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白:走向更均衡的福音
2018-10-22

我選定在馬丁·路德·金被刺50週年紀念日的第二天寫這篇文章,因爲我要謙卑地認罪。

我一直以來所宣講的,也就是我熱愛、珍貴,也盡力希望忠心正確傳講的耶穌基督福音,事實上,竟然是一個被截短、不整全的福音。

如果你認識我,就知道我的一生和事工都專注在教導福音、傳講福音、和撰寫有關福音的著作。我教導福音不止談到過去的罪得赦免,與將來的盼望,福音也關乎我們今天所要面對的一切。我的講論和寫作,都再三的提到福音的「當下性」,也就是說,在此時此刻我們就受益於耶穌的死與復活。

我試圖透過福音來看每一件事,就是我們處於「已然」得救,卻「尚未」抵家的兩點之間所要面對的每一件事。我也竭力幫助人們明白福音如何主導我們的日常生活——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如何看待別人並與之建立關係、如何做決定、以及如何在神爲他們定好的位置上生活。

然而當我再一次用心思考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時,卻倏然發現一個極其重要的區塊,是因自己的盲點而錯過的。我爲自己多年來的疏忽而憂傷,同時也滿心喜樂,因爲這位信實、長久忍耐的救主竟沒有放棄我,不斷工作、開啓我的眼目,柔軟我的心,讓我得以均衡地傳講福音。

你也許正想著:「保羅,到目前爲止我能聽懂你的話,但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讓我解釋,我要先告訴你結論,再說明它的意思。

公平公義的福音

因神的恩典,我已經被徹底說服——除非我們也堅定地宣揚神公義的福音,我們便無法歌頌神恩典的福音!

耶穌從降生就開始步向十字架,因爲神不願在有損他的、公義的情況下施行赦罪之恩。在那赦罪的十字架上,他被懸掛、受折磨的時候仍說著饒恕的話,神沒有無視人類無數次的違反他在公義上的要求,爲要將他赦免和接納的恩典賜給我們。

耶穌從不曾這樣對天父說:「我曾和這些人一起生活,他們並沒有惡意,只不過不瞭解你是誰、他們是誰,也不明白生命是什麼。我們何不對他們的悖逆、自私、驕傲、偶像崇拜、殘忍暴戾,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要當一回事,接納他們成爲我們家的一份子呢?」

神當然不可能參與這種交涉,因爲他是全然聖潔的!不然,就不需要耶穌十字架上的代罪受罰、白白的赦免和那被悅納的獻祭了。

讓我們一起思想:恩典不是放任,恩典絕不會對錯不分,如果錯不是錯,何需恩典呢?既然有赦免,必定因爲人在某些方面違反了道德律。

一個孩子的幼稚不需要你的饒恕,因爲不成熟是長大成人的正常部分,並不是罪。你不需要原諒一位老人家的健忘,因爲遺忘是衰老的現象,不是罪。你不需要爲身體衰弱尋求赦免,因爲身體衰弱不是罪,只顯示了你的人性。

然而,若有人來承認他犯錯得罪你,你不應該說:「沒關係,不必擔心。」 罪絕對不會沒關係,對方需要聽你說:「我原諒你!」 因爲表達原諒才無損神的公義公平,也讓人不安的良心得解脫。

若神的公義要求沒有遭破壞,就沒有被赦免的必要。十字架不僅帶來神的赦免,也同時伸張了他的公義,認清並且記住這點,是極其重要的。在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上,恩典與公義相親。這表示,我們不能一邊頌揚、宣講神恩典的信息,一邊又作出神自己絕不會做的事——無視我們身邊的不公義。我們不能只輕鬆地講說神對眾人的憐憫,而不宣講他對眾人的公義。

均衡的福音

因著神恆久忍耐的恩典,我現在明白了,我不能只傳講一面而忽略另一面。遺憾的是,我以前只傳講恩典,卻對公義閉口不談。十字架不容許我無視任何形式的不公義,無論是個人的、團體的、政府的、教會的、還是系統性的不公義。

傳講耶穌基督十架福音的社群團體,在迅速、活躍、出聲地倡導公義方面,不應該遜於任何其他群體。然而,我們要如何爲那些與我們沒有天然關係的人呼求公義呢?如果我們允許膚色、亞文化、或不同的帶領和敬拜風格把我們區隔開,我們又要如何與他們並肩站立?如果我們允許偏見離間我們,又如何爲公平公義挺身?如果我們未曾與人深入交接、去看他們、聽他們,又要如何理解他們經受的痛苦?如果因爲偏見,有某些人我們可以服侍,但卻只是爲種族的緣故無法接受他們的帶領,我們如何爲公義挺身?如果我們的屬靈家庭是破損、分隔的,又要如何維護家庭的價值?

