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愛小而「不起眼」的地方
我們也當如此
2020-09-04
| Douglas Phillips

有一句膾炙人口的名言,大部分人認爲這話是出自司布真之口:「分辨不是簡單地區別正確和謬誤,而是區分正確和差不多正確。」

我認爲這句至理名言也適用於教牧事工的方法和實踐。

在史提芬·維特瑪(Stephen Witmer)所著的新書《小地方,大福音:被遺忘群體中的事工爲何重要》(A Big Gospel in Small Places: Why Ministry in Forgotten Communities Matters)中,他認爲如今宣教和植堂的主要目標都在於有規模和有影響力的中心城市,這種事工模式差不多是正確的——但或許錯失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再思宣教與植堂的模式

當然,這些問題並非新事。至少是從五旬節那天之後起,它們就一直伴隨著我們。

教會應當怎樣履行傳福音、使萬民做門徒的核心呼召呢?使徒行傳中所探討的問題就圍繞著如何把福音使命帶出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帶入外邦的人民和土地這一大問題上。誰應當領受這個信息?這個信息具體、究竟是什麼(比如,帶有多少摩西律法的傳統)?傳講福音的方法又應當是什麼呢?很多看似顯而易見的答案最後可能只是「差不多正確」罷了。如果要對不同的方法進行分辨,並找出最正確的宣教和植堂模式(如同腓立比書1:10所說),我們就需要進行深入的解經。我們需要分辨聖經所記的究竟是命令,還是描述。如果是前者,我們就需要順服;如果是後者,我們只需要確認和參考。所以,我們注意到保羅傳福音和建立教會的地點都是羅馬帝國的中心城市,但我們並不見得理解保羅這樣做背後的神學-哲學因素。

就拿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章中引人注目的事工作爲例子吧。這位偉大的使徒已經做好了人口調研和文化分析。他知道怎麼做更具策略——至少就實用性而言,他也做了重要的分辨,發現對猶太人「有效」的是什麼(神蹟),吸引外邦人的又是什麼(用人們能夠理解的言語修辭表達出很高的智慧)。至此,他的一切深思熟慮都很合理。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則是一個大大的意外。在描述完哥林多人的品性(「按照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之後,使徒保羅推翻了他之前對目標聽眾的分析:「從前我到你們那裡去,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對你們宣傳神的奧祕。因爲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並他釘十字架。

這裡的重點是保羅所傳講的信息深刻地塑造了他的事工方式。但反過來也是如此:他相信自己的事工方式表現出了他所傳信息的某些重要之處。

在小地方傳福音和建立教會

維特瑪是馬薩諸塞州佩珀勒爾鎮佩鉑勒爾基督徒團契的牧師,在這本書中他講述了他對於在「小地方」發展福音事工的觀點(73頁):

以弗所書第3章表明瞭教會的目的是彰顯神的榮耀。這榮耀不是任何一個或一類教會就能彰顯完全的。神用了四卷福音書來向人們揭示基督。那他會不會選擇將他多面的榮耀——他的能力、創造力、愛、忍耐、恩賜、溫柔——通過許多不同類型的教會在各種各樣的地方全面展示出來呢?我們難道不期待神在富有和貧窮的教會,大教會和小教會,處在大城小鎮、多種多樣的文化、種族和階級中的教會格外清晰地展現他的某一些特性嗎?我認爲答案是肯定的。任何一間教會,無論它是怎樣的教會,其偉大目的之一就是成爲彰顯神的棱鏡,讓人們看到他在福音中所揭示的某方面特質。

顯然,在那些以「城市優先」的事工書籍中所強調的某些因素(比如,什麼具有策略性且合理)是和我們息息相關的。但與這本書相似的著作也在提醒我們,每當我們講到神在福音事工中的作爲時,也必須留心考慮祂「隱藏的智慧」。

我們必須停下來反思,在我們做宣教和植堂計劃時,有沒有想過我們服事的是一位現身在伯利恆而不是耶路撒冷的救主?有沒有想過福音的呼召包括了放下99只羊去尋找迷失的那一隻?有沒有想過他征服世界的首要方式是被釘死在木頭上?還有一點也值得牢記,福音是通過一個被逮捕、與一名禁卒拴在一起的使徒來到了羅馬帝國的中心——沒有一個「戰略家」會做這樣的計劃吧?那麼,如果我們在事工策略和方法中認真對待那從神而來的「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的大能,這又意味著什麼呢?

就像維特瑪所說的,我們要這樣應用被福音塑造的事工模式(82頁):

一個地方越偏遠,世界就越能透過在那裡的一間忠心服事的教會、一個以福音爲中心的牧師和一群委身於教會益處的領袖而清晰地看到神的慷慨。當我們面對「爲什麼我們在這裡植堂」這個問題時,與其用世界都能理解的答案——例如因爲這裡物資豐裕、因爲這裡能建立影響力、因爲這裡教會成長最快——不如用福音的真理去回答:因爲神讓祂的兒子也爲住在這裡的百姓死了。

小鎮耶穌

所有的事業或機構都在追求從優秀到卓越或者是從卓越到超越,當我們履行這位來自拿撒勒的耶穌基督所交託的福音大使命時,當然也應當如此。

維特瑪的文化分析、神學反思、對相關問題的描述和實踐教導能給身處各種規模的教牧佈道事工的人們帶來益處。他鼓勵所有人去思考超越表面觀察、做到「以福音爲中心」意味著什麼,以及超越「差不多正確」、卻能用一種更爲深刻的方式看待並處理事工意味著什麼。維特瑪有效地讓我們意識到「中心城市」事工模式的優點和合理性,然後也邀請我們思考如果單純以此爲事工策略可能會錯過了什麼。

「事工方式也是事工要傳講的信息」,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或許我們確實能在那一位榮耀降生的時候沒去別的地方、就去了加利利的基督身上學到更多東西。


譯:二欣;校:JFX。原文標題:Jesus Loves Small, 'Insignificant' Places. So Should We.

Douglas Phillips(道格拉斯·菲利浦斯)是密歇根州蘭辛(Lansing)一間獨立浸信會索斯教會(South Church)的帶領牧師。
標籤
福音
宣教
植堂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