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新冠疫情下主餐問題採訪四位牧師
2020-04-20
| Paul Carter

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全球那麼多的教會面對取消主餐的決定。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很多國家的政府都不得不禁止或強烈建議取消50人以上群體聚集,有些甚至限定聚集人數不得超過5個人。這對教會來說意味著什麼?

大部分教會都已經使用了至少一次的網上聚會。在我生活的加拿大,取消慣常的聚會或者把聚會搬到網上並不是新鮮事。我們稱這種情況爲「雪天」("snow days"),這樣的情況平均每年會發生一兩次。

但這次並非那種因爲大雪而造成的聚會暫停。

這次是政府要求(或強烈建議)的停止聚會,並且什麼時候恢復尚未可知。對於大多數福音派教會來說,主日同時也是舉行主餐的日子。現在該怎麼辦?我們應該暫停主餐,直到聚會恢復嗎?我們鼓勵大家在家裡自己領主餐嗎?還是我們透過網絡一起領主餐呢?

這是一個沒有航道的水域,我們都在摸索著航行。這個時候需要的不是鍵盤俠的怒吼,也不是對鄰舍的批評和指責。這時候,我們需要學習、反思、對話、決定和恩慈。爲著這個目的,我查考了與主餐最有關係的經文,給大家一些導論和解釋。隨後,我會邀請幾位來自不同宗派與傳統的牧師朋友們對這一問題分享他們的思考和信念。


聖經怎麼說?

此時此刻,我們尤其要爲羅馬時期的哥林多教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獻上感恩。若不是哥林多教會在那麼多事情上犯錯,我們今天的教會論恐怕會更糟糕。因爲哥林多教會在主餐問題上出現混亂,所以使徒保羅寫信給他們的時候特意在11章糾正他們對主餐的認識和實踐。保羅的責備和糾正可以被總結爲如下幾點:

第一,主餐必須在合一中舉行

保羅擔心的是,哥林多教會雖然舉行主餐,但卻忽略了主餐背後的神學。如果主餐的目的之一是爲了慶祝我們透過在基督裡的信心與神連結,以及透過在基督裡的信心與彼此合一,那麼主餐就不應當在一個族群分裂、彼此不和的境況下舉行。保羅在11章18-20節指出這一點:

第一,我聽說,你們聚會的時候彼此分門別類,我也稍微地信這話。在你們中間不免有分門結黨的事,好叫那些有經驗的人顯明出來。你們聚會的時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爲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飢餓,那個酒醉。

因此,各位牧師長老們,當你們思想疫情中的主餐這個問題的時候,一定要確保你們所使用的方式——即便是在特殊時期——也不應當違背或省略主餐這一神學含義。

第二,主餐應當在次序、愛心和平等中舉行

當時的主餐看起來更好像是在正餐中的一個「儀式」,而這個正餐不一定是我們所理解的「愛筵」。在這個正餐(就像教會聚餐)中,牧師或者負責的長老站起來說,「在他被賣的那一夜……」,然後開始帶領全教會進入聚餐中儀式性的環節,並在這一過程中有合宜的默想和態度。這是主餐應有的樣式,但是哥林多教會在舉行主餐時離這一要求很遠。因此保羅在21-22節說:

因爲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飢餓,那個酒醉。你們要吃喝,難道沒有家嗎?還是藐視神的教會,叫那沒有的羞愧呢?我向你們可怎麼說呢?可因此稱讚你們嗎?我不稱讚!

因此,如果牧師和長老們要準備在這一危機中的特殊時期以一種創新的方式舉行主餐,那麼就必須思考秩序、愛心和平等。大家會同時領餐嗎?如果有人是事後回放而不是觀看直播怎麼辦?這樣的主餐如何體現教會對貧窮和弱勢群體的關愛?

第三,主餐必須包含自我省察和悔改

在23-26節,使徒保羅大體上根據路加對最後晚餐的描述提供了正面教導。然後,他對參與主餐時態度輕忽隨意的人發出了嚴厲的警告(27-29節):

所以,無論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應當自己省察,然後吃這餅、喝這杯。因爲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

因此,那些想要在這一危機中以某種形式舉行主餐的牧師和長老們,你們需要確保這些警告和命令的確被再一次教導給了領餐的人,並且他們都理解經文就主餐說了什麼。

對四位牧師的訪談:

自宗教改革以來,新教內部就主餐問題所發生的爭論就沒有止息過。之所以會有這些爭論,是因爲聖經並沒有直接回答關於主餐的很多問題。聖經沒有明確精準地告訴我們當用怎樣的頻率舉行主餐,聖經也沒有說應該由誰來分派主餐,聖經跟沒有說如果瘟疫或者流行病爆發時舉行主餐的方式是否可以暫時做出調整和改變。

鑑於這些原因,也根據聖經中已經給出的可以直接應用的資料,牧師和長老們需要在決策中共同討論,並且滿有恩慈。我希望本文采訪的四位牧師所提供的四個角度對大家都有益處,也能夠幫助你在禱告中深思熟慮地面對這個問題。願唯獨神藉此得著榮耀!

