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解答:中國科學家創造出首個「人-猴混合胚胎」
2021-04-29
| Joe Carter

 最近發生了什麼?

昆明理工大學靈長類轉化醫學研究院和省部共建非人靈長類生物醫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季維智、牛昱宇、譚韜、代紹興課題組及美國索爾克研究所研究人員在最新一期《細胞》雜誌撰文稱,,他們製造出了首個由人類細胞和猴子細胞共同組成的胚胎。該研究小組給猴子胚胎注射了人類幹細胞,並觀察它們的發育。至少有三個人與動物的混合體(又稱嵌合體chimeras)在受精後存活到19天。

什麼是嵌合體(chimeras)?

嵌合體chimeras)是由來自兩個或多個不同物種的細胞組成的動物。爲了創造嵌合體,科學家們往往把一個物種的細胞引入另一個物種的胚胎或胎兒。嵌合體這個詞對應的英文單詞chimeras來自希臘神話,描述的是一種具有獅頭、羊身和蛇尾的生物。

創造嵌合體可能涉及使用兩種動物的細胞,但並不總是指使用人類細胞或胚胎。

什麼是幹細胞(stem cell)?

人體含有200多種類型的細胞。大多數細胞都有特定的類型,並具有特定的功能。例如,白血球細胞尋找並消滅微生物,它有助於保持人體不受感染。但幹細胞不同,它們是相對未分化和未專門化的細胞,意味著它們還沒有獲得特殊的結構和功能。

這些細胞可能是多能(pluripotent)的,意味著它們可以產生身體的其他幾種不同和有特定目的的細胞(如肝細胞、腎細胞、腦細胞);也可能是萬能(pluripotent)的,也就是說它們可以成爲構成身體所需的任何或所有細胞類型。

所有的特化細胞(specialized cells)最初都由幹細胞而來,最終在胚胎發育的最初幾天形成少量的胚胎細胞。這種胚胎細胞具有極大的靈活性,這是爲什麼生物醫學研究非常重視幹細胞。

人與動物的嵌合體不是已經有過嗎?

是的。2003年,中國科學家將人類細胞與兔卵結合,產生了第一個人-動物嵌合體。幾年後,美國妙佑醫療國際(Mayo Clinic)的研究人員創造了血管中流淌著人類血液的豬,內華達大學的科學家們創造了肝臟和心臟基本是人類的綿羊。

2017年,加州索爾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科學家們試圖培育出第一個含有人類和豬細胞的胚胎。而在今年早些時候,日本科學家創造了一個人-鼠胚胎,其中含有高達4%的人類細胞——這是迄今爲止所有嵌合體中人類細胞含量最多的一例。

嵌合體研究的倫理問題有哪些?

自1838年以來,人類一直在進行異種移植(xenotransplanation)上的努力,即把非人類的組織或器官移植到人類受體上(例如,把豬皮移植到燒傷病人身上)。近100年來,研究人員開始將人類的遺傳物質植入動物體內,以創造治療方法(例如,動物胰島素)。許多基督教生物倫理學家認爲這種使用在道德上是合法的,儘管少數人認爲它打破了我們造物主所建立的物種屏障。

然而,創造嵌合體帶來的問題則更爲廣泛。正如基督教醫學和牙科協會(CMDA)所指出的,有幾個令人信服的道德理由讓我們意識到應當禁止應用生物技術創造嵌合體或部分爲人類、部分爲非人類的混合生物。例如,我們不應該創造共享人類和動物遺傳物質的中間或不確定的物種(林前15:38-40)。

而正如大衛·普倫蒂斯(David Prentice)和查克·多諾萬(Chuck Donovan)所解釋的那樣,當遺傳物質的混雜在胚胎階段就開始進行時,就會產生很多的倫理問題:

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是,如果在動物胚胎發育的早期就加入人類幹細胞,人類細胞最終可能會出現在發育中動物的任何地方。在最壞的情況下,人類細胞可能最終進入性腺組織,在動物體內形成人類配子(卵子或精子)。

此外,人類的遺傳物質可能影響動物的大腦:

這樣就可以培育出新的生命形式——人與動物的混合體,甚至可以培育出一種具有大部分人類或完全人類大腦的動物。對於這樣的反對意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回答僅僅是不許這類動物的繁殖(這可能不會百分百有效——問問任何一個經營過動物設施的人就知道了)。

還有其他需要關注的倫理問題。正如國家胚胎捐贈中心(National Embryo Donation Center)的主席和醫學主任傑弗里·基南(Jeffrey Keenan)所說,「這項技術也有可能違反人類主體的知情同意原則」,「甚至可能使動物感染人類的疾病,反之亦然。」

基督徒應該完全反對這種類型的研究嗎?

在決定是否反對這種研究時,基督徒應該掌握和了解所涉及的問題,通過聖經框架解釋這些信息,然後在聖靈的引導下遵循自己的良心。

例如,應用聖經框架的第一步是區分動物器官的不同用途。2005年,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當時是約翰·霍普金斯醫療機構的小兒神經外科主任,也是總統生物倫理委員會的成員,在一次關於人與動物嵌合體的聽證會上說:「我認爲作爲一個委員會,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確保區分跨物種使用人類或動物的部分,如胰島素、心臟瓣膜,這些性質的東西,還是在混合具有增殖能力的遺傳物質。我的意思是,這兩件事之間有很大的區別。我們需要確保公眾明白,我們正在區分這兩件事。」

下一步是確定我們應該對這種動物器官的使用施加什麼程度又基於聖經的限制。正如神學家喬丹·芭樂(Jordan Ballor)解釋的那樣

動物的被造目的與植物不同。動物由於分享了「生命的氣息」這一獨特角色,所以具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不能僅僅把動物的功用歸結爲工具性或實用性的價值。

將動物簡化爲實用的食物來源是罪的結果,創世記9章對這一點有所解釋。但即使在這裡,在罪給關係帶去腐蝕的深處,仍然有限制和界限。

我們應該把物種間混雜和創造人與動物嵌合體的可能性看作是這種限制,因爲它破壞和違反了受造的秩序,這秩序原本區分了植物、有生命氣息的動物和按照上帝形像創造的人類。

許多基督徒很可能會追隨CMDA的腳步,認可某些形式的嵌合體和雜交體的研究和技術,旨在爲人類謀求福利。他們應該知道這些形式是否「安全,不會降低人類的獨特地位」,他們應該反對「從根本上改變上帝所設計的人性」的嵌合和雜交研究或技術。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FAQs: Chinese Scientists Create First Monkey-Human Embryos.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倫理
生命倫理
幹細胞
胚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