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灰姑娘
認識奧羅爾·羅伯茨大學校隊教練保羅·米爾斯
2021-04-0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在2021年美國大學男子籃球錦標賽的第一個週末,15號種子(即分區排名第十五的球隊——譯註)奧羅爾·羅伯茨大學隊(ORU)險勝排名第2的俄亥俄州立大學。兩天後,ORU又擊敗了排名第7的佛羅里達大學,成爲歷史上僅有的第二支進入甜蜜16強(即16強決賽——譯註)的15號種子隊。

「奧羅爾·羅伯茨大學隊令所有的參賽對手感到驚豔,吸引了全國的關注,」福克斯新聞臺如此報導。「奧羅爾·羅伯茨大學隊是一所不太可能引發『瘋狂三月』狂歡的學校,」這是《體育畫報》的說法。「奧羅爾·羅伯茨大學隊是什麼、都有誰?來見識一下NCAA美國大學男子籃球錦標賽的灰姑娘球隊和學校,」這是《今日美國》的報導。

這支今年「瘋狂三月」最受歡迎的黑馬是來自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的一所基督教大學隊,該校以五旬宗佈道家奧羅爾·羅伯茨(Oral Roberts)的名字命名。但是,羅伯茨宣揚的是成功神學,但帶領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學校籃球隊獲勝的教練卻不是成功神學跟隨者。

主教練保羅·米爾斯(Paul Mills)會在推特上轉發司布真的名言,他擁有達拉斯神學院的碩士學位。他說自己每次聽到《聖經》被濫用——尤其是在體育界,基督徒運動員常常把勝利與上帝的祝福聯繫在一起——都會感到「快瘋了」。

最近,福音聯盟(TGC)採訪了這位主教練,詢問他關於神主權的教義、貧窮中的成長經歷、爲什麼在貝勒大學一名球員謀殺另一名球員幾個月後他還敢接受該校的工作,等等。下面加黑的句子爲福音聯盟記者的採訪問題。


你是在休斯頓市區的一個牧師家庭中長大的。你是怎麼開始接觸籃球的?

在美國,籃球是窮人的運動。我爸爸是個牧師,每個禮拜收入只有100美元。我總是想買新的喬丹氣墊鞋,這時候我媽媽會說:「喬丹氣墊鞋不能當飯吃,我們的錢只夠買吃的東西。」我買不起棒球棒、手套、滑板或頭盔。但我可以跑到馬路的盡頭,和其他15個孩子還有一個籃球一起玩。

創造這項運動的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上過神學院。他當時的想法是「通過體育爲主贏得男人。」這也是我的目標。我19歲的時候想分享福音,我發現如果我說,「你們要來查經嗎?」沒有人來。但如果我說:「我們要開放教會體育館,歡迎大家來打籃球,」就會有50個孩子出現。打完球后,我就可以把他們召集起來學習5到10分鐘。籃球是一根胡蘿蔔,給你投資在他們生命中的機會。

大學畢業後,你在高中當了6年教練,然後在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呆了一年。第二年,就在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一個籃球隊員開槍打死隊友的幾週後,你開始在貝勒大學工作。NCAA調查了貝勒大學的球隊,發現了吸毒和聘用專業球員的問題。後來所有接受獎學金的球員都允許轉學,校方和NCAA都對球隊進行了處罰,這讓貝勒大學的球隊一蹶不振。當替補主教練斯科特·德魯(Scott Drew)請你上任時,你是怎麼想的?

當時我立即回覆說:「不了,謝謝你。」然後斯科特又說:「我聽說你是個基督徒,你至少會爲此禱告嗎?」我回答說:「我會的,但我99%肯定上帝也會說不。」

大約一週後,我真的覺得必須去那,所以我去了。然後第二年,我們在聯賽中只贏了一場比賽。12年後,在我的最後一年,我們在聯賽中得了第一。我可以說近距離了解了幫助一個大學籃球隊重獲新生的整個過程。

其中一個關鍵是「修理看守」。如果一件事對你很重要,你就需要以一種勤奮的態度來做這件事——尤其是當你做這件事是出於神、並且也使用神所賜的各樣能力時。我在貝勒服務的時候總是把「修理看守」掛在嘴邊,以至於我的朋友們都說,「你需要發展一個縮寫出來。」所以當我來到這裡(指ORU)的時候,我發展了一個縮寫,這就是「CARE」:基督第一(Christ better be first)、這反映在你的態度上(reflected in your Attitude),因此要不懈努力(then Relentless Effort)。

去年夏天,你從達拉斯神學院畢業,獲得了聖經和神學研究的碩士學位。但你並沒有去做全職傳道人,那爲什麼一個籃球教練需要神學學位呢?

