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敬拜的呼召是一個彼此相愛的呼召
2019-01-21
| David Mathis

主日早晨的聚會不僅僅是一個共同敬拜的呼召,同時也是一個彼此相愛的呼召。

我們所領受的誡命是: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神,並敬拜祂。這是最首要,且是最中心的。共同敬拜的意義並不僅僅在於要我們全心全意地愛神,它還有更豐富的意義:我們還有第二條誡命,就是愛人如己

主日那段特別的時間應當既包括對耶穌的敬拜、也包括對神子民的愛,這兩者都不應當缺失。它們都是我們一生應該追求的,在主日早晨也是同樣重要的。

不要篡奪耶穌的地位

當然,我們必須確保最大的誡命具有最高的優先性,神應當成爲主日首要且不可妥協的焦點。因爲很有可能發生的一種情況是,整個主日崇拜淪爲一種橫向的活動:人們全神貫注於事工本身,卻完全忽略了耶穌的尊榮是否屹立於敬拜之中——那可真是一場悲劇。本文並不是要對那些在縱向關係(即「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上已經很薄弱的人們說話,導致他們的敬拜中加重這種悲劇性的後果。

相反,本文是要對那些在集體敬拜中高舉上帝的人說話,他們堅信上帝是榮耀的、超越萬有的神。我們主日聚集在一起,一起尋求上帝,一起追求祂的面。我們的期望值非常高。我們來到教會中,預備領受那一場祂爲我們所擺設的靈魂的盛宴,而這場盛宴的本質就是祂自己。

誠然,我們集體敬拜的核心和焦點必須是神。如果敬拜中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只是關乎人和人之間的橫向關係的話,這就不是敬拜。敬拜,本身是一件縱向的事情。集體敬拜必須以神爲首要。神賜給我們牧師,以及那些忠心不願妥協的會眾,來使這種首要性得到保證。

神聖的自利VS罪污的自私

然而,作爲有罪的人類,我們會用我們的方式來玷污最聖潔的事——哪怕這件事是以神爲首的敬拜。

上帝,並且唯獨上帝,是我們喜樂的至高泉源和焦點。然而對於那些已經認識了這榮耀真理的人而言,我們仍然有可能在主日早晨帶著一種微妙的聚焦於自我的心態來到教會。我們知道如果把主日單純看做一種責任和義務,這並不榮耀神。我們來到教會應當是來享受和慶賀集體敬拜爲我們的靈魂所帶來的巨大益處。但是如果我們不謹慎的話,這種「神聖的自利」可能會轉化爲一種罪性的自私。而在這當中,我們是否對他人有關心的意識和愛的行動,就成爲了我們重要的考驗。

你是否常常覺得,你本來期待一種「我和耶穌個人互動」體驗,但其他人的存在成了這種體驗的阻礙?哭泣的嬰孩、躁動的孩童、技術不佳的司琴、排版錯誤的歌詞……這些對你而言是一種敬拜的阻礙?還是一種機會呢?

以下是四種我們可以考慮的方式,它們幫助我們從加強「合一」的角度在共同敬拜中一起尋求神的面。

第一,拓展你的敬拜之心

希伯來書2:11-13告訴我們,耶穌與我們認同、稱我們爲弟兄,並且將我們納入敬拜神的百姓群體之中。因此我們不是僅僅作爲一個個獨立的個體在敬拜,而是作爲基督身體的一部分在敬拜;也不僅僅只是在真理中敬拜,更是在靈裡敬拜;敬拜不僅僅只關乎技巧和外在,更關乎內心的思想和情感。

在集體敬拜中,我們不應該緊閉著眼睛,帶著對上帝狹窄的關注,以至於其他一同敬拜的肢體在我們的強烈的自我意識中被淹沒。我們應當拓寬我們敬拜的視野,關注我們的鄰舍,這並不是要把他們當做敬拜的對象,而是把他們視爲在敬拜中倍增喜樂、增強頌讚之聲的好夥伴。

把那些「我與耶穌個人相交」的瞬間留在你的家中。來!成爲基督身體的一部分,並加入集體敬拜中吧!

