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單以十字架誇口
激情一日大會·2000年
2018-10-31
| John Piper

2000年激情一日(Passion's OneDay)大會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

——加拉太書6:14


你不用知道所有的事情,才能在世上建立功勳,留下深遠影響。不過有些真正要緊的大事,你實在應該知道,而且願意爲之去生、爲之去死。那些對世界有貢獻,留下長遠影響的人,並不是掌控大事的人,而是被少數幾件大事驅動的人。

你要讓生命有意義,有價值,要讓你投下的石子從漣漪變成巨浪,並且傳到地極,延續許多世紀,甚至進入永恆。你不一定要有很高的智商情商,不一定要漂亮或者腰纏萬貫,也不一定出身名門或被名校錄取。你所要的,就是了解一些偉、不變、明顯單純而榮耀的事,並且被它們點燃。

但是,你們當中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變化(即對世界產生重大影響。——譯者注)。你們中間很多人,並不想爲什麼崇高目標去產生持久影響。只要別人喜歡你就滿足了,或者再加上一份好工作,一位賢惠的妻子、乖巧的兒女,一部好車、長長的週末、一些好朋友,再加上愉快晚年,壽終正寢又不下地獄——能有這些(沒上帝,無所謂)你就很滿足了。但這是個大悲劇,正在你們中間發生著!

不浪費生命

三週前,教會得到消息,魯比·艾利阿森(Ruby Eliason)和勞拉·愛德華茲(Laura Edwards)雙雙在西非的喀麥隆(Cameroon)逝世。魯比80多歲,沒結過婚,爲一件偉大的事獻出生命:要把耶穌基督傳揚在未得之民、那些貧窮和疾病肆虐的人群當中。勞拉也快80歲了,是位寡婦,職業是醫生,與魯比配搭,一起在喀麥隆服事。因爲剎車失靈,她們的車掉下懸崖,兩個人當場死去。我問會眾:這是不是悲劇?一個偉大的異象驅使著兩個人,爲耶穌基督的榮耀,默默無聞地燃燒,服事那些瀕臨滅亡的窮人——二十年哪(差不多60到80歲之間——譯者注)!相比同輩大多數美國人,在安享退休晚年,住在佛羅里達或者新墨西哥州消磨時光,誰是悲劇?不,她們不是悲劇,是榮耀!

什麼是悲劇?我讀給你聽,《讀者文摘》(Reader's Digest,2000年2月版,第98頁):「鮑伯和佩妮……來自東北部,五年前提前退休,當時男的59歲,女的51歲。他們現在住在佛羅里達的坪塔高達(Punta Gorda),駕著自己的30英尺長的拖網漁船暢遊大海,打打壘球,撿撿貝殼。」這就是美國夢:在人生將盡時——唯一的人生,他們應該做偉大的事(請記住那些年日也要向造物主交賬的)——卻告訴你:「我撿了好多貝殼。來看我的收藏。」這才真叫悲劇!而今天,人們不計成本地要說服你,希望你去擁抱那樣的「夢想」。我這裡只有40分鐘來說服你們:千萬別上當,千萬別去追逐世人的幻象。

生命如此短暫而寶貴,不要浪費它。我父親是位佈道家,努力要把耶穌基督的福音帶給那些失喪的人,我在他的影響下長大。他有個激情洋溢的異象:傳揚福音。我從小就看廚房裡擺的一個匾額,寫著:「生命只有一回,很快就會消逝。只有那些爲基督所作的工作,才能存留。」現在這個匾額就掛在我家裡,我幾乎天天看到它,已經看了48年。

我懷著一顆父親的心來參加這個特會,我54歲了,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卡斯滕27歲,本傑明24歲,亞伯拉罕20歲,巴拿巴17歲。塔麗莎只有4歲。在過往的年歲中,很少有什麼事情,比我對兒女們所懷的渴望更大,就是:我非常希望他們長大成人後,不要浪費生命,追逐世人所謂的成功,那是致命的危險。

一位慈愛父親的呼求

我看你們就像自己的兒女,所以我要以一位父親的身份懇求你們——或許是一位你從來都未曾擁有的父親。或者,你的父親從來都沒有給過你這樣的異象,像我要給你的——我相信也是上帝期望的。或者,你的父親給過你異象,不過都是關乎錢財和地位身份的。我把你們當成自己的兒女,所以懇求你們:一定要追求真正偉大、永恆的東西,讓生命有價值。這才是你要渴慕的。不要讓生命隨波逐流,毫無激情,灰飛煙滅。

