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斯特頓、狄更斯和霧中安慰
2021-02-19
| Jason G. Duesing

G.K. 切斯特頓稱查爾斯·狄更斯爲霧中詩人。例如,《聖誕頌歌》A Christmas Carol)就以倫敦的霧作爲背景,人物、燈和光從霧中浮現出來。

當私刻魯奇(Scrooge)第一次聽到孩子們以「上帝祝福您!祝您萬事如意!」的歌聲問候他時,他的反應是如此劇烈以至於「唱歌的小孩嚇得拔腳就跑,把鑰匙孔留給濃霧和與私刻魯奇更加意氣相投的寒霜。」

切斯特頓說,狄更斯的霧並不陰沉或黑暗,而是一種吸引人的東西。對於私刻魯奇來說,霧把他吸引到了人際關係的角落裡。霧「使世界變小,就像那句普通而快樂的呼喊所宣揚的精神一樣,世界很小,意味著它充滿了朋友。」倫敦的大霧給私刻魯奇帶來了信使,最終我們看到他回到了朋友們身邊。

切斯特頓關注的是狄更斯這部作品中帶來安慰的主題。畢竟,安慰是「聖誕節所特有的,首先是屬於狄更斯的」。是霧讓私刻魯奇看向自己的內心,尋求得著安慰,因爲裡面才有火爐和盛宴。切斯特頓進一步解釋說: 

故事的美和真正的祝福並不在於它的表面情節,即私刻魯奇的懺悔與否。故事的美和真正的祝福在於真正幸福的大火爐,這火爐透過私刻魯奇和他周圍的一切發出光熱。

我們的當代之霧

我們的日子也是一團迷霧。淒涼的頭條新聞和文化衝突充斥著我們的街道和網路,混亂在到處瀰漫。然而,我們往往並沒有把這團迷霧看成是一種對我們的提醒,提醒我們轉移到有真正安慰的地方、有火爐和朋友的地方,在每年的最後一個月會自然而然到來的地方。

喬治·麥克唐納(George MacDonald)聖誕爲「祝福全年的一天」。因爲聖誕的核心是一個安慰的信息——預示著一個帶來「安慰和喜悅」這一信息的國度。

彌賽亞-君王的應許首先出現在族長雅各對他兒子猶大的祝福中,即透過猶大有一位要作王(創49:10)。對此,克里斯·布魯諾( Chris Bruno)解釋說

上帝將王權的權杖,即統治者的杖, 賜給了這個破碎的家族。但猶大的後裔不僅要做以色列的王,還要做萬國的王。

神的子民看到這個預言的一部分隨著大衛王的興起而得著了成就,但就那位君王而言,先知拿單說的是:「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撒下7:13)。因此,大衛只揭示了尚未完全實現的應許一部分的內容。

對此,安德魯斯·柯斯滕伯格(Andreas Köstenberger)寫道:「舊約以彌賽亞的應許未實現而結束」,但新約「以一節經文開始,宣佈耶穌是大衛的兒子、亞伯拉罕的兒子、期待已久的彌賽亞!」(馬太福音1:1)

因此,當主的天使給牧羊人帶來「大喜的信息」(路加福音2:10)時,就標誌著兩約之間對彌賽亞降臨這一話題長達400年沉默的結束。

在黑夜中出現了一盞燈,在寒冷潮溼的霧氣中一束光開始閃耀:耶穌、彌賽亞、君王來了!巴刻(J. I. Packer)有力地闡述了這第一個降臨節的盼望:

聖誕節的信息是,被罪毀壞的人類有了盼望——蒙赦免的盼望、與神和好的盼望、得榮耀的盼望——這都是因爲耶穌基督順服天父的旨意、成爲貧苦、出生在馬槽。因此,三十年後他得以被掛在十字架上。這是世界上所聽到或將要聽到的最美妙的信息。

王者歸來

目前,雖然耶穌在父的右邊掌權(弗1:20-23),但我們還沒有看到「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來2:8)。不過,我們仍有盼望,因爲耶穌這位「爲世上君王元首的」(啓1:5)還會再來、全面統治這個世界。他要回到我們這個迷霧重重的世界裡,正如啓示錄21:4所說,「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爲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以前的事會過去,一切憂傷都會不再真實。但是,當我們在恐懼和絕望的濃霧中等待時,願我們像私刻魯奇一樣,對溫暖、光明和希望的接受能力不斷增強。就像狄更斯用霧驅使私刻魯奇走向光明、朋友、安慰一樣,神在我們的日子裡用黑暗的霧來吸引人歸向他自己,他是照耀生活在深沉黑暗中之人的光(以賽亞書9:2)。

彌賽亞王在位和回歸的故事就是聖誕頌歌。在寒冷的霧氣中,願它在這個聖誕節和每個聖誕節都能帶來安慰和喜樂的溫暖消息。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hesterton, Dickens, and Comfort in the Fog.

Jason G. Duesing(吉森·丟幸)是位於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浸信會中西部神學院教務長和歷史神學副教授。
標籤
福音
聖誕
狄更斯
聖誕頌歌
迷霧
基督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