第二,善用注意力分散的時機

儘管牧師和領會應該努力地最小化給聚會帶來打擾的因素,以幫助會眾最大程度地降低可能導致的分心,然而令人分心的瞬間仍然會發生。但那並不意味著我們敬拜的心靈脫軌失控了。如果我們帶著寬容的態度,我們就能夠把這種瞬間視爲一種既與神相交,也操練彼此相愛的機會。它是一種機會,而非一種阻礙。

我們敬拜的上帝足夠偉大,祂足以應付我們芝麻大小的錯亂。無論是講台上還是會眾當中那些善良卻不小心「搗亂」了的人們,他們的瑕疵都不足以減弱一絲一毫上帝的榮耀,也不會降低我們敬拜的體驗——只要我們拒絕在心裡爲那些分心的念頭留地步。

第三,在喜樂中彼此服事

每一間教會在主日時都在彼此服事。我們需要許多志願者來幫助引導停車、在門口接待、引座,以及最不容易的一件事——看護兒童。我們越建造自己的自私,越是狹隘化那種「我與耶穌個人相交」的敬拜觀,而非一種寬廣的「共同」的敬拜觀,我們就越不能在喜樂中滿足這些需要——即便你可能努力地在主日參與這樣或那樣的服事。

我們需要提醒自己,當我們的大度幫助他人時,上帝已經賜給我們更大的喜樂,而非僅僅侷限於我們的情感體驗。

我們不僅有常規和明確定義的服事崗位仍然需要人手,主日早晨也是一個機會,使我們可以留意弟兄姊妹出乎意料的需要,無論是安撫一個吵鬧的嬰兒、讓一個疲憊的母親可以安心敬拜,還是一些小事情,例如往裡坐好給遲到的人留出靠近過道的座位。

新的需要每週都在出現,如果我們在敬拜中不狹隘地只專注於自己內心的感受,我們就可以效法好撒瑪利亞人的謙卑。以至於我們不會過於片面地執行一種宗教日程,而是去認識和解決他人真正的需要。

第四,赦免與蒙赦免

最後一個能夠夯實主日早晨的集體敬拜,體現「共同」敬拜觀的思考方式,是提醒自己思想我們和他人的關係,以及任何與他人和好的需要。

不要忽視或假裝其他人不存在,也不要試圖不讓他們進入你的視野以免打擾你敬拜耶穌。相反,我們可以問問自己是否在一些不必要的時候冒犯了他人,或是保持了彼此的和平?我們是否與身旁一起敬拜的肢體和睦?這是檢測我們內心的一個信號。在舊約中,敬拜上帝與愛弟兄總是不可分割的(馬太福音5:23-24),在新約中也是如此。

我想特別提到的是:主餐更是教會生活中一個常規的提醒機會。主餐提醒我們與神和好,也與人和好。聖餐並不是進到裡屋,然後把別人擋在外面。當我們滿懷信心預備掰餅和飲杯時,我們一起環繞在主的聖餐桌前。這是一個家庭意義上的晚宴。

我們在敬拜中一起掰餅,一起飲杯。


譯:楊文皓;校:JFX。原文刊載於「渴慕神」網站:Corporate Worship Is a Call to Love

David Mathis(大衛·馬蒂斯)是「渴慕神」網站的執行編輯、城市教會(Cities Church,位於明尼阿波利斯/聖保羅都會區)的牧師、伯利恆學院與神學院(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的兼職教授。大衛與妻子育有四個子女,他的著作包括《恩典的習慣:操練而來的屬天喜樂》(Habits of Grace: Enjoying Jesus through the Spiritual Disciplines)等。
標籤
教會
敬拜
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