我愛上了激情大會的異象,無論是98,99,還是今年的一日大會,就是因爲268宣言很清楚地表達了我生命的目的。這個宣言是根據《以賽亞書》26:8的經文「耶和華啊,我們在你行審判的路上等候你;我們心裡所羨慕的是你的名,就是你那可記念的名。」這裡說話的,不只是軀體,而是靈魂,不只是靈魂,而且是充滿激情和渴望的靈魂。不只是想被他人認同的渴望,或是對壘球和貝殼的渴望,而是爲著某些無限偉大、無限美麗、無限寶貴和令人得著無窮滿足的事物——上帝的名和上帝的榮耀——「我們心裡所羨慕的 (所渴望的) 是你的名,就是你那可記念的名。」

這就是我活著的目的,我想去了解,也渴望去經歷它。我一生的使命宣言,也是我服事的教會的使命宣言是:「傳揚讓神在萬事上居首位的激情,使他藉著耶穌基督帶給萬民喜樂」

你不用學我的表達,也不用像路易·吉格里爾(Louie Giglio),或者貝絲·摩爾(Beth Moore),弗蝶·鮑昌姆(Voddie Baucham)表達的一樣, 只是不論你做什麼,都要找到激情,表達異象,活出異象,爲它生,爲它死。這樣,你就會留下持久影響,像使徒保羅那樣。在專注異象上,沒人能和保羅相比,他能用各種方式表達這個異象。

我卻不以性命爲念,也不看爲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

——使徒行傳20:24


大事只有一件:成就託付,向著標杆直跑。

只是我先前以爲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爲至寶。我爲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爲要得著基督。

——腓立比書3:7-8


我怎麼幫到你?在這次大會中,我怎麼爲神所用,爲這唯一偉大的真實,喚醒你們專一的熱情,把你們從那些渺小夢想的捆綁中解脫,讓你們爲福音走遍地極?

一句關鍵的經文

神告訴我:帶你們到聖經中最接近這個核心的經文那裡,並讓大家明白,保羅爲什麼要這麼說。

這就是《加拉太書》6:14:「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

我們也可以用肯定句式來表達:單單以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誇口。想法單一、目標單一、熱情單一,只誇十字架。「誇口」一詞也可以轉譯成「高舉、狂喜」或者「在……中喜樂。」單單高舉基督的十字架。單單在其中喜樂。保羅說,單單讓這成爲你的激情,你的誇耀、快樂和狂喜吧。在大會中這個重大時刻,就讓這件事,就是你所愛、所珍惜、爲之快樂和狂喜的這件事,真正成爲「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吧!你感到震驚嗎?原因大概有兩點。

1)這好像在說:單以電椅誇口,因毒氣室狂喜,以致死的毒針快樂。把自己所誇的快樂狂喜,擺在刑具上。「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人類設計的刑具中,再沒有一樣比釘十字架更殘忍更痛苦,難以想像的可怕。目睹那種慘狀,你一定會抱頭痛哭、撕裂衣服。就讓這成爲你人生唯一的激情!

2) 保羅的話讓人震驚,除了這層,還有另一方面,他說這還要成爲你們生命中唯一的誇耀,唯一的快樂和狂喜!「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

這到底什麼意思?真的?再沒有可以誇口、令人狂喜的事情啦?除了十字架——釘死耶穌的刑具,再沒別的快樂啦?

保羅在別的地方誇口?

在其它地方,保羅使用同一個詞「誇口」或「狂喜」,來講述別的事情,又怎麼說呢?比如:


我們……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羅5:2)


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爲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羅5:3)


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前12:9)


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什麼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他面前站立得住嗎?」(帖後2:19)


既然保羅在這些事情上誇口和歡喜,那麼他說「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是什麼意思呢?

到底什麼意思?是雙重立場嗎?你說單以某件事誇口,又拿其它事情誇口?不,保羅這麼說,理由很充分——那就是說,在任何事情上一切的歡喜快樂和誇口,都應該以耶穌基督的十字架爲根基。

他的意思是說,對基督徒來說,其它一切誇口,也應該是十字架上的誇口;其它一切歡喜,也應該是在十字架上的歡喜。假如你要因榮耀的盼望歡喜,就要因基督的十字架歡喜。要想在患難中歡歡喜喜的——因爲患難生忍耐,你就該在十字架上歡歡喜喜的。你要因自己的軟弱,或神的百姓誇口,也應該以基督的十字架誇口。

爲什麼要單以基督的十字架誇口?

