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堂不僅僅關乎福音
2019-05-22
| Doug Ponder

當我們教會剛開始主日聚會的時候,我們幾乎必須將「植堂」的定義告訴每一個與我們發生對話的人。近年來談論「植堂」是那麼地普遍,以致於人們已經爲它設定了一些概念、聯想、和模式,而這些東西當中有些是正確的,有些則不是。

當提到「植堂」的時候,許多人會想到那些「枕戈待旦、隨時出發」的人,他們真的是因著上帝的慈愛,調整自己的生活,樂意搬遷至其他州、國家、或到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爲的就是要把福音帶到那些有需要卻不爲人所熟悉的地方。

將傳福音和植堂關聯在一起確實是非常棒的想法。世界各地的人們仍然需要聽見關於耶穌的事蹟,而且植堂仍舊是接觸他們的最有效手段(正如一位宣教學家所說:「建立新的教會是神國中最有效的傳福音方法。」)。我爲此禱告,盼望我們永不忽視這樣的聯繫。

但是植堂並不等同於傳福音。既然每一間教會的目標是成爲一個能夠自我維繫運作的教會,植堂必然包含著一間教會蒙召去相信的內容、要成爲的樣式和當做的事。而這意味著植堂不但關乎傳福音,更關乎門徒訓練。

門徒訓練的必要性

門徒訓練的必要性對於植堂來說應該即便不令人驚訝,也不應該有什麼爭議。最初,耶穌就是如此命令的:「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他還接著說:「我吩咐你們的一切,都要教導他們遵守。(馬太福音28:19-20)」。缺少門訓的植堂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存在的。

這就是爲什麼門徒訓練成爲使徒保羅植堂事工當中的核心元素。在每一個城鎮,他將福音傳講給不信的人們,使許多人作了門徒,然後從各地成熟的門徒當中爲他們指派了長老(使徒行傳14:21-23)。所以傳福音導致門徒訓練成爲必要,隨之而來的就是促進了領袖的發展。這三者全是植堂的一部分。

最後,教會是讓上帝子民長大成人,長到基督豐盛身量的地方(以弗所書4:11-16)。這樣的成長不單只是教會集體的目的,它同時也是個別信徒的目標(歌羅西書1:28)。因此,植堂即是「向內」的,同時也是「外展」的。

當然,以上這些對於已經成型的教會和處於植堂的教會來說同樣重要。那麼植堂的區別是什麼呢?植堂事工自然、獨特地提供了門徒訓練的機會。

植堂前的門訓

植堂過程有「植堂前」、「植堂時」、和「植堂後」三個階段,而這三個階段提供了獨特的門徒訓練機會。例如,在植堂之前,我們藉著處理一些與植堂有關的根基性內心問題來栽培我們的團隊。

因此,我們藉著福音來面對搬遷到新城市的掙扎;我們處理了因著離開舒適和具有安全感的郊區生活所帶來的擔憂;我們尋求揭露和解決隱藏的偏見;我們傳講耶穌所完成的救恩工作——這成爲了我們傳福音的動機,也成了我們面對消極和沮喪時的安慰。只有在預備植堂的過程中,這些人生問題才有得以暴露、體現出來的機會,否則人們可能永遠不會被迫面對它們。

植堂時的門訓

在植堂的前幾年當中,進行門徒訓練的機會仍然在繼續增加。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屬於自己的聚會場所,所以我們每週都要反覆地組裝和拆卸設備以預備崇拜聚會的場地。這意味著,在夏天的時候,我們必須在48℃的大熱天中搬運貨物;在冬天的時候,我們的手必須冒著因搬運金屬椅子而被凍傷的風險。這是一個幫助我們成聖的過程。

還有什麼機會呢?隨著時間的進展,我意識到我其實錯失了許多使人藉著服事成長的機會:從兒童保育工作者到社區項目志願者, 再到對新的小組領袖的需求。沒有植堂所帶來的挑戰,我們當中有許多的會友也許無法成爲像他們今日般的忠心僕人和成熟的領袖。

植堂後的門訓

最後,即使拓荒的教會已經成長而成型,教會仍然可以爲門徒訓練製造許多的機會。舉個例子,我們之所以加入Acts29植堂網絡,是因爲我們一致贊同開拓能夠植堂的教會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相對於吞噬的涵洞,我們更想要成爲供應的管道。然而,這一種持續不斷的支援和部署需要持久的門訓和發展。

這樣,每一間植堂的「過後」可能成爲另一間植堂的「之前」的開始。這是一個合神心意的循環,神的心渴望看見祂的子民按著這樣的循環來到成長。這解決了世界對新教會的需求。這也顯明了植堂確實是關乎門訓的。


譯:Daniel Wong,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hurch Planting Is Not Just About Evangelism

Doug Ponder(道格·彭德)是弗吉尼亞州餘民教會(Remnant Church in Richmond, Virginia)的創會牧師之一,現在擔任教導和培訓牧師。他同時也擔任美南浸信會國際宣教委員會植堂內容編輯。
標籤
門訓
福音
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
事工
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