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與基督徒合一
2021-04-07
| Keith Kauffman

亞當的罪給所有的生物帶來了毀滅性的詛咒。地不再配合他的農業生產,原本神所賦予照料園子的工作現在充滿了痛苦和困難。人對受造物的治理——因爲人選擇了順從受造物而不是順從造物主——現在破碎了、遭到了毀壞,也不再完整了。

然而,神在咒詛之中的恩典仍然是顯而易見的;憑藉工作和知識,亞當仍然可以從地上獲得他所需要的東西。他會經常經歷失敗,但有時仍有成功。上帝並沒有離開這世界、容許其他墮落的受造物壓迫我們、令我們的遠古祖先們被壓迫、遭到窒息。相反,他允許人類從那片土地上獲得我們生存所需的必要養料和知識。

也許你從來沒有想過生物醫學研究的好處,也沒有想過疫苗的好處。然而出於神的恩典,祂允許我們的知識和經驗使生命更加持久。只要科技和醫學被用來榮耀上帝、造福他人,他們就是好東西。而用醫學和技術來拯救生命,當然是榮耀神的,因爲聖經高舉每個人類生命的神聖性。

疫苗是來自神的禮物

因此,疫苗是上帝賜予的一份好禮物,它是通過適當地應用生物醫學研究人類免疫系統及其對危險病原體的反應而帶來的。上帝賦予我們的身體識別危險外來生物體的能力,並記住它們,以防它們再次回來傷害身體。疫苗只是給病人注射了該生物體不致引起危險的劑量或片斷,這樣身體就可以在遇到真正的危險生物體之前建立免疫學記憶。你的免疫系統並不只是收到了那個敵人的一部分劇本,它知道該外敵想要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破壞。

免疫系統真是來自神的奇妙禮物。就像早期的人類學會了農業技術來給農作物帶來更好的產量一樣,研究人員也因爲不斷了解疫苗的用處,更好地保護我們免受世界墮落帶來的另一方面侵擾。

然而,就像人類爲減少墮落的影響所做的其他嘗試一樣,這並不總是一種完美的努力。生物醫學研究經歷過許多黑暗的日子,疫苗有時會造成不必要的死亡。這也是爲什麼人們有時會選擇放棄某種疫苗,或者有時會乾脆不用疫苗。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看到某些政黨領袖公開質疑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因此,很多老百姓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是否應該注射那些遭到過質疑的疫苗?這疫苗的研發是否過於倉促?是否走了捷徑,導致它非常危險?既然它使用了不同類型的疫苗技術,那麼它是否會對我們的身體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有沒有什麼生物倫理方面的問題應該讓我們警惕,比如使用了幹細胞或流產嬰兒的組織?

作爲新冠疫苗研究人員之一,我可以爲你解答其中的一些問題。我甚至可以告訴你我會怎麼做。但在我這樣做之前,讓我分享一些更重要的東西。

分裂

對基督的身體而言,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能讓關於疫苗的決定使我們分裂。不要搞錯了:不合一很有可能發生,也是一種試探。如果說這次流行病給了我們什麼教訓的話,那就是我們中的許多人都變得很重視自己的健康,當別人不像我們一樣重視個人健康時,我們就會感到不安。

例如,如果我選擇打疫苗,但另一個教會成員選擇不打,我很容易對這個人不客氣。我甚至會覺得他們在危害我的健康,因爲病毒變異可能會使我的疫苗無效。

反過來說,如果我因爲相信疫苗的某些方面與聖經原則相衝突而選擇不接種疫苗,我可能會把弟兄或姐妹接種疫苗的決定判斷爲錯誤或犯罪。當涉及到這樣的良心問題時,論斷是一種明顯而危險的罪。我們知道聖靈賜更多恩典,但我們自己卻常常不給人恩典。

基督裡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們,無論你們的決定是什麼,我們的基督徒見證往往是在我們如何繼續愛那些與我們立場不完全相同的人中得到見證的。我們都在事奉一位掌權的神,是祂決定了每一個病毒從受感染的人身上離開時會飄到哪裡去。

我們基督徒的合一並不建立在一套共同的態度、追求、信念、經驗或政治立場上,而是完全建立在耶穌基督所流的寶血上,我們因信與祂結合,因此彼此連結。

我們不是獅子會、退伍軍人協會、紅十字會或救世軍。我們是主和救主耶穌基督的身體。疫苗提供了今生的一個解決方案,福音則帶來永恆的解決方案。

常見問題解答

一、這疫苗這麼快就出來了,是不是不安全?