爲什麼要這樣呢?因爲:對於那些被救贖的罪人,美好的事物(包括被上帝轉化爲好事的那些壞事)都是藉著基督的十字架而獲取的。拋開基督的死,罪人除了受審判,什麼也得不著。真的,離開了基督的十字架,剩下的就只有定罪和咒詛了。因此,你在基督裡享受的每件事——作爲信靠基督的人——都要歸功於基督的死。這樣你所有的喜樂,就都是從十字架而來,因爲就是藉著它,你才被買贖,得到祝福,就是說,所有祝福,都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用死亡給你換來的。

以基督爲中心,被十字架充滿,我們做得遠遠不夠,原因之一是,我們並沒有意識到,無論好事,還是上帝爲救贖他的兒女變成好事的壞事,都是基督以死爲代價,替我們買贖來的。我們總是想當然,以爲生命氣息、健康友情和其它一切,都是該得的,都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可事實上,我們無權擁有這些。

我們不配得,有雙重原因:

1) 我們是被造物,造物主沒有義務提供任何東西給我們——不必給我們生命、健康或任何其它的東西。他可以賜給,也可以收回,無論怎麼做,都不算虧待我們。

2) 此外,作爲被造物,我們不但無權要求什麼,更糟糕的是,我們還犯罪得罪他。我們虧缺了他的榮耀,忽視他的存在,公然違背他,不去愛他和信靠他。他公義的忿怒燃燒。我們配得的只有審判。所以我們每次呼吸,每次心跳,每個早上日出後,我們能夠睜眼觀看、側耳傾聽、開嘴說話、擡腿走路,這每一刻,都是上帝賜給罪人的禮物,是我們白得的、不配受的禮物,

是誰替我們買的禮物?耶穌基督。他是怎麼買了這些禮物?是付出鮮血的代價買來的。

爲什麼神要賜給我們這些禮物?

生命中每個祝福,都是爲了彰顯基督的十字架。換個說法,生命中每個美好的事物,都是爲彰顯基督並他釘十字架的。舉例說,我們上個星期遇到車禍,車子整個報廢,好在沒人受傷。那平安讓我歡喜,感恩,感到榮耀。爲什麼沒人受傷呢?對我們一家人,那真的是一份禮物,我們不配得。我們都是罪人,照本性乃是可怒之子,與基督無份,怎麼能遇到這樣的好事,獲得這樣的禮物呢?答案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替我們的罪死了,把上帝的憤怒從我們身上挪開,並且擔保——儘管我們不配——上帝無所不能的恩典,將會在萬事萬物中,爲我們的益處而作工。因此,我爲平安脫身而歡喜,就是以基督的十字架誇口了。

拿著保險公司理賠的2800塊,我妻子到愛荷華州買了輛雪佛蘭,冒著雪開回家。我們又有了輛車。我爲這樣豐富的供應,這樣奇妙的恩典而歡喜。就是這樣,你把車撞毀了,平安脫身,保險公司理賠,你又有了一輛車,然後照常繼續你的生活。因著這樣的經歷,我懷著感謝的心低頭敬拜,爲這些生活小事中展現出來的無法言說的憐憫,歡喜快樂。這些憐憫從哪裡來呢?如果你是一位因信耶穌得救的罪人,就知道它們是藉著十字架來的。十字架之外只有審判——要知道,神的忍耐和憐憫是有限的,假如不及時珍惜,而是藐視摒棄之,那麼所有的憐憫,只能讓日後的審判更加嚴厲。每件禮物都是用鮮血買來的,於是,所有的誇耀——所有的歡喜快樂——都要歸於十字架了。

假如我爲各樣祝福歡喜,卻沒把它歸於基督的十字架,我就有禍了。

換句話說,十字架就是爲著基督的榮耀。上帝在十字架上做的,就是要使基督得榮譽。當保羅說「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 加6:14),他就是在說,上帝要讓十字架永遠顯爲大——讓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永遠是我們的誇耀、歡喜、福樂和讚美——並且讓我們在生活中每件美好的事情中,把他當得的榮耀、感謝和美譽歸給他,包括被神轉化成好事的壞事。

喜樂教育

但是問題又來了:假如上帝在基督之死中的目的,就是歸一切榮耀給 「釘十字架的基督」,那麼基督怎麼得到他該得的這個榮耀呢?答案就是,無論大人孩子,都要學習這個真理,或者換句話說:讓人能以基督的十字架爲樂,來源於對基督十字架真理之教導。

這就是我的工作:教導你們知道這些,好讓耶穌得榮耀。接著,你們就要把這些道理告訴更多的人,自己也照著去做,讓耶穌得著更多的榮耀。我們關於耶穌的教導,就是要使人們在基督裡歡喜快樂。而且,我們要想讓人只爲十字架歡喜,就必須努力追求,做好十字架的教育工作——並且在十字架以下來工作。

