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的妻子如何與沮喪爭戰
2020-04-27
| Amie Patrick

幾年前,我經歷了一次看似相當突然但又非常嚴重的沮喪。我盡了最大的努力卻仍然無法甩掉它,這既讓我感到驚訝又令我懼怕。而且它並沒有隨著時間漸漸消失。一系列困難的環境和人際關係讓我在這間我們那麼努力栽植的教會裡感到迷惘。 我卡住了,找不到出路。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快變成一個我曾如此努力不想要成爲的人——一個氣餒和夢想破滅的牧師妻子,這是令人痛苦的。

接下去對我而言是一個謙卑卻又強大的人生季節,一個求神解開我心中混亂的時期。

神向我顯明的第一件事,是讓我認識到我有多懼怕承認自己掙扎於沮喪。因爲我一直認爲我應該能夠避免這樣的巨大失敗。回想起來,我是那麼擔心沮喪出現在我生命中,以至於它的微小種子在幾年前初次出現時,我甚至都拒絕承認它的存在。我對低落情緒的缺省反應是忽略它並繼續前進。我認爲我有這種反應是因爲自己的堅持不懈和自制,但事實上,我在躲藏並生活在否認之中。恐懼、憤怒、失望和悲傷正在堆積起來,但我假定承認它們,意味著我有沉溺在破壞性自憐中的危險。事實上,我在試圖證明自己的成熟和力量的過程中忽略了這些情緒是我沮喪的主要原因。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學習到情緒不是敵人,而是一個有用的工具。此外,我看到通過用聖經真理處理這些情緒、與智慧和敬虔的人相伴,會導致自我關注的減少而不是加添。

正確的優先次序

我學會了把休息和照顧自己作爲優先的事項。 我好幾年的生活方式基本上反映了我的這一觀點:休息和更新對別人來說很棒,但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我對爲何沒有獨自花時間或培養守安息的習慣找了許多藉口。 但事實上,我並不想克服讓那些攔阻持續發生的實際困難,或許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面對我的生產力和表現欲偶像。當我讀到耶穌在馬太福音11:28-30 中的邀請時,就好像呼吸到了一股新鮮的空氣。藉此,我更深入地理解了什麼是安息在祂爲我所完成的工作中,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奮鬥。我一直在學習將休息視爲恩賜,並通過崇拜、獨處、運動和娛樂刻意地追求健康和更新。今天當我感到沮喪悄悄溜進心裡時,首先省察的是是否建立了讓得到休息和照顧的習慣。

戰勝沮喪的另一個關鍵是刻意地重新發現教會裡發生的美好。這不是「看光明面」的道德主義努力,而是對我周圍的實際情況獲得更加現實和整體視角所需的重要步驟。當時我變得過於關注我們教會的弱點、問題和考驗;與此同時,卻沒有看到神仍然在拯救和喚醒人們的靈命,也沒有看到婚姻正被轉變,沒有看到我們社區中的窮人和邊緣人士得著愛護和服務,更沒有看到人們越來越愛神的話語也對福音有更深的理解。當我聽到並喜樂於聽到人們述說著上帝成就不可能的事時,就能體驗到巨大的鼓勵。

最後我學習到的是:安息於我在基督裡享有的,完全的,安全與保障,能讓我再次承擔人際關係帶來的風險。能確定的是,上帝並不保證在事工裡的人際關係會是簡單的,也不保證我永遠不會再心碎。但祂確實承諾祂的愛與恩典將永遠足夠。我對上帝在許多方式上利用基督的身體激勵我感到出奇的驚訝,同時也對接受他們的愛與恩典變得更加敞開。

總的來說,我學習到身爲牧師的妻子,與沮喪掙扎不是我必須獨自害怕或應付的事。我經歷了上帝的信實,因祂帶我渡過與沮喪的爭戰,勝於我以往任何時候以恐懼試圖自己迴避而繞過它。今天,我有信心可以把我沮喪的心直接帶到我們充滿恩典又仁慈的上帝面前。祂足夠偉大也足夠慈愛,有足夠的能力處理這個問題。


譯: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Battling Discouragement as a Pastor’s Wife

Amie Patrick(艾米·帕特里克)是聖路易斯旅程教會(The Journey in St. Louis)創始人達林·帕特里克(Darrin Patrick)的妻子。艾米和達林已婚二十年,有四個孩子,並一起擔任過各種事工角色。艾米擁有音樂教育學位,熱情於領導,教導女性將福音切實應用到生活的各個領域,並幫助牧者與植堂者的妻子們在呼召中成長。
標籤
教會
牧師
牧師妻子
植堂
沮喪
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