新冠疫苗的研發速度確實令人歎爲觀止,但卻沒有走捷徑。研發速度如此之快,有幾個原因:

首先,每個疫苗都要經過多個臨床試驗階段。通常情況下,公司不會在第一階段完成之前就開始第二階段的試驗,因爲他們想在投入數百萬美元到下一個階段之前知道第一階段的結果。但國會資金的湧入和試驗時間限制的減少,使得公司可以同時開始多個階段的試驗。這意味著公司可以在幾個月內完成所有必要的臨床試驗階段,而不是通常的幾年。

其次,對於研究人員來說,尋找患有目標疾病的志願者有時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有些疾病是如此罕見,以至於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找到足夠的志願者來完成一項試驗。然而,這對於新冠病毒來說不是問題。只需要幾週或幾個月的時間,就能找到足夠的志願者來完成一項大型臨床試驗。

二、爲什麼有些政府官員會質疑疫苗?

在過去的一年裡,政治博弈的氣氛濃厚而沉重,疫情是兩支球隊都想用來勝過對手、不讓對手得分的冰球。看得讓人唏噓不已。但兩大政黨的領導人都公開打了疫苗,這很能說明問題。

三,聽說這次的疫苗和其他疫苗不一樣。什麼是mRNA疫苗?它又是否危險?

大多數疫苗的作用是通過注射一種生物體的弱化版本或該生物體的特定蛋白質,以及有助於增強免疫反應和使記憶更好的佐劑。莫德納和輝瑞疫苗的工作原理是注射一段mRNA,其中包含了告訴細胞如何製造蛋白質的藍圖。當你的細胞拿到mRNA時,它們直接合成病毒的刺突蛋白,這樣就可以誘發人體的免疫反應,產生抗體。mRNA會在細胞內迅速降解,接種疫苗後不久就會從體內消失。但免疫力會持續下去。將mRNA用於各種研究目的已經進行了幾十年,一般都認爲生物學結果很好。

四、這種疫苗是否存在基督教倫理問題?

在生物醫學研究中,兩個最大的基督教倫理考慮是使用幹細胞和流產嬰兒的組織/細胞。關於這些話題,已經有很多文章論述這個問題了,我在此不做贅述。但從公開披露的信息來看——美國法律規定,研究人員只要使用流產嬰兒的組織就必須披露——莫德納和輝瑞疫苗的生產並沒有使用流產嬰兒的細胞系。

還有其他正在開發的疫苗在生產過程中確實使用了來自流產嬰兒的細胞系。我看到這個問題的雙方都有很好的探討。許多廣泛使用的疫苗(如MMR、帶狀皰疹、水痘)都是使用這些細胞系開發的。

五、那麼你會怎麼做呢?

當輪到我可以打的時候,我就會打疫苗。研究似乎很扎實,我還沒有聽到任何會讓我作爲一個基督徒感到不安的事情。我認識的人當中只有一位因爲醫療原因無法接種疫苗,我知道還有其他人會有這個問題。我會盡我所能去愛他們,幫助阻止這種病毒的蔓延。

最終,上帝控制著在地球上傳播的每一個病毒顆粒。也許祂正在用這些疫苗來爲世界擺脫這種危險的疾病。祂曾允許我們在天花問題上做到這一點;我祈禱祂允許在新冠病毒上再次做到這一點。


免責聲明:本文表達的觀點不代表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國家衛生研究院或聯邦政府的觀點。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意見,僅供教會學習之用。關於您是否能夠或有資格接種疫苗的具體問題,請諮詢當地和州衛生部門以及您的主治醫生,以獲得進一步的指導和指引。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COVID Vaccine and Christian Unity.

Keith Kauffman(基斯·考夫曼)是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研究員,研究領域是結核病和其他傳染病帶來的免疫反應。他本科畢業於馬里蘭大學,後在首都聖經神學院(Capital Bible Seminary)獲得道學碩士。他現在是馬里蘭州格林貝爾特浸信會(Greenbelt Baptist Church)的長老之一,同時在蘭卡斯特聖經學院(Lancaster Bible College)擔任客座教師。
標籤
合一
分歧
疫苗
病毒
新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