也許該說,「在十字架上」的工作。十字架上的工作(把自己釘在十字架上——譯者注),將引領人高舉十字架,並以它爲喜樂。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再來看看14節經文後半部分:「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只有在十字架上,你才會以十字架誇口。這不正是14節所說的嗎?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了;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了。世界對我,我對世界,都已經死去。爲什麼呢?因爲我已經被釘在十字架上。我們在十字架上,才開始學習以它誇口,並且以它爲樂。

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時

這是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呢?這答案就在《加拉太書》2:20,「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爲我捨己。」基督死的時候,我們就都死了。基督之死滿有榮耀的含義就是,他死的時候,所有屬於他的人都在他裡面死了。他替我們死,我們靠信心和他聯合,於是那死亡就成了我們的死亡。

但你會說,「我不是活著嗎?」這裡就有必要做些教導啦。我們必須學習、瞭解,到底我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上帝啓示了《加拉太書》2:20和6:14,就是要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好叫我們認識自己,認識上帝與我們同工的方式,並且得以在神和他兒子裡面,因十字架得著本該有的喜樂。

我們再讀一下《加拉太書》2:20吧,這裡說,我們都死了,又說,我們都活著。「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因此我是死的,然後保羅接著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因爲我已經死了——那個老的、悖逆的、不信的我已經死了;保羅接著說)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 (是的,我還活著,但這已不是那個死去的我了),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爲我捨己。」換言之,這活著的「我」乃是「新我」,是有信心的、新造的人活著,而老我已經跟耶穌一起,死在十字架上了。

而假如你要問,「如果這是真的,我怎麼才能和它相關?」答案就在《加拉太書》談信心的一句裡(2:20)。「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 關聯點就是信。上帝藉著信,把你跟他的兒子連接起來,你跟他兒子聯合,耶穌的死就成爲你的死,他的生命也就成爲你的生命。

再回到《加拉太書》6:14,「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除了十字架,不要拿任何東西誇口。

從根本上以基督的十字架爲中心

我怎麼才能成爲絕對以十字架爲中心的人?——以致於一切喜樂都歸到十字架上?答案是:要明白當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時,你就死了;而當你信靠他時,他的死就在你生命中發生果效。保羅說,這就是你對世界死去、世界也對你死去的意義。

就是說:當你信靠基督時,世界捆鎖你的鎖鏈就斷開了,它對你的誘惑也失去了魅力——原先這可是無法抵抗的。對世界而言,你就如同屍體,反過來,世界對你也是屍體一具。或者,用肯定句來表達,根據第15節,你是「新造的人。」舊人已經死去,新人活了。這新人,就是有信心的人。而信心所歡喜、所高舉的,絕不是這個世界,而是基督——那位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

這樣,你就能以十字架爲中心,能夠像保羅一樣說,「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我的寶藏、我的生命、我的滿足和我的喜樂,不再來自世界,而是基督。

但是,那場車禍中你安然無恙,又得到保險理賠,你不是說你很高興嗎?這些不都是「世界」的東西嗎?你怎麼說對這個世界死了呢?

我也希望能更徹底些。不過向世界死,並不是非要離開世界才行,也不意味著我們對周圍的世界就再沒有感覺——無論負面還是正面的(約一2:15;提前4:3)。它真正的意思是,在世上所有正當的快樂,都會成爲耶穌之愛的證據(他用寶血買贖了我們),也是我們拿十字架誇口的機會。當我們知道,滿足自己的不是錢,而是釘十字架的基督,他是給予者,這時我們對著「保險理賠」這事就死了。當我們的心靈,好像激光制導彈頭,一直追蹤到源頭,就會找到十字架。到那時,祝福的屬世成分就會完全死去,釘十字架的基督則成了我們的一切。

在十字架裡找到真喜樂,就是「喜樂」教育的目標。願上帝幫助我們,使我們能夠單單爲著「基督並他釘十字架」的榮耀,努力去夢想、策劃、工作、奉獻、教導,並且認真地生活。

John Piper(約翰·派博)是」渴慕神」網站(DesiringGod.org)的創始人及導師,伯利恆學院和神學院(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校長。他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裡斯市的伯利恆浸信會(Bethlehem Baptist Church)擔任牧師三十三年,著有五十多部書籍,包括《渴慕神 : 論禁食禱告》、《十點十分的盛宴》、《思想的境界:讓頭腦被靈性的激情點燃》等。
標籤
講道
喜樂主義
十字架
加拉太書
渴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