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買是不是幫助窮人的最佳方式?
2019-10-10
| Greg Phelan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將智慧應用於有關信仰,工作和經濟的實用忠告上。


問題

據說,改善一個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GDP)比任何經濟援助都來得重要。那是不是說,爲了順服耶穌愛窮人的誡命,我們要更多地購買產品和服務?尤其我們要購買那些由弱勢群體制造或提供的產品。打個比方來說,如果我擁有100美元並且住在中東,那以下哪種做法最好?

1)把這100美元捐給直接幫助難民的慈善機構;

2)在一個本地超市用這100美元購買當地難民製造和銷售的甜品。

這問題使我很困擾。對我來說,從窮人那裡購買商品幫助他們這一觀念是有點難以想像的。對於我們來說,這不像是在直觀地詮譯耶穌的誡命。但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們真要好好討論一下什麼是有效的「慷慨待人」了。

思考

從1990年到2013,雖然全球人口增加了19億,貧困人口卻下降了接近11億,這是不是西方政府及非盈利機構的援助或發展計劃的結果?不是!毫無疑問,幫助這十多億人脫貧的唯一重要因素是持續性經濟增長,也就是貧困國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提升。

如果GDP增長比任何慈善或援助都能更有效地消滅貧困,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運用我們的金錢去幫助窮人呢?以在貧困地區消費去提高GDP是不是遵從耶穌幫助窮人這一誡命的最好方式呢?就像其他重要的事情一樣,這個問題是複雜的。

假設你決定要消費金錢去提高當地GDP,達成這一目的就有很多方法,但它們的成效都不一樣。以下是各種花掉一美元的方式: 

  • 花一美元買冰淇淋,然後自己吃掉。
  • 花一美元買冰淇淋,然後把它讓給一個無法負擔這冰淇淋的窮人、讓他享用。
  • 把這一美元給那窮人,告訴他:「你可以用任何方式花這一美元。」

這幾個選項帶來的GDP提升都是一樣的,但就慷慨程度而論,第二項優於第一項,而第三項可能最優勝。在第三項中,窮人可以把那一美元用在買冰淇淋上,也可以用在其他對他們來說更有用的東西上:他們可以投資使他們的業務成長,或用在改善他們自己或其家人的健康上。(有很多人正在研究這些「無條件金錢贈予」的果效。)

花錢買冰淇淋也許可以立即提高一個國家的GDP,但幫助窮人的最佳方法是爲經濟的長期增長作貢獻,而經濟增長源於科技、創新、市場效率、市場參與等多方面的進步。(即使你是傑弗裡貝佐斯或比爾蓋茲,在這些事上你可以做到的可能也很有限。)

而且,雖然使大多數人脫貧的最佳方式是透過幫助當地經濟得以增長,但在經濟增長之下人們仍可能極度貧困。在過去數十年間,很多國家的經濟增長都使收入增加,但同時卻加大了貧富懸殊,進而增加了那些國家的問題。例如,德蘭修女服事的人群就享受不到GDP增長的好處。故幫助這些人的最佳方法,就是無論這些事情能否幫助GDP增長,都要直接服事他們。

在某些情況下,經濟增長其實會對人民帶來創傷。在美國,全球化對整體增長來說有好處,但也同時淘汰了很多過去從事生產工作的工人,他們需要學習新技能、使他們可以尋找新的工作。幫助他們可以從經濟增長中得益,需要經濟投資也要個別的關顧。

所以,到底怎樣才能最好地運用我們的個人財務?不要把這事情過份複雜化,只要尋找一些方法,可以有效改善別人的生活而不傷害他們,答案往往因情況而異。所以我們要看每一個個體:有時最簡單的方法是直接向有需要的人提供金錢上的幫助;有的時候也需要提升一個人長遠收入的潛力,如提供資源、培訓或工作機會;還有的時候,需要看看你附近有沒有慈善機構並參與其中。

所以,不需要過分擔心GDP。你所付出的,不一定對經濟增長有幫助。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用這種方法來做貢獻,不這樣也沒有什麼問題。相反,在你獲得的資源上繼續忠心、幫助你知道需要幫助的人、提供你已經擁有的資源,這些才是重要的。而且,要記得神總是比你擁有更多資源,也比你更愛窮人。


譯:何坤閱;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Is Buying Stuff the Best Way to Help the Poor?

Greg Phelan(格列哥・費蘭)是威廉斯學院(Williams College)經濟學助理教授。他早年在耶魯大學取得學士及研究院學位,他的研究集中在宏觀經濟及金融理論。他住在於馬薩諸塞州的威廉斯頓(Williamstown, Massachusetts),是當地社區聖經教會(Community Bible Church)的長老。
標籤
貧困
慷慨
工作
正義
荊棘與蒺藜
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