要知道,赦免的代價很高,公義也一樣。說驅使耶穌上十字架的原因是神的饒恕,沒有錯,但我們也必須說,神的公義同樣也是驅使他上十字架的原因。這昂貴的一體兩面,必須在我們心中、生活中緊緊相連,不能分開,這是至關重要的。撇開神聖潔的公義談赦免是說不通的,也因此使赦免變得廉價又不合乎聖經。反之,若公義不浸潤在赦免之中,就會迅速敗壞成爲壓迫人的律法主義,造成仇恨和各種形式的報復。

至於神是如何開了我的眼,又讓我心中自責,讓我告訴你這事的來龍去脈。大約五年前,蕊雅和我開始參加費城的神契教會(Epiphany Fellowship Church in Philadelphia)聚會。神契教會有著多文化的會眾,但其中大部分是非裔美國人。能在艾瑞克·梅森博士(Dr. Eric Mason)和他門訓的年輕黑人弟兄的事工之下受牧養,讓我們非常蒙福。每個主日,我們聽到的耶穌基督福音,在各個方面都飽滿無比。

不過,還有一件事讓我們非常感恩。隨著我們逐漸認識、愛上這些黑人弟兄姐妹之後,看到他們每天所要面對、讓人心碎的事——那些因爲膚色的關係,我們永遠不會面對的事——使我們的眼睛被打開、心靈被破碎。有位我所親愛的年輕弟兄向我坦白,他之前很怕我,因爲他從小就怕年長的白人。我也聽到數不清的在學習或工作上受歧視的故事,和一些遇上警察時所受到的極度歧視與輕視、叫人心痛的事件。

在神契教會我沒有擔任職務,也不執行任何權柄。我們到那裡去聚會只爲了沉浸在福音裡,同時也隨機服事,而讓我們非常感恩的是,神在他的恩慈忍耐中,把我們帶到神契,開了我們的眼,叫我們心中自責卻又充實,激勵我們以自己未曾有過的方式活出福音。

我在上週就想寫這篇自白書,因爲確定不止我個人有這需要。不止我們的社區、學校有嚴重的種族隔離問題,我們的教會也不例外。我們的失敗不僅僅在於緘默不採取行動,在於沒有以神澆灌在我們身上的愛來彼此相愛、因而緘默不行動。我們看見別人遭遇我們所不願遭遇的,忍受我們所不願意忍受的,卻默不作聲。我們輕鬆地談論基督爲我們做的犧牲,卻不願爲那些與我們不同的人做重大的犧牲。

總有一天神完全的公義會從天降下,在神的憐憫下,一切的不公義都將化爲灰燼。然而,那一天還沒有臨到。所以,在那日子以前,我們被揀選做他的大使,不僅代表他的饒恕,同樣也代表他的公義,這公義乃是他不願妥協、爲要將恩典賜給我們的。

神對他擔任大使的兒女們的計劃是這樣的:在這「已然」卻「未然」的階段裡,通過差遣義人,使他們爲那些需要得到公義的人代言,而使他自己那看不見的公義被人看見,正如他差遣滿有恩典的人,向那些需要恩典的人給予恩典,而使他那看不見的恩典被人看見。

我爲自己只做到一方面的大使,忽略了另一方面而憂傷。然而,我爲那光照人、說服人的聖靈所動的工感恩;同時,在我做出選擇,要爲自己重新定位,行得更好時,我對神的赦免之恩大大感恩。

你呢?你的福音均衡嗎?你是否倡言恩典,卻對公義閉口不談?你在一個種族隔離的基督徒團體裡,或面對隱微的個人歧視,仍很自在、不以爲意嗎?神在哪些方面呼喚你認罪、悔改、換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

美好而令人釋放的是,我們不需要羞愧得垂頭喪氣、或因悔恨而癱瘓無力,因爲耶穌已經承擔了我們的羞愧,背負了我們的刑罰。而且,赦免我們的那一位如今與我們同在,加給我們力量從新出發。他是如此體貼、恩慈,以至於呼召我們去做某項工作時,永遠會與我們同行,並供應我們所需的一切。

我的禱告是:願神賜下心志與能力,讓我們忠心地傳講神聖的公義,如同傳講他的赦罪之恩,也付諸行動,直到最後的日子,仇敵服在我們救主腳下、不再需要我們發聲與行動爲止。


譯:Leiwen Watson;校:徐震宇

標籤
社會議題
恩典
政治
公義
合一
社會
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