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勃·迪倫到底是不是基督徒?
書評:《鮑勃·迪倫:靈性生活》
2021-05-28
| Stan Guthrie

鮑勃·迪倫是一位極其多產、頗具才華的音樂家,被稱爲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美國音樂家之一,也是一代人的聲音。斯科特·馬歇爾(Scott Marshall)的新書《鮑勃·迪倫:靈性生活》(Bob Dylan: A Spiritual Life)一書探討了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我們是否可以把這位神祕的藝術家稱爲基督徒。

迪倫在20世紀60年代初以《時代在變》(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g)和《像一塊滾石》(Like a Rolling Stone)等成名歌曲衝進了我們的視野。迄今爲止,這位猶太裔的迪倫(出生時,他姓齊默爾曼Zimmerman)已售出超過1億張唱片。其中最具有爭議的三張唱片來自他的「基督徒時期」(1979年至1981年),包括標誌性的《慢車來了》(Slow Train Coming)和其中那首令人難忘的主打歌《總要服事人》(Gotta Serve Somebody)。然而大多數觀察家會說,在歌迷和音樂評論家的激烈反應下,迪倫回到了猶太教。

然而,馬歇爾(他是一位作家和教師)則斷言,這位標誌性的音樂家對耶穌基督的擁抱從未真正結束過(而且經常受到批評),而且哪怕從今天來看,迪倫仍然舒適地接受了猶太教/基督教兩方面的信息。

正如馬歇爾所寫,「迪倫毫不猶豫地將他的猶太教與他所發現的關於耶穌的新真理聯繫起來。」

證據

《鮑勃·迪倫:靈性生活》這本書提出了兩種主要的證據:迪倫自己的話,以及他大量的創作作品,包括錄音和表演。馬歇爾提到了對迪倫1961年至1978年的作品的深入研究(都是在迪倫公開擁抱耶穌之前)。研究發現,246首歌曲中的89首或歌詞說明裡都包含了對聖經的引用,並且引用的數量在希伯來聖經和新約聖經之間平均分配。

馬歇爾清楚地表明,迪倫,像之前和之後的許多藝術家一樣,仍然被上帝的話語所吸引。然而,計算關於耶穌之死或《啓示錄》的聖經引用並不能證明他的觀點。我們該如何看待迪倫那些指向印度教或虛無主義前景的歌詞呢?

迪倫本人並不擔心。「我不必知道一首歌的含義,」他這樣說過,「我已經把各種東西都寫進了我的歌曲。我不打算擔心這個問題——這首歌意味著什麼。」

事實上,迪倫對自己的信仰培養了一種神祕的光環。他在採訪中的陳述可能是隱晦的,有時是矛盾的。

迪倫曾說他是「一個真正的信徒」。前妻卡羅琳·丹尼斯(Carolyn Dennis)告訴馬歇爾,當她問迪倫是否仍然是一個基督徒時,他回答說:「我相信整本聖經。」2001年,迪倫告訴一位採訪者:「我有一種上帝賦予的命運感。這是我被放在地球上要做的事情。」然而,當《滾石》雜誌問他是否重生時,迪倫回答說:「我絕不會這麼說,我從未說過我是重生的。那只是一個媒體術語。」

馬歇爾沒有給出什麼積極信仰的證據,他既沒有教會成員身份,也沒有蒙恩之道下基督徒成長通常會有的標誌。迪倫的信仰,如果有的話,似乎僅限於在他的歌詞裡,他受到嚴密保護的個人生活,以及他對各種公共事業的支持,這還包括了對以色列國的支持。我們看到了一個複雜的、偶爾暴躁的人物,一個脆弱的內向者(尤其是被基督徒辜負時),甚至是一個好人。但我們是否看到一個基督的門徒?

賭注

猶太人和基督徒都在瘋狂地爭奪迪倫,把他當作「我們的人」,這可能更多地揭示了我們的問題而不是他的問題。如果迪倫真的信了耶穌,除了在我們的「基督徒名人榜」上爲另一個名人的決定打上一個勾之外,基督徒還能得到什麼?

如果我可以稱鮑勃爲基督裡真正的弟兄,我將喜出望外。聖經在迪倫這個藝術家身上打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說所有喜歡他的音樂的人都因此蒙福也不爲過。然而,最終,《鮑勃·迪倫:靈性生活》這本書卻無法讓我相信這一點。但並非沒有希望。正如馬歇爾所說,「爲什麼一定要反對迪倫在天堂的歡迎桌上有一席之地?」

的確如此,我們都是在服事那一位。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Bob Dylan: Is He or Isn't He?

Stan Guthrie(史坦·格斯里)是《今日基督教》雜誌的編輯,同時也在寇爾森中心負責基督徒世界觀方面的工作。在福音派世界裡,他是一位飽受讚譽的記者、作家和影評人。
標籤
文化
書評
音樂
迪倫
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