斯蘭民族」網站這樣解釋

「伊斯蘭果實」的責任如同一家之主:保護、供應並維持「伊斯蘭民族」(所有的原始百姓)。「伊斯蘭果實」的行動由一個單元(拉丁文:mili,意爲「一」)執行,從這個意義上而言,它帶有軍事屬性(militant)。他是一個士兵。士兵這個詞也有拉丁文詞根——堅硬的(solidus)——意爲堅實。「屬於」意味著「被擁有」。一個伊斯蘭果實的士兵尊重所有人,無論膚色、階級或是信仰。他誠實、勤奮,絕不會犯罪或是侵犯另一個人享受平安和財產的權力。

有時,「伊斯蘭果實」會與1960年代從伊斯蘭民族中分離出的派別「百分之五民族」(Five-Percent Nation,即「百分之五人」,Five Percenters)相混淆。

第八, 「伊斯蘭民族」堅稱,白人是由一個名爲雅庫布(Yakub)的科學家在科學實驗中創造出的。法拉堪解釋道,「聖經稱他爲『雅各』,他曾和天使摔跤,並贏過了天使,之後他的名字從『雅各』變爲了以色列。他是一位偉大的黑人科學家。」據稱,雅庫布開展了一個選擇性育種項目,在他去世之後由他的追隨者操作,最終創造出了「白人人種」。這個種族以腐蝕並奴役其他種族而聞名。就像法蘭堪所說的,「白人是惡魔的種族。」

第九,自從成立以來,「伊斯蘭民族」頻繁地遭到傳播反猶主義政治宣傳的指控,以及反猶太陰謀論。舉例而言,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注意到,法蘭堪「反覆指控猶太人應對奴隸貿易負責,並稱他們至今仍在合謀掌控政府、媒體、好萊塢和許多黑人個體及組織。」在2015年一場引人注目的演講中,法蘭堪宣稱以色列和猶太人策劃了9·11襲擊事件,「以色列人早就知道了這場襲擊,」而且猶太人提前得到警告,告訴他們那天不要去上班。

第十,「伊斯蘭民族」提倡種族隔離。《穆斯林項目》("The Muslim Program")的大綱表明,這項運動想要建立「一個獨立國家或是地區——在這個大洲或是別處。」這個團體相信「我們從前的奴隸主們有義務提供上述的土地,這片土地必須肥沃富饒,佈滿礦物質(原文如此)。我們認爲從前的奴隸主們有義務在接下來的20到25年中維持並供給我們的需求——直到我們能夠自給自足爲止。」直到他們獲得建立自己的獨立國家的許可爲止,「伊斯蘭民族」想要種族隔離的學校、一切稅務的豁免、種族通婚或是混血禁令,並能夠「教導伊斯蘭宗教,而不受阻攔或是打壓」。


譯:二欣;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Nation of Islam.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九個事實
種族
伊斯蘭
穆斯林
伊斯蘭民族
NOI
非裔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