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工作
女性在工作上面對的挑戰和呼召
給遠程工作、去辦公室工作或居家工作女性的肯定
2022-05-11
—— Clarissa Moll

美聯社報導,人口普查部門於去年秋天發表了一項調查統計結果,其數據令人震驚:「因著2020年春天的疫情,大約有350萬學齡兒童的母親要麼失去工作、要麼請了長假,要麼完全離開勞動市場。」

雖然許多女性因著需要仍然在上班,但那些沒有回到家庭的女性正在重新評估:隨著疫情的拖延,她們的「工作」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一些人感慨自己不得不整天與上網課的孩子們困在一起,另一些人則發現責任的必要轉變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成就感

女性的離開確實令勞動市場留下了不少空缺,但任何回到家庭的母親都會告訴你:她並沒有把工作拋在後面。她在家中的勞作與在辦公室一樣繁重。作爲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母親,我自己也學到了這一點。

十七年前,我在懷孕七個月的時候走上講台從校長手中接過我的研究生畢業證書,那時我相信博士學位唾手可得。但我後來愛上了寶貝女兒的綠色大眼睛,並發現這兩種責任互相競爭。我想成爲一個母親,同時又想讓自己有所作爲——不管這意味著什麼。後來我擱置了進一步的學習,從事商業工作以「保持我的技能」,並盡我所能擁抱自己的母親身份,儘管我總是羨慕其他同齡女性的成就。

事實證明,我越來越喜歡我在家裡帶四個孩子的工作。我發現養育和塑造小小心靈這份工作有它的尊嚴和榮耀。我花了八年時間在家裡教育我的孩子,給他們提供了我能提供的最好的東西,培養他們發現和創造性探索的本性。我爲他們的4-H俱樂部和棒球隊做志願者,我瞭解到我在工作中磨練的技能可以用在我從未想像過的無數方面上。上帝爲我安排了如此多的好工作……然而,就在我最滿足的時候,我的丈夫突然去世。

我的任務是自己撫養兒女,這讓我成爲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工作者。不是因爲我不愛我的工作,我是愛的。也不是因爲我不相信女性權利或女性作爲上班族的價值。我不情願,因爲這從來都不是我的計劃。我以前對職業的渴望從來沒有考慮到單獨爲一個有四個孩子的家庭掙錢,我從來沒有設想過要兼顧我對母親身份的熱愛和我作爲單親家長的責任。

當我帶著經歷艱難的心理準備回到工作上時,我看到了曾經以爲不重要的髒碗和髒衣服中其實有更多尊嚴。當我每天早上登錄我的電腦時,我需要提醒自己上帝關於人類工作和繁榮的真理。無論你是在洗衣房還是在會議室工作,我想你也需要這些對你工作的肯定。

一個呼召,許多成員

聖經明確指出,女性與男性接受同樣的呼召,即「無論做什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西3:23-24)。基於這一真理,沒有所謂「人類世界」或「商業世界」,只有神的世界。沒有一個呼召比其他呼召更高。我們都蒙了呼召去愛主我們的神,並服事我們的鄰舍如同服事自己。

提摩太·凱勒在《工作的意義:在職場中活出信仰》一書中寫道,我們所有的勞動都是「神對世界慈愛供應的載體」。無論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什麼任務,它都是一個機會,讓我們成爲那些與我們交往之人的耶穌之手和耶穌之腳。你的工作是一個榮耀神的機會。當你理解所有基督徒在神的領域裡工作的集體呼召時,無論你被安排在哪裡,你都可以帶著喜樂和目的去做你的工作。神應許了祂自己是最終發放報酬的那一位,你所得的是順服祂的命令而得的永恆基業。我們可能在很多不同的機構裡服務,但我們都接受了同樣的工作命令。

遠程工作

當我成長的世界讚揚女性在辦公室的雄心壯志時,我參加的教會則讚揚女性在家裡的工作。這讓我常常面對這樣的挑戰:是在這裡(家中)工作,還是在那裡(辦公室)工作。但是隨著技術的發展,我們有了筆記本電腦、手機和Zoom,這兩個選擇之間的衝突不再像以前那樣明顯。當我在做了多年的家庭主婦之後回到工作崗位上時,我看到上帝敬重那些在上帝國度裡不同地方工作的人,因爲他們忠心地從事分配給他們的任何工作。我們不是只能在一個地方找到神的恩典。

艱難有時能夠調整我們的優先事項,澄清我們的願景。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看到疫情突出了許多人曾經認爲是瑣碎工作的價值。各州就哪些企業應被視爲「基本服務」進行了協商,許多女性選擇了放棄職業抱負,爲生病或脆弱的親屬提供服務。曾經被認爲是小事或無足輕重的工作被注入了新的目的,因爲我們在人類繁榮和共同利益的背景下看待工作。

也許我們需要這種重新定位。在一個將人與人對立起來的世界裡,我們可以記住,上帝呼召不同的女性進入不同的領域,把我們每個人安置在我們能夠最好地服事祂的地方。世界需要我們因祂的名付出的所有勞動。沒有一個工作地點遠離神的旨意,這兩個地方我們都可以在裡頭讚美祂。

碩果累累的勞作

回到工作崗位後,我沒過多久就發現做母親是如何在我的生活中發展出交叉技能的。多年來回答幼兒無休止的問題,磨練了我的耐心,在回覆同事惱人的電子郵件時,這種耐心就會受到考驗。送孩子們去參加課後活動,需要和管理項目一樣的日程安排能力。當我離開工作崗位成爲母親時,我曾擔心我的技能會變得陳舊、擔心自己會變得過時。相反,我發現上帝並沒有裝備我只在一個單一領域工作一輩子。在辦公室和家裡,祂正在把我塑造成一個能夠通過我一生中所有勞動來給祂帶來榮耀的人。

世界會告訴你,有些崗位的勞作比其他崗位更少或更有價值。然而,上帝向我們保證,即便我們最小的工作行爲也是一種獻上和敬拜。以耶穌的名義給小子一杯水就是對基督本人的服事(太10:42)。即便正在面對死亡,你忠心的工作也不徒然(林前15)。如果我們不這樣看,我們必須記住,我們自己的盲目工作就沒有反映出上帝的真理。作爲同一個身體的許多肢體,我們的任務將各自看起來不同,但都是實現神美好目的所不可或缺的。

孩子還年幼的時候,你沒法評估自己的工作成效,爲人父母的結果是多年以後的事,這是一個滯後的指標,是我們生命投資的衡量標準。我們的職業生涯可能會或可能不會像我們希望的那樣發展。無論這些天你的工作是什麼樣子,請記住,結果不是我們一個人的。它們是在神奧祕的主權和我們忠心勞作的美麗合作中形成的。

凱勒說,對我們每個人來說,工作可以成爲我們向上帝奉獻自己的管道。作爲被基督救贖和被聖靈塑造的人,這將永遠是我們理所當然的敬拜。


譯:DeepL;校對: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Call and Challenge of Women's Work.

Clarissa Moll(克拉麗莎·莫爾)是已故作家羅伯特·莫爾(Rob Moll)的妻子,育有四個孩子。她碩士畢業於三一福音神學院(TEDS),文章散見於福音聯盟、《今日基督教》等網站。
標籤
女性
工作
新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