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教會興盛的關鍵
2019-12-05
| Dayton Hartman

對基督教信仰常見的反對通常是:如果神真的存在,他爲什麼不關心世上所有的邪惡和痛苦? 他爲什麼對於戰爭,飢餓和虐待兒童的問題毫無作爲? 作爲一名基督徒,也許這些問題常常讓你愁眉苦臉。

但我認爲使徒保羅會這樣說:上帝已經做成了一些事情——他使耶穌從死裡復活(徒17:31)。

不可能的工作

復活改變了一切。當耶穌基督從墳墓裡起來時,他就碾碎了罪惡和死亡的黑暗。復活不是附加在我們所傳福音信息上的教義,復活是福音的核心和生命線。建立教會的目的就在於向黑暗的世界傳講這個信息。

當保羅爲哥林多的教會解開福音時,他就提醒他們基督是「根據聖經在第三天復活的」(林前15:4)。耶穌命令我們用教會填滿世界,因爲他清空了一個墳墓。我們之所以從事植堂和建立教會的辛勤工作,正是因爲神先做了使人從死裡復活這一不可能的工作。

沒有復活,就沒有好消息。如果基督仍然是一個死人,那麼我們就沒有什麼可以傳講的、也沒有什麼可以盼望的(林前15:14-19)。如果基督仍然是一個死人,我們的信仰就是徒勞的,我們也仍然擔負著自己的罪惡,我們最終必然面對死亡的結局。事實上,我們的罪責依然存在,我們遭審判也是肯定的。如果基督仍然是一個死人,那麼我們沒有理由去植堂。沒有空墳墓,植堂工作就是不可能和毫無意義的。

勝利的消息

但墳墓是空的。這就意味著我們的希望是活的,他用釘穿的腳站著。我們向全世界宣佈的是,墳墓中只剩下一件事:死亡本身。耶穌升起時,死亡就死了。正如亞歷山大的克萊曼特(公元150-215)寫到基督的復活一樣,「基督把我們所有的日落都變成了黎明。」

對於第一世紀羅馬帝國的人來說,傳播「好消息」意味著將權力和權威賦予皇帝。然而,當基督徒傳講好消息時——無論是對鄰居還是國家——我們宣佈的是:最終的君王已經通過離開他的墳墓顯示了無與倫比的力量。

難怪最早的基督徒在復活中得榮耀,並以引人注目的語言慶祝耶穌的勝利。新約以外最古老的有記錄的講道之一是撒狄的梅利托(公元175年)。梅利托將復活的基督描繪成一位戰士宣佈他的勝利:

(耶穌)從死裡復活,登上天上的高天。神用人性爲自己穿上衣服、爲苦難中的百姓而受苦,爲被監禁的被捆綁、爲遭咒詛之人受審判、並且爲了被埋葬之人而被埋葬。他從死裡復活,用這樣的聲音大聲說:「誰和我爭辯?與我爭辯的就是我的仇敵。我把被判死刑的人釋放了; 我給了死去的人生命; 我使被埋葬的人復活。誰是我的對手? 我是基督,」他說,「我是那個摧毀死亡、戰勝敵人、踐踏死神的人,我綁住強者,將人帶到天上的天,我是基督!」

復活的希望

我們植堂、建立教會是因爲我們有一個沒有人可以挑戰的救主。他給遭咒詛的以自由、賦予死者生命,並且在高天之上掌權。如果我們宣講的信息是說一個死人解放其他死人,那樣的信息是愚蠢的。但這位居於基督信仰中心的基督,他並沒有死。

基督的復活不僅僅是復活節故事裡的快樂結局。在一個以罪惡,痛苦和死亡爲標誌的世界裡,這是一個新的開始的希望、承諾和保證。

我們應當以極大的期待迎接復活節。我們爲復活的好消息而感到陶醉,我們慶賀並宣佈基督是所有一切的最高統治者。所以,要宣講關於復活基督的好消息——在復活節,也在每一天。

畢竟,你的教會存在,正是因爲這座墓是空的。


譯:Shaylene Grace;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hurch Planting Hinges on Easter

Dayton Hartman(代頓·哈特曼)是北卡羅萊納州洛基山(Rocky Mount, North Carolina)的救贖主教會(Redeemer Church)帶領牧師。他還在浸信會東南神學院和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擔任客座教授。
標籤
福音
植堂
Acts29
復活節
復活
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