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教會應該爲窮人付清醫療債務嗎?
2021-08-07
—— Sarah Eekhoff Zylstra , Greg Phelan , Justin Lonas , Adam Mabry

問題

我在新聞報導中看過,有些教會幫忙付清被低價收購的醫療賬目。從經濟角度來看這樣做非常有益處,對有需要的人來說是個極好的禮物。但對建立關係而言,這樣做的意義卻不大,因爲教會不知道受益的病人是誰,雙方可能根本沒有機會接觸。所以,我的問題是,教會應該做這事嗎?什麼是他們應該先考量的?

思考

你指的應該是「安息醫療費債務」(RIP Medical Debt),這是一個在2014年,由兩位前債務追討公司的執行長成立的機構。這一計劃的執行細節是這樣的:如果病患付不出醫療帳單,帳單就被醫院以低價賣給債務追討公司,由他們極盡其能的向病患討債。假設病患欠醫院4,000美元,債務追討公司就可以以40美元的價格買下,即便他們從病患身上只收到500美元,仍然有利可圖。

在這種情況下,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會用捐贈收入以$40買下債權,再將它一筆勾銷。六年來,他們爲超過200萬美國人清除了將近30億美金的醫療債務。

許多捐贈者是教會成員:內布拉斯加州一間教會的會眾付清了720萬美元的醫療帳單,新澤西一間教會付清了將近1400萬美元,華盛頓的一間教會則付清了3000萬美元的債務。

每一位病患都會收到一封信,告訴他們是誰付清了他們的帳單。雖然教會付清的是教會所在地附近的人的帳單,但是,你說的不錯,醫院不能把病人的個人資料透漏給教會,所以教會無法聯繫他們,也無法繼續關心他們。

所以,這是個好主意嗎?我們詢問了一位經濟學家、一位查爾默中心(Chalmers Center)的作者兼教會顧問、和一位參與這個項目的教會牧師。

經濟學家格列哥・費蘭(Greg Phelan):短期效益

顯然,這個計劃有很高的「投資回報率」,這是優點。另一方面,我同意這其中少了「關係」這一環。在我看來這需要權衡,但也不至於是個壞事。

它有助於我們思考慈善這一事工,這是神的工作而不是我們的,但我們仍要設法參與。有很多付出方式並不「理想」,例如可能不那麼有效率、可能無法建立關係、也不能處理所有造成貧窮的原因。但因爲我們是整體裡的一部分,就如身體上的肢體,基本上,我認爲一有機會就應該付出。

代付醫療債務是短期的補救辦法嗎?或許是,然而,對許多人而言,解脫債務有長遠的好處(想想關於禧年的教導吧!),又有眼前的好處。我的教會提供愛心食物,我們希望這能引起人們對教會的好奇,藉以建立關係,雖然不多,但偶爾也發生過。對有些人而言,愛心食物也許只是救急用的繃帶,但對有需要的人,也確實帶來極大的幫助(例如在疫情期間需求倍增),對社區也是個好見證——許多非信徒指出,我們提供的愛心食物是基督徒做的偉大的事。

同樣的道理,雖然代付醫療帳目的好處只不過是短期的,似乎仍是一個有價值的事工。

查爾默中心的賈斯丁·洛納斯:問好的問題

教會在持續關懷有需要的人時(無論是他們教會的成員或是社區裡的人),像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這樣的管道大有助益。這可以把舊賬翻出來付清,是一項長期、獲得共識的重大行動計劃。這樣的愛心事工模式正是查爾默中心所鼓勵的。

有了這種輕鬆的管道付清醫療債務,執事會或慈惠事工就可以幫助他們所服事的對象,把精力專注在其他行動計劃,例如,付清信用卡債務、儲蓄、或在能改善工作能力的職訓、或教育上投資。

當然,基督徒本來就應該慷慨——尤其是透過這類服務能讓效率倍增。然而,不要就此打住。付清醫療帳目固然好,但是貧窮的問題,不可能僅止於此。教會關心在貧窮中掙扎的鄰舍時,慷慨必需是第一,但卻不是最後一步。

教會在考慮與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或其他免除債務服務合作時,需要評估以下的問題:

  • 這類工具應如何納入我們原本就有的、以關係爲重的慈惠事工?如何藉以強化我們與所服事的對象之間的關係?
  • 我們是否把與當事者相關的其它因素列入考量了?例如,潛在的健康問題、或工作保障?這樣才能避免他們再度陷入未來的醫療債務。
  • 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的申辦手續包含哪些?他們是否優先處理重疾病患?是否有辦法預防依賴性?
  • 我們有沒有開發其他的管道,來和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的受益人建立關係?例如,教會有沒有可能要求在那一區爲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的客戶設立輔導站、或關懷中心?

亞當·馬布瑞(Adam Mabry)牧師:我們的經驗

我牧養的教會有一個傳統,我們稱之爲「大奉獻」(The Big Give)。在聖誕節前的幾個星期,我們收集大筆一點的奉獻,然後再全數交給國際宣教機構、植堂事工、以及不同的慈惠、公義事工。大約一年以前,我們選擇參與安息醫療費債務公司。

醫療債務並不是不明智的決定所造成的後果,而是沒有預料到的事。加上美國的醫療系統撲朔迷離,債臺高築並不稀奇;欠下這種債務的,幾乎都是病患、老人、窮人和退役軍人,不過每個人都可能受到衝擊。

在美國,醫療帳單被賣給用激進手段催債的債務公司,他們會把你的債務狀況報給信用機構,有律師介入;甚至勒索你的薪資、或扣押財產,對任何人而言都猶如噩夢,特別是對那些財務狀況窘迫的人。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做法比這個更傷害窮人、和弱勢者。

所以,當一位紐約時報的記者問我爲什麼選擇這樣做時,我只說:「耶穌親自付上難以置信的代價還清了我的債,所以,我花一點代價爲別人還債,應該是合理的。」

我們發現,每付出100美元,就有機會爲國人還清10000美元的醫療債務。靠著神的恩典,我們爲負債的鄰舍還清了千百萬。

你們有些人心裡會說,「沒錯,但是人應該有責任感,他們應該妥善管理金錢,才不至淪落到負債的地步。」 這樣說也許有道理——大多數的美國人連400美元的存款都沒有。但是,如果我們反過來想呢?「我應該對錢財負責,用它來愛我的鄰舍。」 如果我們祈求神呢?求神增進來自聖靈的滿足、節制、以及簡約,好讓我們活出憐憫、愛、和真正的基督信仰。

耶穌告訴我們,「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並且用十足的升斗,連搖帶按,上尖下流地倒在你們懷裡;因爲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如果我們付出,是因爲知道、又堅信,他所要倒在我們懷裡的恩典、同在,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那會帶來怎樣的結果呢?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hould Churches Pay Off Medical Debt for the Poor?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Greg Phelan(格列哥・費蘭)是威廉斯學院(Williams College)經濟學助理教授。他早年在耶魯大學取得學士及研究院學位,他的研究集中在宏觀經濟及金融理論。他住在於馬薩諸塞州的威廉斯頓(Williamstown, Massachusetts),是當地社區聖經教會(Community Bible Church)的長老。
Justin Lonas(賈斯汀·洛納斯)是聖約學院(Covenant College)查爾姆斯中心(Chalmers Center )的編輯和內容專員。他還是改革宗神學院亞特蘭大校區的道學碩士學生。
Adam Mabry(亞當·馬布瑞)是波士頓真理教會(Aletheia Church)的主任牧師,致力於植堂、校園事工與國際宣教,著有多本屬靈書籍。
標籤
愛鄰舍
慈惠
債務
帳單
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