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聖經是否已替代了閱讀聖經?
2019-09-19
| Russell Moore

或許你跟我一樣爲人們對聖經的無知而憂心。雖然,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想當然地認爲這種無知只有在那些寬泛的文化基督徒當中才是個問題。毫無疑問,文化基督徒們對聖經的無知確實是個問題。正因爲此,基督教書店(或類似的電子書店)裡並沒有許多討論加拉太書中關於稱義問題的書,卻有數不清關於以西結書中飲食小貼士、或天堂來信之類的書。

然而,問題卻遠不止於此。

我一直不知該如何論述我們所直面的人們對聖經的無知這一話題——直到我讀到了大衛·奈休斯(David Nienhuis)在《手把手教你讀新約》(A Concise Guide to Reading the New Testament,中文名暫譯)中所說的一句很有幫助的話。在談論大學新約課程班裡的學生時,奈休斯說學生面對聖經文本時很吃力是「因爲只會引用聖經,卻不會自己閱讀聖經。」

此言不虛。

奈休斯認爲這個問題的一部分原因是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又名歷史批判,是文學批判的分支,研究歷史文獻的起源,透過歷史文獻,來了解文獻背後的世界。——維基百科,譯註)一直努力地把閱讀聖經從教會生活中移除出去,變成唯有那些有能力分辨「原文」的所謂專家才能勝任的工作,而這樣的倡導有悖於歷世歷代教會閱讀聖經的方法。但他寫道,問題仍不僅於此。問題也出在教會使用聖經的方法上。

脫離上下文的短經文

「我的一些學生參加一些具有創業精神的教會領袖們帶領的無宗派教會,這些教會廣受歡迎。他們宣稱「相信聖經」並且極力推出與『成功基督徒生活』相關的講道,」奈休斯寫道。「不幸的是,多數情況下這些教會中的傳道人往往斷章取義地引用一小段聖經文本支持預先確定好的『原則』,用以指引會眾的日常生活。可悲的是,這些學生讀的經文,都是爲了應對某些神學及意識形態上的問題而細心提煉出的經文,是那些問題塑造了那些教會領袖們的屬靈狀況。」

我要說問題遠不限於無宗派教會,也不僅限於那些深具創業精神的教會,因爲美國福音派教會對聖經的解讀方式已經由創業型教會事工先驅傳遞到了所有人。

奈休斯認爲最終結果就是,「他們能夠引用相關聖經經文支持某個神學觀點,或在文化論戰中反對某個熱門觀點,或在困境中尋求情感支持。他們把聖經當作參考書,就像在字典或百科全書中尋找詞條一樣把聖經當作一本有用的、可查詢的上帝語錄。」

他繼續論述道:「他們卻沒有接受訓練從頭到尾地閱讀整本聖經:追蹤敘事主線,辨識主題,思考聖經今日如何塑造我們的信仰生活。」

多方面的困難

這個問題與是否受過教育無關。因爲在受教育者和未受教育者中存在的問題是相同的。我認識一些聖經希伯來語和希臘語文法專家,連他們都不見得真正理解了這個古舊故事的敘事。然而如果聖經是上帝的話語——它確實是,我們就必須培養下一代不僅相信它,更是能夠明白聖經在說什麼。

解決這個問題絕非易事。部分困難正如奈休斯所提到的:需要在一些教導和講道中示範如何使用聖經。另一部分困難存在於更廣泛的文化範疇,即注意力渙散思想、碎片化的現代人是否還有足夠的專注力閱讀一段文本(一段真正的文本,而不是一條短消息)。還有一部分困難在於爲了訓練人們閱讀聖經,教會就得做到不僅僅是一週聚會一到兩個小時而已。

抵禦一個強大的文化敘事所需要的不僅僅是點幾滴水而已,而要浸潤在上帝的話語之中(希望我那些相信嬰兒洗的朋友們寬恕我的這個比喻)。


譯:Jenny XJT;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ave Bible Quoters Replaced Bible Readers?

Russell Moore(羅素·摩爾)是美南浸信會道德與宗教自由委員會的主席,福音聯盟理事會成員,以及多本書的作者。
標籤
講道和教導
福音佈道
靈修生活
聖經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