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年長姊妹
2020-08-03
| Lisa Spence

孩子離家後,我開始面對全職媽媽生涯結束後必需的轉變。我和朋友約定要一同抵制家庭主婦百無聊賴的刻板印象。但當我和她花了一整天購物、一起喝咖啡之後,我給她發了條坦白短信:「我可能也就是一個斯泰普福德主婦(小說《複製嬌妻》中的理想機器人妻子——譯註)而已吧」。我只需要在鄉村俱樂部打幾局高爾夫、主持一次女青年會的會議就有模有樣了。

當然,我的短信只是個玩笑。我和朋友並不真的害怕成爲刻板印象中的家庭主婦,但確實會擔心我們追逐瑣碎小事時,捨棄了生活中更重要的事。在我們身爲人母的日常職責告一段落後,我們決心將自己的中老年生活過得比買新衣服、喝優質咖啡更有意義。

聖經教導年長女性應承擔關鍵性的角色。在提多書2:3-4中,保羅鼓勵年長女性「用善道教訓人……好指教少年婦人」。年長女性可以在下一代女性中產生巨大的影響。

然而,作爲一名年長女性——無論我如何厭惡這個稱謂——我感到保羅的教導令人惶恐。我有什麼資格覺得自己有權威或是有智慧?我那「豐富的經驗」充斥著過失、迷惘,還有不少的見風使舵。做導師或是教導者這種活兒,或者不論保羅想著的是什麼,自然最好還是交給別人——任何其他的人——來完成。

女性需要女性

或許你同樣感到自己不夠格。或許,像我一樣,你也被想像中輔導者應有的樣子嚇得不行。也許,你覺得自己的過失讓你能貢獻出的智慧毫無價值。但保羅的教導清晰無誤:女性需要女性。年長或是年輕,不管我們如何定義自己的人生階段,我們都需要彼此。

我們需要通過彼此塑造充滿恩慈和聖潔的生命。我們需要彼此抱著理解之心、帶著經驗之談來講實話。我們需要通過彼此彰顯悔改和救贖的美好。我們往昔的過失和迷惘雖然給不了我們宣揚自己的資格,但我們可以宣告基督和他的榮耀恩典。

那我們從何做起呢?請看看那些已經在你生命中的女性,以及神劃給你的影響範圍內的那些女性。聖經告訴我們神已經預定了我們生活的時間和地點;那神將誰放在你的生命中自然也是他主權之下的預備。想一想教會中、工作中和左鄰右舍的女性,你能如何服侍並勉勵她們呢?

這裡有一些點子:

第一,成爲朋友

我也可以說「做導師」,但「導師」聽起來太正式、嚇人了。況且,輔導關係是從刻意培養友誼開始的。你能和誰開始發展友誼呢?或許你可以邀請一位年輕女孩進入你的家中、進入你的生活、也進入你的種種混亂之中。或許你可以請一位年輕的全職媽媽吃午飯,或是幫她照看寶寶,這樣她能出一兩個小時的門。

第二,成爲義工

你可以在教會托兒班服侍、在暑期兒童聖經學校教一門課或是在足球隊當教練。在我做義工的危機懷孕中心,我們歡迎有各類恩賜的人,從心理諮詢到分揀尿布和衣服,無所不及。你能在哪裡貢獻你的時間、與女性交朋友,同時服侍他人呢?

第三,教導人

女性需要其他女性正確、熱切地對待神的話語的榜樣。女性同樣可以通過勤奮學習獲得對神的深刻認知!善於教導的女性是天國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知道「教導」這個詞可能令人恐懼。沒錯,有很多教師很有知識和技巧。但當你伸手去取那張查經DVD想先做個學生,或是乾脆無視我的建議時,讓我來給你鼓鼓勁:聖靈裝備我們,使我們具備資格。你開始教導事工的方式可以簡單有效到就是與一群(年長和年輕的)朋友聚在一起讀經。另外,有很多優秀的資源是由女性、爲女性寫的,比如凱瑟琳·尼爾森(Kathleen Nielson)、南希·葛絲瑞(Nancy Guthrie)和凱莉·弗爾瑪(Keri Folmar)寫的學習指南,這裡只是舉了幾個例子。

第四,寫作

在中老年時期寫作的女性鳳毛麟角,原因繁雜——但毫無疑問,因爲年長女性的生活本身就是繁雜的。無論是年邁的父母,還是叛逆的青春期孩子,還是空巢生活,我們所經歷的事情並不能一一分享。但有些事情可以分享。你可以開始寫博客,投一次稿,或是將你對生活、福音和天國的洞察發表在社交媒體上。你要講你的故事。你的視角至關重要。

親愛的年長女性,你的姐妹需要你。讓我們一起下決心,有意識地將我們的有生之年投入到交友、服侍、教導和寫作上,避免化身爲那飽受嘲諷的形像。我們可以去澆灌那些神用他的主權放在我們生活中的女性,以此讓我們的中老年時光對永恆生活有意義。


譯:二欣;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ear Older Women

Lisa Spence(麗莎·斯潘思)居住於亞拉巴馬,她在教會教主日學課程、帶領女性查經小組,並在當地的危機懷孕中心做義工。
標籤
女性
教導
姊妹事工
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