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是否已經在塑造基督徒的戰鬥中敗下陣來?
2021-01-04
| Brett McCracken

在2020年給牧者們帶來的種種「懲罰」中,最令人沮喪的是疫情進一步加速了這樣一種趨勢:基督徒更多地是被社交網絡及其帶來的結黨所塑造,而不是被教會生活及教會用來培育基督徒的各種實踐所塑造。

在新冠疫情之前,這一趨勢對牧師們來說已經成了一場艱難的戰鬥。數字時代,以及更廣泛地來說是我們的世俗時代,極大地擴大了塑造基督徒的「思想視野」。教會越來越多地只是眾多向基督徒生活說話的聲音之一,一個教會主日聚會可能只佔據了基督徒一週生活的兩個小時。但播客、廣播節目、有線電視新聞、社交媒體、流媒體娛樂和其他形式的媒體佔據了他們一週90多個小時的時間

幾小時的基督徒培育(在疫情期間甚至可能是零小時)怎麼能與沖刷人們大腦的媒體潮水競爭呢?即使是服事最有果效的牧者,也在努力保護羊群不受眾多聲音的影響上有掙扎。牧者們感受到了這一仍在持續增長的挑戰,而新冠疫情和大選帶來分裂教會的後果只是進一步暴露了這一點。因此,一些人預測在未來幾年內會有大批人離開牧者崗位

要警醒,但不要危言聳聽

我們應該對牧者面臨的壓力感到震驚,但不要成爲一個危言聳聽的人。牧者爲爭奪羊的心靈而戰,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耶穌警告說,狼會搶奪羊和趕散羊群(約翰福音10:12);保羅告誡以弗所的長老們要「警醒」那些不放過羊群的「兇暴的豺狼」(徒20:29-31)。對於牧者來說,「狼」的威脅並不新鮮。

這個時代的新挑戰是,在互聯網時代任何一隻羊都很容易受到數以百萬計的豺狼攻擊,而這些狼的公開或微妙的危險只需點擊幾下就能看到。任何牧師都不可能知道所有的狼。牧師不可能追蹤任何一隻羊的網上活動,更不用說數百隻羊了。搜索框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屬靈戰場,然而基本而言,這又是一個隱蔽的戰場,在這裡,爭奪人心的戰鬥是以一對一的方式進行的。即使牧師想在這場戰爭中拿起武器,但現實是100人的會眾就意味著100條戰線,每個人的網絡生活都不一樣。難怪牧者會疲於奔命。

這一切在新冠疫情中就更糟糕了,因爲搜索框戰場的「隱祕」性變得更加隱祕。在社交隔離的這一年中,基督徒又被驅趕到更遠的地方,進入一種完全在線的生存狀態:從各種網絡論辯的毒井中飲水,而這是對他們的靈魂有害的。基督徒基本上沒有浸沒在來自聖經的生命培育與牧養中,相反,很多基督徒沉浸在他們稱之爲家的網絡迴音室中。

這並不是說牧者應該期待自己對羊群的心靈和思想有專屬的影響力,這種危險的做法會導致一系列其他問題。問題在於,在互聯網時代,羊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多的機會向各種方向遊走,追隨他們不認識的牧羊人。這些牧羊人不瞭解這些信徒,也不能照管這些信徒,更不用說很多這一類的網絡牧羊人後來被證實是豺狼。

牧者們要把被引誘到各種危險的意識形態方向上的羊收攏起來,有的羊被引誘到極左,有的羊被引誘到極右。某一天,牧師可能會收到一封來自一位保守派成員措辭激烈的電子郵件,威脅說要離開教會,因爲教會已經相信了比爾·蓋茨策劃的虛假疫情報告。一個小時後,牧師可能需要勸說一位左派成員不要隨便離開教會,他認爲教會對川普總統那一週說的任何話都不夠憤怒。

這種來自左右兩邊的壓力讓許多牧師感到受挫。有什麼辦法能給如此不一致的羊群帶來連貫的基督徒培育呢?

牧師們能做什麼?

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也許是21世紀教會所面臨的最大的數字威脅,我們不可能在一篇文章中給出一個全面的答案。但就牧者可以採用的戰術而言,在這個谷歌時代如果想要在基督徒門訓成長上獲得進展,這裡有幾個想法或許可以引發進一步的對話。

第一,媒體習慣應該是門徒訓練要關注的一個焦點。

牧者們,要幫助基督徒看到他們在網上消費的東西給他們的心靈帶去了什麼,向他們展示當他們的「媒體飲食」都是在黨派政論、有線電視新聞和推特上時,會有多大的毒害。教導他們培養閱讀良好媒體的習慣,建議進行數字禁食,鼓勵他們走向更可靠的智慧來源(這就是我即將出版的《基督徒智慧金字塔》一書的內容),給他們指出值得信賴的在線資源,幫助他們看清不斷刷新聞、用社會去解讀屬靈生活的背後是多大的空虛,把過多地刷社交網絡和上網時間當作與其他成癮一樣的嚴重牧養問題,還要帶著愛心指出正在塑造教會成員的網絡習慣。 

第二,看重主日以外的門訓培育。

雖然主日崇拜聚會是必不可少的,絕對不能忽視或輕視,但提供其他的基督徒門訓和塑造機會也至關重要。這並不意味著教會必須進入擁擠的媒體「紅海」與之競爭,好像要打造基督教版的網飛(Netflix)和抖音(TikTok)之類的東西。我不是要鼓勵發明噱頭或追逐技術潮流,我說的是以創造性的方式促進一種一週的節奏,以帶來整個一週裡以神爲中心的社區、教育、美學、工作和休閒生活。這方面的重擔並不完全落在牧師身上,但我們迫切需要新的視野,來了解21世紀培育基督徒群體的模樣。

第三,去教會不僅僅是爲了獲得「內容」。

任何教會如果把自己主要設想爲內容的供應商——給人們提供精彩的講道、頂級的敬拜音樂體驗——最終都會成爲一個死亡的教會。在谷歌時代,只要點擊一下,總會有更好的講道和更好的敬拜音樂。但這樣的在線「內容」——是的,即使是來自福音聯盟的內容——永遠無法取代教會,牧師們必須仔細思考這是爲什麼。地方教會能提供什麼是谷歌搜索不能提供的?爲這個問題提供有說服力、有吸引力的答案,是教會最迫切的問題之一。

牧師和教會領袖們,不要失去信心。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困難時刻,但這只是基督的新娘所面臨的最新挑戰而已。她會挺過來的。不過,是的,要對你分散在互聯網上的羊群保持警惕和關注。但請記住,我們是羊群的管家,而不是它的主人或創造者。如果不是那位大牧人的給予,我們這些軟弱的牧羊人就沒有什麼可以給予羊群的。那位大牧人掌管著一切,是祂在建立祂的教會,沒有什麼——包括疫情、政治分裂,甚至地獄之門(馬太福音16:18)——會勝過她。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re Churches Losing the Battle to Form Christians?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麥卡拉根)是福音聯盟高級編輯,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於加州聖安娜市,二人都是薩瑟蘭教會(Southlands Church)的成員,布雷特在教會擔任長老。
標籤
門訓
社交網絡
新冠病毒
疫情
分裂
兩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