訓練結束後,你從球員那裡得到的問題往往不是「我怎樣才能更好地投籃?」或者「我該如何應對擋切戰術?」不,不是這些,而是「教練,我爸昨晚打了我媽,我今晚要去見他。我應該怎麼做?」

不管你的工作頭銜是什麼,你總是在服事別人。而你對聖經瞭解得越多,你就會有更好的裝備,無論面對的需要是什麼。基本上,我對自己的投資越多,就越能幫助我身邊的隊員。

讀完神學還是做教練,你注意到有什麼不同嗎?

巨大的不同!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其中一件大事是學習希臘語——現在我可以用原文閱讀經文,對所講的內容有了更深的理解。如果沒有健康的解經,我們就容易誤導人、導致別人長時間偏離正路。

比如,我對給耶和華見證人信徒傳福音很有負擔。只要我知道哪裡有耶和華見證人,我就會去他們所在的公園,拜訪在那裡傳教的耶和華見證人信徒。有一次,我問一位七十多歲的女士,「你怎麼會成爲耶和華見證人信徒?」她說,她原本是天主教徒, 但她的丈夫去世後,她去找神父希望得到安慰,神父告訴她,「上帝想要你的丈夫。」於是她想,上帝根本不在乎我想要什麼、我女兒想要什麼?所以她就換了個宗教,找到了別的東西。

一句話,就讓這位女士跟著別的東西走,改變了她的人生。顯然,如果沒有聖靈的感動,讓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完全不可能。但這讓我意識到,我們教導的語言要準確,這有多麼重要。脫口而出、胡說八道都會造成嚴重、真正的痛苦。

在體育界,有很多斷章取義的經文,以及扭曲的成功神學。你怎麼處理?

哦,我看到這些簡直要瘋了。人們胡亂地引用經文,以爲神是一個阿拉丁神燈中的精靈——「如果我的願望沒有得到實現,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我不喜歡人們亂引用腓立比書4:13(「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因爲這節經文並沒有應許你會舉起500磅的槓鈴。如果你簡單地「宣稱」這節經文,也不意味著你可以跳樓飛翔。保羅是說:「嘿,我學會了如何處理擁有很多和擁有很少的問題。我可以處理好這一切,因爲基督在堅固我。」

每場比賽前20分鐘,我都會在Dwell應用(語音聖經APP)上聽詩篇118篇。我會用這句話作爲開場白是:「要稱謝耶和華,因爲他的慈愛永遠長存。」無論我們是贏是輸,他都是良善的。如果我們輸了,並不意味著其他教練禱告得更多。

我確實發現,我有很多機會向球員講解聖經。去年我們輸了一場比賽,就有球員說:「我們怎麼會輸?我們是一所基督教學校,我們想要榮耀神。」我告訴他們,輸贏與此無關。同樣的道理,把財務報表搞得一團糟,也和上帝沒有關係。神並不是根據你今天禱告的多少或信心的大小來決定讓你今天過得好或者不好。

在賽季裡,我們也有早會,我會不斷地把他們引向耶穌。100年後,我們都不會在這裡了。儘管我們可能認爲自己的籃球打得很好,但其實意義不大。雖然我很尊重馬丁·路德·金,但週日聚集在一起慶祝他的人連兩個都沒有。但每週日卻有1.2億人聚集在一起慶祝耶穌。

以賽亞說得很清楚:神不與人分享他的榮耀。只有一個名字,人可以靠著這個名字得救。我們需要確定我們是爲了這個而打球。如果你所做的只是在圍繞著一個橡皮球,你就辜負了這些球員。

近年來,在福音派中,有人稱加爾文主義的興起爲神主權教義的復興。爲什麼把握神的主權很重要?它會有什麼實際的區別?

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多1:15)如果神給你創造了一個機會和能力讓你去做一件事,你就應該好好地去做。如果你要以基督徒的身份去做,說「我代表神」——行啊,你覺得你應該把事情做得多好?你大概會努力地做得相當好。對你來說應該是認真的,因爲你意識到神授予了你管家的職責,你需要看重這個職責。

你不能用馬虎、懶惰的態度來對待這個責任。我告訴我的人,「神給你一些恩賜。不是每個人都有兩米身高,但你應該努力、盡可能地發揮你的恩賜,而對我來說,我也要盡可能地成全你這個人。」

我就是要聚集一群年輕人,他們的願望是通過他們的籃球天賦來榮耀上帝。我們已經聚集了一群人,他們的真實情況就是如此。他們代表著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家庭。而我們很高興能在NCAA錦標賽這樣的全國性舞台上做到這一點。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oaching Cinderella: Meet Oral Roberts's Paul Mills.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福音
籃球
NCAA,教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