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知道我是不是太貪心了?
2019-12-18
| Justin Lonas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領域給出基於聖經的智慧忠告


問題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6:10指出哪些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其中包括「貪婪的」。貪婪大概不等同於財富,因爲有貪心的窮人、也有慷慨的富人。有時候很難界定單純的賺錢或存錢與陷入貪婪的邊界在哪裡,有哪些診斷性問題能夠幫助我在生活中鑑察出貪婪嗎?

思考

貪婪的確是神極其關切的罪。除了你上面提到的經文,聖經也描述說貪婪導致毀滅(箴15:27)、挑起爭端(箴28:25)和帶來敗壞(箴29:4)。

跟其他大多數的罪一樣,我們很容易只關注極端的例子或外在的行爲表現,卻忽視了纏繞在我們心裡的,導致罪的根本原因。我們可以指著薪資過高的首席執行官們或成功神學傳道人說:這些是貪心的人。但是用這樣極端的例子定義罪會讓我們大多數人從定罪中抽離自己,因爲這些例子讓我們不覺得自己是貪婪的,儘管我們在小範圍內也表現出了相同的態度和習慣。

貪婪是我們在現代生活中很輕易就屈從的罪。甚至全球經濟迫切爲我們貼上的「消費者」的標籤也揭示了我們潛在的渴望和對現狀的不滿足。金錢本身不是「萬惡之根」(提前6:10),「貪財」才是。就像我朋友邁克爾·羅德斯(Michael Rhodes)在《操練國度金錢觀》(Practicing the King’s Economy)一書中寫到的:「如果聖經的作者們認爲農夫對金錢的喜愛都會導致他們墜入地獄,那麼他們會如何看待我們對金錢的追逐呢?」

我們所事奉的神不是缺乏的神,而是富足和供應的神,他把他的獎賞傾倒在地上,通過基督的救贖賜予我們屬天的豐盛(林後8:9)。但就像以色列人撇棄神轉而跟從承諾他們雨水充足,五穀豐收和牲畜肥碩的迦南巴力一樣,我們也陷在把關注點從賞賜的神轉向美國夢這一巴力給我們的各種試探中。

跟現代世界的大多數人相比,或者跟歷史上的很多人相比,每位讀到這篇文章的人都驚人地富有。然而,就像你提到的,我們務必要小心,不要把財富和貪婪混爲一談。那麼,用合理的經濟行爲來促進社群和以自我爲中心地積累財富,這兩者的分界線在哪裡呢?

你的心會告訴你答案。貪婪是內在的罪,是對未賜予之物的渴望和貪心。在犯罪的時刻,貪婪的外在表現並不明顯,更明顯的是它對我們靈魂長期的腐蝕。貪婪也是不忠心的罪,跟相信神的供應是相悖的,是對安全感的緊握不放而不去依靠神。

就像凱倫·斯沃恩·布瑞爾(Karen Swallow Prior)提醒我們的,美德是兩個極端之間的平均值。你可能偏離在經濟上有智慧這個平均值,滑向一個極端,就是肆意揮霍金錢,也可能滑向另一個極端,就是全力追逐金錢。

那麼你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滑向極端了呢?你可以問自己以下問題。

  • 如果你現在的收入跟五年前一樣,你是否會感到滿足?
  • 當別人邀請你爲主的國度擺上時間跟金錢的時候,你是否甘心樂意?
  • 你是否認爲或相信,一個人的經濟地位代表著他的個人價值?
  • 你日常生活中是否有什麼可捨棄的,以幫助你有更多的錢來慷概解囊?
  • 你是否願意捨棄或減少花費在興趣愛好上的時間,使你有更多的時間來服事教會或其他事工?

當然這些問題並不全面,但是如果你在肯定回答以上任何一個問題有難度時,那麼你在貪婪這條路上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遠。

我們生活在一個擁有巨大財富的世代,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的心已經爲貪婪在裡面紮根預備好了溫床。擁有屬世的財富是神的祝福,使我們能夠更好地按照他的計劃來服事他人和教會,但這份祝福,說實話,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並沒有與之相配的屬靈成熟度來很好地背負它。

認真對待這個警告是釘死我們心中貪婪之罪的一個好的開始。


譯:Kari Gao;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Can I Know if I』m Being Greedy?

Justin Lonas(賈斯汀·洛納斯)是聖約學院(Covenant College)查爾姆斯中心(Chalmers Center )的編輯和內容專員。他還是改革宗神學院亞特蘭大校區的道學碩士學生。
標籤
信仰
荊棘與蒺藜
貪婪
省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