  • 第一位牧師:克林特·夯姆福瑞(Clint Humfrey),來自加拿大阿爾伯塔的加略山恩典教會;所屬宗派:獨立教會/改革宗神學

你們會在因新冠病毒疫情停止聚集這一期間舉行主餐嗎?如果會的話,打算怎麼做?

我們不會。

如果停止聚會的時間要超過三個月,這會改變你的決定嗎?

不會,我應該不會改變決定,除非我們教會決定分爲多個小教會。

是什麼樣的神學信念或者宗派傳統致使你這樣想?

有兩個原則在主導著我的思考。第一,主餐從本質上來說是地方教會在聚集的時候所舉行的聖禮(林前11:18),雖然我們可以繼續用網絡教導會眾,但我們並沒有實際上在一起。如果神在祂的護理中沒有允許我們實體聚集,我們的確可以用視頻和網絡繼續彼此教導,但是我們並沒有真正意義上「作爲教會」聚集,我們並不是「把教會搬到網上」。雖然我認識到透過網絡可以講道、可以禱告也可以一起唱詩,但是我們沒有「彼此相交」,這不能完全被沒有身體同在的視頻取代。

第二個原則:主餐是一個莊重的時刻,而不僅僅是一種紀念性的慶祝。因此,聖經特別提醒神的百姓要「按理」吃主的身體喝主的血。當我們不能夠近距離接觸時,視頻其實構建了一個阻擋透明度的牆。自我省察、分辨基督的身體、誠實地(在神和眾人面前)省察自己,這些要素都會在「網絡主餐」中缺失。我認爲透過視頻,傳道人無法正確地維護主餐。

  • 第二位牧師:喬治·辛克萊(George Sinclair),來自安大略省渥太華彌賽亞教會;所屬宗派:加拿大聖公會(ANiC,屬福音派信仰,見福音聯盟長篇報導

你們會在因新冠病毒疫情停止聚集這一期間舉行主餐嗎?如果會的話,打算怎麼做?

就目前而言,我們不會舉行主餐。

如果停止聚會的時間要超過三個月,這會改變你的決定嗎?

目前的情況應該不會持續三個月。事情在不斷變化,所以我很難說三個月以後我們會怎麼做。

是什麼樣的神學信念或者宗派傳統致使你這樣想?

從我們的良心而言,我們是這樣考慮主餐這個問題的:

首先,就聖禮次序而言,主餐應當由長老帶領,所以我們不鼓勵成員在家裡自己分餅杯。

其次,主餐應當由教會在同一空間中舉行,所以我們不能在Zoom裡舉行主餐。

第三,聖經並沒有明確說教會舉行主餐的頻率應當如何,所以就現在來說,三個月沒有主餐並不違背聖經。

第四,就一個教會的聚會而言,神的道得到傳講不但是必要的,而且也是足夠的。所以,沒有舉行主餐並不讓這個聚會缺乏什麼。

第五,總體而言,我們應當順服政府權柄所做出的合法決策。但是,如果我們發現政府對教會的政策要求比對一般商業的政策要求更加嚴格,我們就會考慮不順服這一歧視性政策。

第六,當社會上其他的機構和組織都開始廣泛地「違反政府禁止令」恢復聚會的時候,那麼我們會爲了聖餐的緣故考慮恢復線下聚會。

第七,我們會盡快恢復主餐,包括按著政府所允許的聚集人數舉行多場聚會。

  • 第三位牧師:溫斯頓·博世(Winston Bosch),來自安大略省渥太華禧年歸正教會;所屬宗派:加拿大歸正會( Canadian Reformed)

你們會在因新冠病毒疫情停止聚集這一期間舉行主餐嗎?如果會的話,打算怎麼做?

不會。

如果停止聚會的時間要超過三個月,這會改變你的決定嗎?

不會。

是什麼樣的神學信念或者宗派傳統致使你這樣想?

