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今天很難培養面對多個方向危險的領導力?
2020-07-29
| Trevin Wax

幾週前我寫了一篇文章,講到屬靈領袖需要提防來自多個方向的危險。在那篇文章中,我提出我們只受過面向一個方向揮劍的訓練。因此,我們從來沒有轉過身來對整場戰鬥有更全面的瞭解。我們需要的是能夠識別問題,應對挑戰並反對來自多個方面危險的屬靈領袖。

在那篇文章中,我以約翰·斯托德(John Stott)爲例說明了這種屬靈領袖(近來很少見)是怎樣的。斯托德發現並警告了多個方向上教會正在面對的的危險。1968年,他譴責普世教協(World Council of Church)把社會事工排在優先地位,甚至絕口不提口傳福音的重要性;幾年後,在洛桑會議上他又堅持將社會服務作爲教會宣教的一部分,並反對「僅僅口傳福音」的做法。所以,我們可以說在前一次會議上,斯托德努力反對簡化主義的社會福音,而在後一次會議上,他又努力反對簡化主義帶來的原教旨主義。

無論您是否同意斯托德的觀點(我並非全部同意),我希望您同意我的觀點,即我們需要可以左右開弓的屬靈領袖,他能夠注意左邊的危險,也能留意來自右邊的危險,而不是僅僅面向一個方向的敵人。我稱之爲「面對多個方向危險的屬靈領袖」,爲什麼今天這樣的領袖那麼少見呢?

互聯網是罪魁禍首嗎?

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認爲社交媒體創造的環境和可依賴的網絡資源會阻礙屬靈領袖在與特定人群互動時展示提防來自多個方面的危險。他是這樣說的:

過去,當一個屬靈領袖向特定人群講話時,他或她認爲所說的信息是專門針對這一人群的。信息的內容重點放在這群聽眾的優勢和劣勢上,演講者的讚揚或警告將僅限於在場的聽眾。

(這就是爲什麼在互聯網時代之前,斯托特在向普世教協理事會發表講話時聽起來像是一個火熱的原教旨主義者,而在向洛桑發表講話時卻聽起來像是一個基督教慈善機構的發言人。他了解聽眾,因此他針對在場的人群量身定製了自己的言論。)

現在大家都在聽

今天的世界是不同的。由於會議演講在互聯網上可以看到、小組討論實時直播以及社交媒體報導會迅速傳播,即使大會不開什麼發佈會也是如此:某個領袖所說的任何話都可以被抽離上下文、被另一群聽眾從另一個處境中去理解,從而得出荒謬的結論或假設。

想像一下,一位以在正義和種族問題上發言著稱的領袖在一次專門討論這個問題的會議上,就許多與會者最容易受到的極端理論和不合聖經的意識形態發出警告。對這位領袖所屬的群體所發出的這樣一個合理且有針對性的警告,可能會在網上被斷章取義,被那些強烈地想要在「福音」和「社會正義」之間保持區別的人當作證據。因此,這位屬靈領袖不得不在社交網絡上作出澄清,並解釋原來警告的性質,同時防止在社交媒體風暴中,網絡會硬生生製造出一個他其實並不同意也沒有說過的新立場。

想像一下,同樣的事情發生也可以變成相反的版本。一個以總是指出自由派威脅或社會事工取代福音的危險而聞名的屬靈領袖,站在一群志同道合的傳道人面前,警告來自保守右派的危險——白人民族主義的復甦或冷漠的社會良知、忽視耶穌所說愛人如己的應用等等,那又會怎麼樣呢?

抹黑領導的過程

由於所有所說的內容(無論目標受眾是誰)都有可能在網上傳播開來,因此我們所有的話語都有可能脫離上下文,並通過Twitter或Facebook傳遞。可悲的是,許多在這種情況下引用這位領袖的人會指出另一個方向領袖的例子,以此來抹黑他們所說的一切。

一旦一位屬靈領袖表現出了抵抗多方面威脅的能力和願望,曾經在某個方向上支持這位屬靈領袖的人就會感到遭到出賣,然後抓住這位屬靈領袖的言論並編織證據表明這位領袖現在屬於「敵對陣營」了。(畢竟,如果您向右挑戰,就會被看作是自由派,如果你向左提防,就會被看作是種族主義者或者原教旨主義者。)接下來就是抹黑的過程,我們最需要的屬靈領袖類型往往就是我們不想要聽的領袖。

適應這種兩極化

然而,我們不能將所有這些歸咎於社交媒體。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過,許多福音派人士比較喜歡聽那些只反對來自一個方向威脅的領袖。我們高舉那些確認我們的偏見而不會挑戰我們預設前提的人爲「先知」。一旦他們的言辭挑戰了我們,我們就取消對那些人的「關注」——即便我們過去曾經從他們的事工受益。我們寧願看輕他們的信譽,也不願接受他們的建議。

這對我們許多領袖有什麼影響呢?現在,公開聲明變得比其他溝通方式更「通用」。屬靈領袖不再爲特定的受眾講話,因爲他們知道每個人都可能一直在聽。

此外,屬靈領袖知道避免誤解會處於更安全的立場,而避免被誤解的唯一方法就是只說出大家都想聽的話。換句話說,如果他們以在一個方向上抵禦威脅而聞名(同時還以在單向戰鬥中的出色技術而聞名),那麼就很容易留在那條路上,以不斷發出定向警告,並避免與最有可能絆倒其追隨者的特定陷阱說話。

這樣,我們大家都按照我們繼承的兩極分化規則進行遊戲。我們接受這些新的限制,採用世俗的分類,並滿足於那些同意我們只對來自一個方向威脅進行評估的掌聲。可悲的是,我們對兩極分化的適應只會增加兩極化的力量,而且使屬靈領袖更加難以以必要的技能和勇氣來抵抗來自多個方向的威脅。

這問題該怎麼辦?我有些主意。我將在後續文章中提供一些建議。


譯:Angel Lau;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y Multi-Directional Leadership Is Difficult These Days

Trevin Wax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危機
屬靈領袖
網絡
挑戰
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