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能夠提防來自多個方向危險的屬靈領袖
2020-07-06
| Trevin Wax

作爲一個運動的福音派似乎越來越分裂和兩極化,特別是在政治和神學上的一些論題上。

福音右派人士看出進步主義和自由主義的問題,而中間或左傾的福音派則體認到基要主義和孤立主義的危險。我們的恐懼本性,加上在參與神學爭端時的自信,導致我們在自覺最有效的觀點上,更易傾向於發生衝突。造成的結果是,我們對來自某一個方向的危險越來越能勇猛對付,在防禦其他對教會造成威脅的方面,卻仍然薄弱。

我們受的劍術訓練只向一個方向揮舞,使得我們從不轉頭看爭戰的全貌。我們需要的是,能夠認清問題、應對挑戰、和對抗來自多方向危險的屬靈領袖。

多方向領導的示例

上個世紀,約翰·斯托得推動了一個教會使命的觀點,目的在避免來自不同方向的危險:一則忽略社會事工(他在保守派中看到的試探);或者,以社會事工取代了宣講福音(他看到中間派、和解放神學圈子裡的傾向)。斯托特的《信仰與社會責任》(Christian Mission in the Modern World)一書,試圖規劃一條合乎聖經的路線,拒絕錯誤選擇和簡化主義。

斯托得所提出他個人對於教會使命的建議,它的功勞值得討論,但是到如今,它已成爲學者之間在細枝末節上的爭辯了,例如克里斯托弗·萊特(Christopher Wright)和約拿單·李曼( Jonathan Leeman)之爭。辯論的核心揭露了當前福音和社會正義有關的一些爭議。

即使你像我一樣,認爲斯托得的觀點需要批評和修正(溫和如他,仍歡迎反饋和分歧),也不要忽略我支持斯托得的主要原因。我的觀點是:斯托得在福音派是具有影響力的,他在辨認和避免來自各方向的危險這方面,受過良好訓練。他既不是保守派戰士,受的訓練只在發現自由主義的危險,也不是進步派支持者,受的訓練只能與基要派的愚蠢鬥爭。他對聖經的忠心與委身,讓他能夠警覺到針對教會從各個角度而來的問題。

譬如,當1968年受邀在世界基督教協進會上發表演說時,斯托得就他所看見的,以社會事工爲重以至於取代或消弱福音傳講,會有失去平衡的危險,他指責與會者:

「大會殷切的關注當代世界的飢餓、貧窮、和不公義的現象,本該如此,我自己也被感動。然而,我看不到對人們靈魂的飢餓,有同樣的關懷與憐恤……教會的第一要務.......成千上萬的靈魂,因爲沒有基督,正走向滅亡(如基督與他的使徒一再告訴我們的)……世界基督教協進會宣稱承認耶穌基督爲主,而主耶穌基督差派他的教會去傳講好消息,使人做主門徒,我看不見這個大會整體上渴望服從他的命令;主耶穌基督爲拒絕他、不願悔改的城市哭泣;我看不到大會流出這樣的淚水。」

斯托得直接反對那些把使命淡化爲社會服務的人,但幾年過後,透過1974 年在洛桑大會的演講,以及隨後在1975年一次委員會會議上,進行激烈辯論,斯托得也當面指責另外一批——包括葛培理——那些認爲大使命主要、或完全只在於傳講福音,而忽略教會社會服務的人。

再次,我不是要宣傳斯托得的特有立場,而是舉出這位重要人物作爲榜樣,一位能夠預見、並應對來自不同方向對教會威脅的領袖。他可以在一個大會中堅決反對把福音簡化爲社會福音,而在另一個大會中,堅決反對極端的基要主義。

單一方向戰鬥

今天我所擔心的是,福音派領袖在對付來自單一方面威脅教會的危險時技術高超。而更糟糕的是,福音派似乎偏愛這樣的領導人:只指出單一方向的危險,卻看不見近在咫尺的盲點,也不提出警告。

結果是:害怕陷入政治上寂靜主義、或神學上基要主義的福音派領導人,對任何可能淪於右派的事,特別警覺,卻在不知不覺中落入左派的陷阱和圈套。同時,對社會福音、或自由派神學憂心的保守派領導人,往往會避免任何可能偏左的意見、或同工關係。他們在這些議題上的迴避退縮,會不自覺的走上民族主義和孤立主義的意識形態陷阱。(科林·漢森的《盲點》Blind Spots一書更深入地警告了這種趨勢。)

多方向防禦的屬靈領袖

我們需要的是能夠從不止一個方向抵禦威脅的屬靈領袖。我們需要的領袖,不怕抵觸任何政治或神學立場,願意堅持聖經、無畏地宣講真理,這些真理能夠直擊我們罪惡、失敗、和失能的根本原因。我們需要不會讓恐懼決定他們的神學言論、或決定他們對文化看法的領袖。我們需要靈巧又節制的領導人,挑戰無論來自何方,任何有問題的立場。

不幸的是,今天福音派的文化—— 部落主義、對機構的忠誠、社會定位、網絡習慣、社交媒體形像、以及在小圈圈裡安安舒舒的願望——使我們即不鼓勵也不表揚這類的領導人。我們尋找合我們意的聲音,對任何可以讓我們「這一邊」得分的,我們把他提升爲「先知」;同時,不加注意,也無法對抗隱伏在我們身後,各種來自多個方向,對教會造成的危險,容讓「新婦」受到以不同樣貌呈現的時代精神帶來傷害。

溫斯頓·丘吉爾對於靈巧,做過一種描述。如果僅僅看一個人的表面,可能會困惑,除非他看出那是因爲深層的一致性所帶出的結果。這種靈巧能排除人爲的界限,也防止因爲領導人只有單一目標而帶來抗爭上的危險。他說:

「一位傑出的領導人,面對不斷湧來的事件,猶如在湍急河水中,一心要穩住船身,保持平衡的行駛在航線上,也許一下子要把重心偏向一邊,過一會兒又要把重心偏向另一邊;當事件互相抵觸時,他的不同論點看來不但在性質上不同,精神上矛盾,而且方向也相反,然而,他的目標將始終保持不變。他的決心,他的願望,他的觀點可能沒有改變,他的方法可能聽起來不調和,但我們不能說他不一致。事實上,這可能是真正的一致。一個人在變化不斷的情況下保持一致的唯一途徑是,隨著情勢一起改變,同時持守同樣的目標。」

我們需要的領導人是,在當今能把重心放到一邊,之後會倒向另一邊。在一個特定的季節,強調一個特定的神學真理,之後,又強調另一個不同的真理。基督教的領導需要依據聖經構成思考,以及對當前文化的深刻理解,以便知道該說什麼、什麼時候說;強調什麼、如何強調;以及面對什麼挑戰、在何處面對。我們需要對聖經和時代都有充分了解的屬靈領袖,看到來自不止一個方向的威脅。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e Need Leaders Alert to Dangers from More Than One Direction

Trevin Wax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危機
教會
屬靈領袖
危險
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