改革宗傳統認爲,主餐是神透過祂聖靈的大能在我們當中工作的一個恩典管道。因此,神命令我們要舉行主餐,目的是安慰我們、提醒我們思想祂的愛和祂的信實,向我們確保祂透過聖道和在我們內心的工作所成就的救恩。這都意味著說,我們要珍視主餐,我們不能輕輕忽忽地對待它,我們不敢忽視這一命令,也不敢忽視基督藉此要成就的美意,更要確保當我們作爲教會聚集時就盡可能地舉行主餐。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間有一個挑戰:主餐是在神的百姓聚集時舉行的。我們各自的家可以用來招待弟兄姊妹(林前11:22),但主餐應當由神的百姓作爲教會聚集時實體領受,這是教會聚集的目的之一(徒2:42; 20:7;林前11:33)。正如林前10:17所說的: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

當然我得承認,在我們教會我們有的時候會把主餐帶給被永久性隔離的肢體(譯註:例如病危成員)。但即便如此,我們也盡力把這樣的一個舉措當作是常規的、聚集時主餐的一個延伸。這是在教會共同舉行的主餐之後,有一些的長執和成員會帶著我們剛剛吃喝過的餅杯中的一份去到那位成員的家中,和他一起領受。我們並不將這看作是一個爲危病成員而舉行的「私下」主餐,這是一個教會的主餐,只是被延伸到了那個成員的家中。

但現在的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挑戰卻是給到整個教會的。既然沒有實體的共同聚會,那就沒有可以延伸到各家的主餐,也沒有可能從傳道人手中接過餅杯,更無法分享一個餅和一個杯。在一個虛擬的聚會中吃自己準備的餅和杯是一個弱化的替代,既沒有聖經經文的支持,也不是主的本意。

這就意味著說,疫情期間我們教會不會舉行主餐,直到我們能夠實體地共同聚集。這讓我們感到不舒適,這讓我們迫切地爲疫情過去而禱告啊,但我們不會爲此憂慮。我們對主的信靠並不是來自聖禮,而是來自救主。正如我們的主餐禮教導所說:我們並不是依附於餅和杯的外在記號,而是藉此讓我們的心升高到天上,在那裡,我們的中保和代求者基督正在天父的右邊。

  • 第四位牧師:保羅·卡特(Paul Carter),來自安大略省奧裡利亞房角石浸信會;所屬宗派:加拿大浸信會

你們會在因新冠病毒疫情停止聚集這一期間舉行主餐嗎?如果會的話,打算怎麼做?

不會。

如果停止聚會的時間要超過三個月,這會改變你的決定嗎?

應該不會。我們常常把主餐帶給一些因爲身體原因不能和我們相聚的成員床前,有的人認爲鑑於現在面對的是一個長期的、全國範圍的「不能相聚」,所以這一特例可以被常態化。但是至少就目前而言,反對這樣做的主張對我們更具說服力。

是什麼樣的神學信念或者宗派傳統致使你這樣想?

大部分浸信會教會都自認爲是自治的,雖然我們看重自由地聯結與合作。因此,我沒有辦法說浸信會的眾教會是否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會有一致的答案。我們不常碰到這種情況,雖然教會之間會彼此諮詢,但是最終是每一個地方教會自己要做決定。聖經雖然在這一問題上並不十分清晰,所以我們可以預見到各個浸信會教會會給出的答案會相當的多樣。

就我們教會而言,我可以說,我們比其他傳統的改革宗朋友們要思考的更多。我們聽到耶穌是這樣說的(路22:19):

 「你們也應當如此行,爲的是記念我。」

這聽起來是一個命令,因此我們如果遲遲不順服這個命令,就應該感到有壓力才對。但我們也意識到聖經對舉行主餐的頻率並沒有特別清楚的教導。哥林多前書11:25告訴我們,耶穌說的是:

 「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爲的是記念我。」

因此,我們覺得我們還有一些時間,我們需要在明確什麼是主餐的最佳形式這一問題上做些取捨。因此我們的決定是,至少接下去的兩個月不舉行主餐。因爲既然我們不能夠在一起,教會的帶領和紀律就不能夠正常進行。而哥林多前書11:29-31是這樣說的:

因爲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我們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於受審。

教會需要「自我省察」和「分辨這是主的身體」,而我們確實不知道透過網絡怎樣能達成這一目的。因此,就目前而言,我們決定推遲主餐。我們看這一推遲爲主的旨意。

可能神是在矯正我們,可能神以這樣的方式停止我們的敬拜,因爲祂並不悅納。聖經提到過這樣的情形,我們不能夠忽視這種可能性的存在。所以,我們要好好禱告,要省察我們的信仰,爲我們的罪悔改,並且等候。若神許可,我們幾個月後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願神得著榮耀。


譯:JFX;校:之是。原文刊載於加拿大福音聯盟網站:4 Pastors Talk Communion in a COVID-19 World.

Paul Carter(保羅·卡特)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奧裡利亞房角石浸信會的主任牧師。他神學畢業於麥克馬斯特神學院(McMaster Divinity College),現在也同時擔任加拿大福音聯盟的執行理事。
標籤
神學
聖禮
主餐
訪談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