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說髒話時我該怎麼辦?
2021-02-08
| Russ Gehrlein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領域給出基於聖經的智慧忠告。


問題

多年來我曾經從事過好幾個「藍領」工作,例如景觀、建築、保安等等。在每一個工作環境中,我都碰到同事們經常在說笑和日常對話中使用一些充斥著淫穢、性別和種族歧視的語言。基督徒是否應該每一次都在聽到粗言穢語時都用負面的形式去回應,還是假裝沒聽到?基督徒應該對此視若無睹,還是選擇成爲一個道德榜樣?

思考

我自己也曾經從事過這些體力工作,我也曾在軍隊服務20多年。是的,在這些行業裡總有一些人喜歡用一些令我們毛骨悚然的語言。

我想根據我的人生經驗爲你提供一些實用的建議。不過,我想首先從經文開始,看看我們該如何應付在我們周遭發生的罪,好讓我們透過聖經的透鏡審視這一切,以使我們回應的方法能夠榮耀神。

罪人總會犯罪

我讀大學的最後一年,我的父親跟和他有外遇的女人訂婚了,我向我的牧師尋求輔導,想從他那裡獲得該如何對待我這位繼母的建議。他對我說:「狗會吠,樹會落葉,罪人會犯罪,本來就是這樣,當我們遇到這些事時,不必爲此感到驚訝。」

如果我們期望人人的行爲都完美無暇,我們必定會面對失望和埋怨;但是,知道人的軟弱(詩51:5;羅5:12)——尤其如果那人不是基督徒的話——能幫助我們調節期望和回應。

我該如何回應我這位繼母?我的牧師提醒我,神在我身邊多放了一個人,讓我可以向她彰顯神的愛。這番話在我的腦海裡徘徊了近40年,影響了我的一生。

選擇你的戰場

所以,當我們聽到有人妄稱神的名或說一些不尊重別人的話時,我們不該感到驚訝,而且我認爲基督徒不應該每聽到一次這樣的言辭就暴跳如雷或大加指責。

當然,我不是說我們可以一直對此保持沉默並且容許這類行爲持續。耶穌把我們從這個世界拯救出來,是要差遣我們回到世界作鹽作光,使我們在所在的地方有所改變。(約17:14-19)

兩個問題

要決定用什麼樣的方法回應,我們先要問自己兩個大問題。第一:這些言論有多大的破壞力?第二:這位同事是不是基督徒?

第一,這類言論有多大破壞力?

在帶新兵訓練的時候,有一位訓練班長經常用粗話罵他手下的士兵。這樣一直聽他說髒話,我都變得麻木了。雖然我現在對我的下屬官兵表示說我非常不鼓勵你們使用任何污言穢語,但事實上我不能做什麼來禁止其他軍人這樣做。很可惜的是,說粗話可以說已經是軍中文化,但當我去考慮這些粗話所造成的傷害時,發現其實影響並沒有那麼糟糕。

但是,有些粗言穢語和黃色笑會帶來真正的破壞(箴18;21;雅3)。如果有同事說出一些不尊重其他種族或文化的話、或對女性同事品頭論足,我就會認爲他已經越線了。如果允許這樣損害他人尊嚴的言論發生,這工作環境就會變得不健康。也許神就是在這個時候把你放在這個地方(斯4:14)去表達你的立場。

而對話往往先從對那人的愛心和私下討論開始。(對你的心和你同事的心來說,最好先從禱告開始)如果他們拒絕聆聽,也許你需要尋求上級的幫助,或靜觀其變。

第二,這位同事是不是基督徒?

如果你的同事不是基督徒,告訢他們要「潔淨他們的行爲」不會使他們更容易相信基督。你這樣是在他們身上尋找一個他們無法結出的果子,因爲他們沒有聖靈的幫助。在這情況下,如果他們的言語沒有傷害性或沒有不尊重別人,你大概只可以忽略掉,而你自己則繼續用恰當和榮耀神的言語。

但是,如果你的同事是主內的弟兄姐妹,那當你去鼓勵他們小心他們的言語時就可以更符合聖經。(再一次)記住,要爲你自己和你的同事先禱告,在評斷他人的言語前先審察你自己的言語。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是尋求他們的幫助,好使你們倆都在恩典中成長(「我希望我的言語更榮耀神,我們可否在這方面互相鞭策?」)。有時,一個溫柔的提示可能已經足夠(「我正在想如何用我的舌頭去榮耀神,你認爲這是什麼意思?怎樣說話才是恰當的呢?怎樣說不恰當呢?你怎麼看?」)。

最後,記著,你只爲你自己的言語向神交帳。即便你可能成功地使你的同事說話更合宜,最後,最重要的仍然是你和他們的內心。


譯:何坤閱;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at Should I Do When Coworkers Use Bad Language?

Russ Gehrlein(羅斯·葛雷恩)是美國陸軍平民僱員(Army civilian),他曾在陸軍服役20多年,在此之前他是一個高中數學與科學教師。
標籤
溝通
見證
良心
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