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當他人的重擔
2020-11-18
| John MacArthur

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沒完沒了的煩惱。如果要我們定睛天國到一個程度,能夠持續不受到屬世生活的愁苦攪擾,顯然並不容易。誠然,神吩咐我們要思念天上的事,而不是地上的事(西3:2),但即使是最堅定委身的信徒也會證實這一點:地上的試煉有時會遮蔽屬天的視野。

我們會擔心,我們會傷心,我們會犯錯。我們在每天辛苦工作的情況下感到緊繃,我們也會對自己墮落的景況感到內疚,同時我們還受到各種逆境襲擊。這只是世上許多重擔的一小部份,經常使我們所思所想無法注目天庭。

然而聖經一再地吩咐我們「尋求上面的事」(西3:1,中文標準譯本),教訓我們「顧念的,不是看得見的,而是看不見的」(林後4:18,新譯本),我們絕不能讓今生的重擔使我們的心從天國移開。

這怎麼可能呢?當擔子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憂慮多到令人難以承受的時候,這種遙不可及的觀點聽起來會很空洞。

但是這正好說明了教會爲何如此重要。身爲信徒,彼此幫助、擔當重擔是我們的責任(加6:2)。當有人搖搖晃晃的時候,我們可以幫忙使擔子穩定下來。如果他過勞受傷了,我們可以幫忙擔當重擔。如果他絆倒了,我們可以扶他起來。幫助同爲信徒的人擔當他們屬世煩惱的重擔,應當是每個基督徒費盡心思服事他人的主要實際責任之一。

當然,這個概念與我們文化的取向背道而馳,因爲世俗社會傾向於鼓勵人自私自利。我們這一代的人對娛樂逐漸產生一種不健康的迷戀,我們每天都被過多瑣碎的娛樂信息轟炸。我們都傾向於使用言簡意賅的金句,或透過不露面的媒體彼此互動。我們生活在擁擠的城市和人口過剩的住宅區,大多數的人卻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孤獨。

坦白地說,現今改革宗和福音派教會經常仿效的文化,正好是我們最需要對抗和抵制的文化。當教會追求變得更大、更炫、對科技的東西更在行的時候,他們通常容易變得更加冷酷無情。當代教會甚至有時候看起來像是在支持愛自己「先考慮我」的綱領,而不是聖經「互相」的吩咐。結果是,我們並沒有照我們當做的去擔當他人的重擔。

然而保羅卻把這項責任列爲優先考慮的選項,這是他對加拉太教會的告誡中最核心的部份。加拉太書的前半段(或更多一點)是對因信稱義的辯護和一系列的論證,以對抗迫使眾教會受律法轄制的假教導。他在加拉太書五章14節提醒他們:「全部的律法,都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裡面成全了」(新譯本)。

這樣的愛用什麼方式表現最好?「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這樣就成全了基督的律法」(加6:2,新譯本)。

關於「擔當重擔」的例子,保羅首先提到的、最明顯的,就是和處理另一位基督徒罪惡的重擔有關:「如果有人陷在一些過犯裡,你們屬靈的人,要用溫柔的心使他回轉過來」(第1節,新譯本)。當然,這和耶穌在馬太福音十八章15-17節概述的教會懲戒步驟沒有兩樣。這只是在解釋過程是怎樣進行的(溫溫柔柔地),同時強調了真正的目的(本意是挽回,不是懲罰或公然指責)。

換句話說,挽回犯罪弟兄的人,不會像高高在上的僱主那樣,而是溫柔地對待他,像是一個樂意幫忙挑起重擔的人,好使那位跌倒的人可以再站起來。

然後第2節簡單地以祈使句來陳述基本的原則(「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很明顯地,這告誡適用於各樣的重擔,而不僅僅是那些跌倒犯罪者的重擔。當保羅暗示擔當重擔「成全了基督的律法」時,他明確地表示,他心裡想的是整個道德律。每一個憐憫和代替我們的弟兄自我犧牲的行爲,都是實際展現基督之愛的方法,從而成全了基督律法的道德要求。

但使徒顯然想到的是精神上的、情緒上的、性格上的累贅,而不光是實體的貨物。我們需要互相幫忙擔當的重擔,包括了愧疚、擔憂、悲傷、焦慮和所有其他類似的擔子。

你想成全律法的道德要求嗎?愛你的鄰舍吧!你要如何愛他呢?透過擔當他的重擔!

有趣的是,保羅會在一封爲了對抗陷入律法主義的人而寫的書信中強調這個主題,就好像他在說:「你想要遵守律法嗎?那就遵守基督的律法吧!如果你不得不在自己身上增添重擔的話,那就透過愛你鄰舍的行爲吧!」

如果你如實地做到,你自己的重擔似乎就不會那麼沉重了。最棒的就是,不管今生遭受何種試煉,你都會發現:持續聚焦天國變得更容易了!


譯:楊忠道;校:JFX。原文刊載於林格尼爾福音事工英文網站:Bearing One Another’s Burdens

John MacArthur(約翰·麥卡瑟)是加州太陽谷(Sun Valley, CA)恩典社區教會的主任牧師,也是瑪斯特神學院的校長。他的中譯著作有《耶穌所傳的福音》(美國麥種傳道會,2015)等。
標籤
律法
重擔
彼此相愛
愛人如己
基督的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