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山浸信會展現了如何在疫情中爭取宗教自由
2020-09-24
| Joe Carter

發生了什麼

華盛頓特區一間著名的福音派教會爲教會如何在疫情期間爭取宗教自由提供了一個範本。

背景

國會山浸信會(Capitol Hill Baptist Church, CHBC)是美國華盛頓特區一間著名的福音派教會。經歷過多次植堂之後,該教會目前有850名成員,主任牧師是福音聯盟理事會成員狄馬可(Mark Dever)。日前,該教會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指控華盛頓特區市長姆日爾·鮑瑟(Muriel E. Bowser)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因爲這位市長在批准了一項大型反種族主義抗議活動的同時,仍然嚴格地限制教會不得舉行主日聚會,國會山浸信會認爲這一做法助長了(對宗教信仰的)歧視。

起訴書指出,鮑瑟市長在3月份發佈了一項命令,禁止超過100人的宗教敬拜集會,即便該聚會在戶外舉行,並且每個人都戴上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也不可以。根據華盛頓特區的「四階段計劃」,國會山浸信會不能舉行實體聚會直到科學家們開發出廣泛可用的疫苗或有效治療COVID-19的方法爲止。6月,國會山浸信會向市長辦公室提出申請,要求取得市長鮑瑟發佈的這一大型聚會禁令的豁免權,但是該申請在本月遭到駁回。

儘管有這樣一個禁止大型集會的規定,然而在2020年6月至8月期間警方還是四次關閉了城市街道,以容納數千至數萬人的抗議和遊行。鮑瑟本人甚至還與組織者協調,在林肯紀念堂的臺階上舉行了一場數千人的5小時紀念活動。當被問及爲什麼她批准大規模的政治抗議活動,卻繼續關閉禮拜場所時,鮑瑟回答說:「第一修正案所允許的抗議活動和大型集會是不一樣的。這也是爲什麼我們沒有看到我們的城市對所有的大型活動開放的原因。但是現在,在美國,人們可以進行抗議。」正如國會山浸信會在他們的起訴書中所指出的那樣,根據第一修正案,人們也應該可以舉行宗教性的聚會。

這爲什麼很重要?

國會山浸信會當然不是第一個自疫情開始以來表示出反對限制聚會態度的大型教會。但有三個原因使這個教會與眾不同,使他們成爲在新冠疫情期間捍衛教會聚會權柄的美好榜樣。

第一,對於國會山浸信會來說,實體聚會是教會本質的問題而不是教會可以選擇的多種聚會方式之一。該教會自1878年以來一直在一份成員之約所宣告的內容下共同敬拜,這份成員之約是關於他們認爲應當如何作爲一間教會共同生活的宣告。成員之約中包含了這樣一句話:「我們承諾不放棄共同和在一起的聚會」,這句話所基於的是希伯來書10:25給到基督徒的命令——幾乎所有基督徒都會認同這一點,但國會山浸信會對這段經文的解釋卻不爲所有福音派所認同。例如,國會山浸信會認爲,跟隨基督和成爲地方教會的一個核心要素是所有成員在同一時間和同一地點共同敬拜。基於這個理由,教會不提供主日的多堂聚會來讓成員選擇,也不提供網上的虛擬聚會。這間教會相信:「如果不能有規律地按聖經聚會,就不是一個符合聖經規範的教會。」 

你不必認同國會山浸信會在這一點上的信念(我自己也不認同),但你應該可以體會到他們與其他一些教會的不同。許多大型教會提供了其他的「聚會」方式,包括通過直播、分多個聚會地點,或者分多個場次讓會眾選擇。但是國會山浸信會不會這樣做,他們認爲如果成員們不能像實體、當面聚在一起,教會的本質就會受到虧損。換句話說,對於今天大多數規模較大的教會來說,單堂共同聚會可能是一個選擇,而對國會山浸信會來說,這是一個教會之所以是教會的本質要求。

第二,國會山浸信會關心的是聚會,而不是建築物使用權。他們曾經努力嘗試了用一種保護成員健康和安全的方式進行聚會。先前教會已經找到了一個可以舒適地容納全體會眾的戶外地點,所有參加聚會的人都戴上口罩,每家每戶之間的距離至少有6英尺。這與其他一些教會不同,他們在宗教自由上的訴求是自己能夠在建築物中實體聚會(不僅僅是一般意義上的「聚集」)。

第三,國會山浸信會關注的是有沒有得到了公平對待,而不是希望宗教信仰能夠被優待。教會如何判斷一項限制是否侵犯了宗教自由?正如宗教自由律師盧克·古德里奇(Luke Goodrich)所說,教會必須先要能清楚地思考什麼是和什麼不是侵犯宗教自由。

「他們必須辨別什麼時候順服神而不是順從人(徒5:29),什麼時候順服管理當局(羅13:1),」古德里奇認爲。「一個針對並且僅僅禁止宗教性聚會的政府是在侵犯宗教自由。但如果一個政府在疫情中臨時限制所有的聚會,他們是想保護公眾健康。」

「教會也應該努力與所有人和睦(來12:14;羅12:18),」古德里奇補充道。「他們應該避免使用煽動性的言論或蔑視的姿態來挑起與試圖控制疫情的政府官員之間的衝突。相反,如果可能的話,他們應該與政府官員合作,找到解決方案,使他們能夠繼續服事會眾的同時仍然能保護公眾健康。」

國會山浸信會顯然在努力這樣做,但現在市政府卻不折不扣地實行了雙重標準,允許第一修正案允許的一種活動(群眾政治抗議),而拒絕另一種活動(教會聚集)。毫無疑問,哥倫比亞特區政府將一個法律部許可的負擔放在了國會山浸信會的肩上,因爲政府一方面不允許國會山浸信會將近一千人在戶外、保持社交距離而且帶著口罩的和平與宗教聚會,卻允許了數萬人在市中心舉行抗議聚會(教會成員表示,他們不希望這場訴訟被視爲對抗議活動的批評)。國會山浸信會花了三個月時間耐心地試圖說服市長允許聚會,只有在市政府明確表示拒絕之後,教會才在長老們仔細商議並最終進行了會眾投票後,才採取了最後手段,即請求聯邦法院恢復憲法第一修正案所授予的權利。

國會山浸信會這樣做清楚地證明,他們的宗教自由是得到了明顯的侵犯,證明他們作爲地方教會的生存受到了威脅。國會山浸信會爲其他教會提供了一個榜樣。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apitol Hill Baptist Shows How to Fight for Religious Freedom in a Pandemic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宗教自由
新冠疫情
國會山浸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