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常見問題解答:新冠病毒變異毒株
2021-08-24
—— Joe Carter

最近發生了什麼?

新冠病毒的變異毒株正導致一些自該疫情大流行開始以來的最嚴重爆發。在一些東南亞國家,病例數和死亡人數正在迅速上升。

CNN報導,去年曾設法控制疫情的國家,現在正爲不堪重負的衛生服務、缺乏病床、設備和氧氣而掙扎。

德爾塔變異毒株也正在美國各地爆發,特別是在阿肯色州、密蘇里州和內華達州等疫苗接種率低的州。

「這是新冠疫情的一個新階段,」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負責傳染病的副主任傑伊·巴特勒(Jay Butler)說,「我們看到了疫苗接種帶來的積極效果,但同時……只要疫情還沒有結束,問題就沒有徹底解決。我們仍然看到傳播的發生,而且我們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還沒有接種疫苗。」

什麼是新冠病毒變異毒株(COVID Variant)?

COVID-19是「2019年冠狀病毒」的簡稱,是由新型冠狀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2號病毒(SARS-CoV-2)引起的疾病。

像SARS-CoV-2這樣的病毒在不斷變異,這導致其基因結構發生改變。病毒變異體是指其基因組序列與參考病毒的基因組序列不同的一種病毒。雖然每一種病毒都可能是一個輕微的變體,但這個術語一般只用於指那些與原始病毒有明顯不同的病毒。

因此,新冠病毒變異毒株是SARS-CoV-2的變體,可導致人們感染被稱爲COVID-19(新冠肺炎)的疾病。

這一變異毒株的名稱是什麼?

爲了幫助公眾討論變異毒株,世界衛生組織建議使用由希臘字母組成的標籤。現有的命名的變體包括阿爾法、貝塔、伽馬、德爾塔、伊塔、約塔和卡帕(Alpha, Beta, Gamma, Delta, Eta, Iota, Kappa)。

對這些變異毒株如何分類?

美國政府新冠病毒聯席工作小組(SARS-CoV-2 Interagency Group)定義了三類SARS-CoV-2變體:需要研究的變體、需要關注的變體和引發嚴重後果的變體。

需要研究的變體(variant of interest)可能需要採取具體的公共衛生行動,如進行流行病學調查以評估病毒是否容易傳播給其他人、疾病的嚴重程度、治療方法的有效性,以及目前獲得授權的疫苗是否提供保護。目前在美國需要研究的變體包括伊塔、約塔和卡帕。

需要關注的變體(Variants of concern)需要採取公共衛生行動,如新的診斷方法或修改疫苗或治療方法。目前在美國關注的變體包括阿爾法、貝塔、伽馬和德爾塔。

引發嚴重後果的變體(variant of high consequence)有明確的證據表明預防措施或醫療對策相對於以前流通的變體來說效果明顯下降。今天,沒有SARS-CoV-2變異毒株有達到引發嚴重後果的水平。

哪些變異毒株在美國是一種威脅?

在美國有四個需要關注的變體:阿爾法、貝塔、伽馬和德爾塔。

正如CDC所指出的,這些變體似乎比其他變體更容易和更快地傳播,這可能導致更多的新冠病例。

德爾塔變異毒株是否很危險?

研究人員還不知道德爾塔變異毒株是否比其他變異毒株更容易使人生病。截至目前,這個變異毒株的症狀似乎與新冠病毒的原始版本相同。然而,醫生們看到人們似乎更容易得病,尤其是年輕人。

使得德爾塔變異毒株如此令人不安的是它很容易傳播。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將德爾塔描述爲比普通感冒、流感、天花、MERS、SARS或埃博拉病毒更具傳播性,並且與水痘一樣具有傳染性。

第一個德爾塔病例是在2020年12月發現的。今天,德爾塔估計是美國90%以上的新冠新發病例的原因。

變異毒株對兒童更危險嗎?

自新冠疫情大流行開始以來,近420萬兒童感染了新冠病毒。然而,根據美國兒科學會的一份最新報告,自6月底以來,感染新冠病毒的兒童人數增加了5倍,僅在上週就增加了84%。

英國的一項研究還發現,與50歲及以上的人相比,5-12歲的兒童感染德爾塔變異毒株的可能性是2.5倍。

耶魯大學醫學院兒科傳染病專家和疫苗專家Inci Yildirim博士說:「隨著年齡較大的群體接種疫苗,那些年齡較小且未接種疫苗的人獲得COVID-19任何變體的風險會更高。但是德爾塔變異毒株似乎比以前的變體對年輕群體的影響更大。」

與成人相比,感染新冠病毒的兒童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較小。在所有兒童新冠病例中,只有大約0.1-1.9%的病例導致住院,在報告的各州中,所有兒童新冠病例中只有0.00-0.03%導致死亡。

接種疫苗的人是否會被變異毒株感染?

根據目前的知識,與未接種疫苗的人相比,完全接種冠狀病毒疫苗的人似乎對德爾塔變異毒株有更強的防護。

由於新冠疫苗的平均效力約爲90%,衛生專家預計大約10%的接種者可能被感染。通常情況下,接種疫苗的人如果感染德爾塔變異毒株,要麼沒有症狀,要麼症狀非常輕微。

基督徒應該如何應對這些變異毒株?

新的變種,特別是德爾塔變異毒株,其發生的背景與最初的新冠疫情有很大不同。當病毒第一次來到美國時,還沒有人接種疫苗或獲得自然免疫力,這影響了我們如何應對這種致命大流行病的威脅。但是今天,1.684億人——49.6%的美國人口——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

不過,大約一半的成年人口已經接種疫苗這一事實可能會產生誤導,因爲全國的接種率並不統一。疫苗接種率最低的州(阿拉巴馬州和密西西比州分別爲34.6%和34.8%)和接種率最高的州(佛蒙特州和馬薩諸塞州分別爲67.7%和64.1%)之間存在著約33%的差距。

疫苗接種率較低的州是受變異毒株打擊最嚴重的州之一。例如,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冠病例率爲每10萬人93例,而佛蒙特州爲每10萬人7例。在一些州,低接種率地區(如農村城鎮)靠近高接種率地區(如大城市)。耶魯大學醫學院流行病學家F. Perry Wilson博士說,這可能導致「超地方性爆發」。「那麼,這種大流行可能看起來與我們以前看到的不同,在那裡,全國各地都會有真正的熱點。」

這意味著基督徒個人以及教會領袖對變異毒株的反應將根據我們的區域環境而有所不同。因此,我們如何踐行愛鄰居的命令,可能會受到我們的鄰居中有多少人已經接種疫苗的嚴重影響。例如,那些已接種疫苗並生活在高接種率地區的人可能需要更加關注前往低接種率地區的人,因爲他們可能沒有症狀,卻在不知不覺中傳播變異毒株(這似乎是佛羅里達州爆發疫情的一個重要因素)。

大多數美國人——包括許多基督徒——不再讓新的證據改變他們對COVID-19的看法或他們的行動。關於是否接種疫苗或戴口罩的立場已經固化,甚至政治化,以至於很少有人願意改變他們的觀點,更不用說他們如何生活了。

無論這種不妥協的態度多麼令人惋惜,作爲基督徒,我們仍然必須努力使我們的觀點符合上帝所啓示的現實。雖然我們永遠無法確定我們的行動是否有足夠的愛,但我們應該盡力確保我們爲保護鄰居免受這些致命病毒侵害而採取的行動是基於我們相信耶穌呼召我們去愛別人。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FAQs: 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COVID Variants.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美國
新冠病毒
疫情
變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