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教師該如何在一所世俗大學裡做見證?
2020-05-13
| Mark Kelly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領域給出基於聖經的智慧忠告。


問題:

作爲一名助理教授(中級職稱),我如何能在一個美國世俗大學的環境裡去向大學生作見證呢?我能在師生互動時間裡向前來拜訪的學生提出信仰探索問題,致使這學生能反過來問他/她心中盼望的緣由嗎?教授能把聖經金句放在牆上或辦公桌上嗎?

思考:

過去的一世紀中,反對基督教的聲音在大學校園裡日益高漲,但這趨勢似乎是在近幾十年間內迅速形成的,大學規定了更嚴格的言語限制以保護學生免受攻擊性的或偏執的言論影響。此外,2014年的一項法院裁決開創了先例,禁止公立教學機構的教職人員在授課時公開談論信仰。

同時,大學環境又是一個獨特的禾場。它爲傳福音和門訓提供了巨大的機會,這對全球的未來造成一個潛在的影響。大學和學院本身就吸引著來自所有國家,宗教和社會經濟背景的人們,方便我們接觸人群,而這是在其他地方不太能做得到的。還有,在四五年後,這些學生畢業了,他們在全國乃至全球範圍流動,或繼續學業或開始工作。

所以,考慮到基督徒教職員工所面對的種種侷限,我們該怎麼做才是最有效地去向學生作見證呢?

尋求建立關係

我在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美國德州一所私立大學——譯註)擔任助理教授時,我特別榮幸能在每個學期的開始分享我的見證。我總是在結尾的時候向學生發出邀請,倘若他們想要知道更多關於如何與神建立關係,或想和我談談他們的信仰,都可以在我辦公的時間來找我。然而九個學期裡,沒有一個學生接受這一邀請。

相反的,當我還在佐治亞大學研究生院時,我參與了一個名爲「大交流」(The Great Exchange)的大學校園事工,該事工旨在幫助地方教會和校園事工培訓學生如何和他們的同齡人展開一個屬靈的談話。通過這事工,我可以跟來自許多不同信仰和國籍的學生還有教職員工有很多關於福音的談話。

此外,我還與妻子一起參與了兩個傑出的大學校園事工。過去幾年的每個學期裡,在每一個事工中總有那麼幾個學生(包括了我上課的一些學生)是積極參與的,這有利於去建立有意義且持久的導師/門訓關係。

透過校園事工去尋求建立關係

與我們所教的學生去建立有意義的關係可能很困難,而原因有幾個。第一,大部分我們的學生只會參加一門或兩門我們的課程,從而限制了我們與他們的聯繫。

第二,作爲他們的教授,我們與他們是一個在專業領域裡的關係,而在這領域裡,我們又是權威地位。這(完全可以理解)使得我們的學生很難與我們有一個舒適的,敞開的關於他們個人生命的談話,無論是出於害怕被論斷的恐懼還是想要表現的更加專業點。最後,還是因爲前面提及的體制上的障礙,限制了我們可以與學生談論我們的信仰的程度。

因此,除了竭盡全力(在我們僱主提供的允許範圍內)去向我們的學生傳福音,我還建議,所有尋求讓基督在大學校園裡產生影響的教職員工,能夠自願地去和現有的校園事工搭配合作。

與現有的校園事工搭配合作能帶來幾點好處:

  1. 它提供了一個機會,就是去使用我們的屬靈恩賜,與那些積極參與持續並有策略地接觸學生的事工中的其他基督徒一起搭配同工。
  2. 這些學生通常會在幾年中的學期裡委身這些事工,因此帶來了傳福音和門訓的最佳機會。
  3. 作爲校園事工的志願者,特別是如果你作爲指導教師的話,你可能更有理由去和你的學生分享你的信仰,因爲這也是大學提供學生的一種服務。
  4. 大學不能夠在教室之外將任何限制加諸在你身上。
  5. 最後,重要的是要認識到,我們日常與我們的學生和同事的交往是多麼重要,這都會是我們的見證,無論好壞。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獲得終身任職取決於我們的研究能力。因此,這使得我們很容易屈服於誘惑,將我們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投入到研究去,而將教學和同工當做了分心的事物。

然而,我們絕不能輕忽了這樣的一個事實,就是在工作領域中獲得終身任職或是去建立研究人的聲譽,都不是上帝對我們工作的首要目的。相反,正如在所有的事情上一樣,我們的首要目的是榮耀神(林前10:31;西3:17,3:22-24;彼前4:11)。因此,讓我們竭力在我們的工作各方面去榮耀神,藉著在所有與人交往中活出恩慈,忍耐,謙卑和願意服事的心,努力在我們的學生和同事生活中成爲基督的使者。


譯:Lemon;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Can a Christian Professor Witness at a Secular University?

Mark Kelly(馬可·凱利)是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的經濟學助理教授
標籤
智慧
信心
傳福音
工作
荊棘與蒺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