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世神通:最後的氣宗》:朱克和我們共有的傷口
2020-11-16
| Chris Li , Quina Aragon

《降世神通》(Avatar)是一部創紀錄的文化經典之作。不,我說的不是大片《阿凡達》,也不是那部大片,也不是2010年那部令人惋惜的電影版,而是2005年首播的動漫電視系列片,最近正在Netflix上重映。

《降世神通:最後的氣宗》講的是一個十幾歲的主角(安)和他的朋友們試圖結束一場持續的戰爭,以恢復地球和平的成長故事。一路上,他們在奇幻世界中冒險,發現了自己。但不可否認的是,反面的人物刻畫其實才是最棒的。

警告:下面有劇透!

恥辱的傷痕

朱克是一個13歲的少年,因爲敢於在作戰會議上發言反對父親的命令,而被父親(火烈王傲賽)流放。朱克只有在完成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後,才可能從流放地回來,恢復自己的榮譽:抓住失蹤了100年的神通(安)。朱克的恥辱體現在他的臉上——他的左眼上有一道明顯的燒傷疤痕,拜他暴虐的父親火烈王所賜。雖然朱克決心要抓住神通,但他慢慢發現自己必須走一條令人驚訝的道路來勝過自己的羞恥感。

《降世神通》中充滿亞洲風情的世界是突出榮譽和恥辱的完美背景。然而,羞恥感是普遍存在的。韋爾契把羞恥感定義爲「那種真切感受到的沒有價值、失敗和缺乏歸屬感的體驗。它可能來自於我們所做的事情,也可能來自別人對我們所做的事情。」 如果內疚往往出於我們所做的壞事,那麼羞恥感則是出自我們對自己的感受:糟糕的、骯髒的、不可愛的,甚至是無可救藥的。羞恥感塑造了我們的身份,使我們想要躲藏(創2:25,3:7-8)。

羞恥感就像麻風病人的斑點(路5:12)和女人的血漏(加8:43)一樣,朱克的傷疤時刻提醒著他自己:他是一個失敗、一個恥辱、一個羞辱。

這種羞恥感的疤痕在聖經中處處可見。看看那些被拋棄的人:夏甲、利亞、不孕不育的女子、麻風病人、稅吏、窮人……這時你就會發現,羞恥往往是神救贖的首選環境(路4:18-19,7:21-22)。

受苦的僕人

值得慶幸的是,朱克並不是一個人旅行。他這位充滿同情心、說話幽默、愛喝茶的叔叔愛和(Iroh)一直伴隨著他。愛和總是會溫柔地詢問他的態度和決定,在某一個時刻,愛和宣佈:「朱克,如果你想要不再活在憤怒中,你必須放下你的羞恥感。」

愛和是一個傳奇的戰士,也是火烈王位的真正繼承人,但他卻選擇了恥辱的苦役生活來陪伴被放逐的侄子。他讓我們想起了「榮耀的王……在戰場上有能的耶和華!」,他成了受苦的僕人,「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詩24:8;賽53:3)。

耶穌選擇了去接觸社會階層裡最底層的人,觸碰了那些不可觸碰的人(太8:3,可7:32-34,路7:14-15),並與那些被人看爲羞恥的人交朋友(路7:34)。

頑固的羞恥感

然而朱克的羞恥感並不那麼容易就可以放下,在他個人的十字路口,愛和告訴朱克:「你正在經歷一場蛻變,我的侄子。這不會是一段愉快的經歷,但當你走出這段經歷時,你將成爲你本該成爲的美麗王子。」

一個人的羞恥感在他生命中是頑固的。我們無法通過物質上的成功、積極的思考或自我肯定來清除它。「我們無法靠自己從羞恥感中解脫出來,」韋爾契觀察到,「除非我們與一個具有無限價值的人相連結。」

朱克經歷了從蒙恥辱的王子到受人愛戴的兒子這一痛苦蛻變,這歸功於他和可敬但被輕看的叔叔之間的關係,而不是他和受人尊敬但不光彩的父親之間的關係。但他卻在艱難的成長道路上學到了這一點。

加害他人的被害人

在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朱克終於接近了「神通」。恢復榮譽的機會到了他手邊,但有一個條件:他必須背叛唯一真正愛他的人——愛和。朱克因此選擇與他的一位極具操縱性和愛殺人妹妹,亞蘇拉(Azula)合作,因爲後者可以在父親面前爲他說話。愛和因此被投入了監獄。

朱克終於得以坐在他父親的右手邊,但他仍然無法擺脫他內心的憤怒,羞恥感也依然禁錮著他。而當他意識到自己其實羞辱了誰的時候,他崩潰了。

在十字架上,耶穌是最無辜的受害人,他被否定、被誹謗、被辱罵、被拋棄、被咒詛、被釘死。我們可以也應該從基督的受害中看到自己本該承受的刑罰(賽53:4)。與此同時,既然他承擔了我們的罪(彼前2:24),我們也是加害他的人。

當朱克目睹了他叔叔的受害時(這是他自己的背叛造成的),他開創了一條新的榮譽之路。他放棄了自己的皇室身份,加入了「神通」和他的朋友們對父親火烈王發動的戰爭。首先,他必須找到從監獄裡逃出來的叔叔。

剩餘的疤痕

在一個無疑受到浪子的故事(路15:11-24)影響的場景裡,朱克也認真排練了他的道歉,並且向叔叔乞求原諒。他還沒有講完,叔叔愛和就含著淚水擁抱了他:「我從來沒有生你的氣。我傷心是因爲我怕你迷失方向。」

加入了愛和與他的新夥伴們之後,朱克幫助神通贏得了戰爭。他被冠以火烈王朱克的稱號。但是他的疤痕仍然存在——不再是羞恥的象徵,而是救贖的證明。

我們也有疤痕,福音足夠好到能夠救贖、抹去我們受害和加害於人的疤痕嗎?基督的釘痕喊出了響亮的答案:「是的!」(約20:27)

我們無法努力靠自己擺脫羞恥感,只能通過我們與那位被神撇棄的基督建立關係而逃離羞恥感的捆綁(路18:32-33;加3:13)。在十字架上,他除去了我們的羞恥感(來12:2),在他復活時,他把他的榮耀給了我們(約20:17;林前15:57)。

在漢語普通話中,「朱克」這個名字可以是「失敗」或「愛人」的意思(中文編輯注:難以理解!)他的故事是每個基督徒的故事(賽62:4)。基督的傷痕把我們羞恥的傷疤變成了恩典的榮耀戰利品。

我們是要藏起我們的疤痕,還是要把盼望放在基督的釘痕上?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中文網站:'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 Zuko's Scars and Ours.

Chris Li(克里斯.李)在加州佈雷亞的希望教會(Living Hope Community Church, Brea, California)擔任學生事工主任。
Quina Aragon(阿拉貢)是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助理編輯和姊妹事工行政助理。她也是一位作家和藝術家,與丈夫喬恩和四歲的女兒居住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
標籤
福音
影評
電視劇
羞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