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應當轉化城市嗎?
2019-07-26
| Reuben Hunter

基督徒相信轉化。畢竟,我們都是被轉化了的人。

就個人而言,當一個人由聖靈重生後,保羅說「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 如果人的一生中有這樣的一個轉變,那這個轉變是相當劇烈的。除此之外,我們又是一同被轉變:「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裡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哥林多後書3:18)

就如哈巴谷書2:14裡所記載的那樣:「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那些被轉變的人會對所在的地方社區作鹽的效果,正如耶穌所期待的那樣(參考馬太福音5:16、彼得前書2:9-12)。所以進入某一個地區裡並且在那裡建立一個對當地的人和文化都能產生轉變性效果的教會是植堂者們的終極夢想。

但是實現這個目標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很多教會把「轉化城市」或「轉變文化」作爲她們的異象。但是恐怕她們對這個目標所涉及的方面和如何實現這個目標都缺乏明確的定義,而這種模棱兩可就很容易讓新教會的發展偏離正路。

爲了提供一些明確的定義,我想我們需要從教會的使命這個亙古不變的問題著手。一個教會應該以「轉變文化」作爲她的使命嗎?可能我說這話不免會讓人覺得我是老學究,但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我們如何理解「教會」以及何爲「轉變」。

什麼是「教會」?

當我們提到教會和她在這個世界裡的呼召的時候,我們需要注意約拿單·李曼(Jonathan Leeman)所提到的教會「狹義使命」和教會「廣義使命」之間的區別。(譯註:出自約拿單·李曼,Four Views on the Church's Mission 一書)他在這本書中提到:上帝所說的教會是一個「有組織的群體」,同時也是在指「教會的會眾」構成其教會的會眾(英文版40頁)。

教會的「狹義使命」是指爲基督的國度贏得門徒和子民,而教會的「廣義使命」則是成爲基督國度的門徒和子民。這就意味著,教會必須根據不同的處境而作工。當她在帶領者的領導下聚會、基督和祂的新娘同在時(馬太福音18:20),教會的使命就是傳講上帝的道,施行洗禮和主餐,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即有意義的成員制和教會懲戒)。

而當教會成員分散在世界上時,教會的使命則是作爲個體門徒要在按神所命定的生活環境裡,活出與世界有別的呼召。這一區別性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到我們的角色。因爲正如李曼所指出的那樣:「當一個人問我以下問題的時候,『什麼是教會的使命?』;『教會當關心世界嗎?』;『教會只注重宣講真理還是真理和行爲並重?』(請允許我再加一個,『教會的使命是轉變整個社區嗎?』)我需要知道這個提問者是把教會當成是一個群體性的聚集來提問,還是當教會是個體成員的集合來提問的。」(英文版42頁)

教會在作爲個體成員的這個意義上,必須要尋求愛鄰舍,服事他人,這是他們的責任。但教會在是一個群體性聚集的這個意義上,就沒有相同的責任要求。她可能會把分配預算或者招募新的事工作爲首要職責,但是聖經的確沒有要求教會這樣。

威廉·威爾伯福斯的人生就很好地說明了這種區別在實際中的實踐。威爾伯福斯的生命和事工對文化變革的影響是巨大的,但是他廢除奴隸制度的這項工作並不能被定義爲「教會作爲一個集體(教會作爲一個群體性的聚集)」時的使命。這是一個基督徒在公共生活中,因著他對上帝和鄰舍的愛,藉著教會在狹義上的使命,被塑造而尋求的事工。

有個很有名的故事:當威爾伯福斯問約翰·牛頓(John Newton),他是否應該成爲一個牧師的時候,牛頓鼓勵他應該繼續他的政治生涯。類似這樣的事件在歷史中發生了無數次,也一次次的說明了我們在不同領域、持有不同職責的時候應該期待怎樣的轉變,應該爲什麼樣的轉變而禱告。

盡你份內的職責

上帝已經在這個世界上爲我們建立了三個基本的管轄體系。第一個是家庭,並規定了其掌管健康,教育和財產的職責(以弗所書5-6)。第二個是民事執政官,並規定了其維護公義的職責(彼得前書2:14)。第三個則是教會(作爲一個群體性的聚集),並規定了其宣講上帝的恩典和平安的職責(馬太福音28:18-20)。每一個體系都被賦予了不同的角色責任,所以他們各自應該「盡自己份內的職責」。

我的意思是說,家庭不能掌管洗禮和聖餐禮、一個州政府不能對教會懲戒加以干預、而教會不能代表國家向別國宣戰。所以,盡管我們希望教會成爲社區的中心,但這並不意味著教會必須對社區裡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負責。這不是教會的責任,但她教導我們每個人應該如何在神的面前真誠地謙虛地履行自己在社區裡的責任。

當我們說到教會對「轉變」社區或者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時候,我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這個改變每週都會在會眾的到來和離去中被體現——會眾每個主日來到教會,通過聽講道和參與聖禮的方式被轉變,然後他們離開教會並信實地去在神所允許的生活圈裡行道。在威爾伯福斯和所有像他一樣的人的例子裡,我們看到「教會作爲一個集體」是轉變會眾的核心,而這個驅動著每一個「教會會眾」爲轉變文化而努力。

只有神能主宰社會轉變

這是一個簡單、順服與神的主權之下的基督徒生活節奏。所以地方教會的態度要和一個充滿信心的病人等待著被神醫治一樣。

在當下的一種「即刻滿足」的文化下持守這樣的態度是困難的,而對那些具有激進人格的教會植堂者來說尤爲困難。但神是那真正帶來改變的,他按著自己的時間、自己的意志做事,帶來了不可被動搖的國度,而我們只是接受者而已。(希伯來書12:28)。


譯:Aisheng;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hould Your Church 『Transform』 the City?

Reuben Hunter(魯賓·亨特)在位於倫敦的西三一教會(Trinity West Church)擔任主任牧師一職。他的妻子名叫路易莎(Louisa),他們育有四個孩子。
標籤
教會與文化
文化
福音
植堂
Acts29
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