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
智慧地養育女兒,幫助她應對家暴
2022-08-03
—— Jeremy Pierre

「如果你未來的丈夫敢動你一根手指,你需要告訴我,我會殺了他!」

很多父親跟女兒談論如何面對暴力的極限只能到這裡。之所以看上去很有成效,因爲它簡單粗暴,有保護作用,而且聽上去感覺很棒。

但這種做法其實是懶惰的,而且聽上去讓人覺得虛張聲勢,沒什麼實際益處。這樣說的人假定了虐待行爲很容易被識別,就應該直接反擊。更糟糕的是,它建立在幻想的基礎之上。它把缺乏愛的命令美化成某種英雄行爲,就像人跳入被水淹沒的堤壩,或在真槍實彈的情況下爲救你所愛的人去擋子彈,卻忽略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無數次蒙召爲所愛的人捨命(約15:12-13)。預備我們的女兒有能力識別潛在施暴者發出的預警信號並不意味著我們就得逞英雄。

因此,當我們與女兒,實際上是與教會中需要得到關懷的所有姊妹討論家暴問題時,我們必須要帶著洞察力去做,而不是誇誇其談。爲什麼要有洞察力?因爲我們的女兒不是需要男人爲她們出頭,而是需要男人提供有益的見解,幫助她們正向地辨別好男人和壞男人。

我明白,嚴格意義上講所有的男人都是惡人。就我所認信與罪相關的教義來說是這樣的。但在這裡,我用「惡」這個字不是要描述普遍的罪性,而是講到一種特別的犯罪傾向,一種給關係帶來危險的傾向。你不希望你的女兒和那種男人約會。這種男人掌控欲強,而且暴力傾向明顯。

當虐待以眾所周知的暴力呈現出來時,它很容易被辨別出來,比如拳打腳踢,被推下樓梯,被鎖在壁櫥裡。但當虐待看起來像是一些正面的表現,比如獨斷的帶領,熱烈的情感,或明確的方向時,它就很難分辨了。

你無法預測將來會遇到哪種虐待行爲,但瞭解它可以幫助你分辨一個男人是否有相關傾向。施暴者的內心傾向於通過權力的視角來看待自己的生活,因此將他人視爲有用的工具或妨礙他實現權力慾的絆腳石。當他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和力量削弱在他下面之人的影響力和力量以獲得他想要的東西時,就會變得危險。

教導女兒明智分辨男人

判斷力是指根據你從聖經中對主的瞭解,區分當下什麼是主所喜悅的和不喜悅的。這並不會自然發生,也不那麼顯而易見,需要下功夫——「總要察驗何爲主所喜悅的事」(弗5:10)。而人爲的權力使用比明顯的錯誤更難辨別。區分毒葛和金盞花要比區分它和弗吉尼亞爬山虎容易得多。

我們的女兒必須瞭解聖經的價值觀。學習的最好方式是藉著觀察她們的父親和教會裡其他男性在生活中活出這些價值觀。保羅在強調效法那些敬虔的人時經常提到這一點(林前11:1;帖前1:6;帖後3:9)。最終,我們的女兒會自己決定嫁給誰。理當如此。作爲父親,我們希望預備她們將來做出最好的決定。這就是我所說的判斷力。

以下是我們可以講給女兒的五個要點,幫助她們分辨什麼樣的男人值得她們留意,特別是對於指向婚姻的關係。而且,在神的幫助下,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帶領中示範出這些品質。

第一,「好男人謙卑,而不是總有一種不安全感。」

不安全感可能看起來非常像謙卑。一個男人對於他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或其他人對他的看法需要不斷得到肯定,這對一位年輕的女士看似很有吸引力。他敢於敞開自己讓她覺得這個人很有親和力。當他越來越多地從她那裡尋求肯定時,這讓一個女孩感到被需要。可能會讓人產生某種不同於他人的親密感:這個可憐的傢伙自尊心非常脆弱,他需要有人不斷地托起他,而他希望我就是那個人。

但這並不是聖經中所說的謙卑。一個人需要不斷地被人肯定反而是沒有認識到我們個人的信心應該建立在哪裡。保羅塑造了一種自信,這種自信不是來自於他自己的價值被別人肯定,而是謙卑地認識到自己只是一個僕人、一個管家。而只有神的稱讚才是最重要的。(林前4:1-5)

每個人都在某種程度上掙扎於不安全感。但是不安全感的背後是一個危險的警告。如果一個男人沒有得到他所期望的肯定,他可能會從其他人那裡索取,特別是那些他可以以最強硬的方式對待的人。施暴的男人幾乎都極度缺乏安全感。相比之下,謙卑意味著不在他人身上強行滿足個人慾望(雅4:1-10)。

第二,「好男人強而不防。」

自衛看上去像是一種力量,因爲在面對反對時可以堅定不移。當一個有防備心的男人感覺到阻力時,他看上去果斷、專注。在一個男人普遍性格懦弱和被動的世界裡,這種特質似乎很吸引我們的女兒。她們可能很容易將其和真正的力量混爲一談。

但這不是保羅所講的力量(羅15:1-3):

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待不堅固人的軟弱,不求自己的喜悅。我們各人務要叫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建立德行。因爲基督也不求自己的喜悅,如經上所記:「辱罵你人的辱罵都落在我身上。

真正的力量是發揮個人的努力——我們可以說是能力——爲他人謀福祉,而不只爲自己的益處。在這個意義上,耶穌在他看起來最軟弱的時候,卻發揮了一個人最大的能力。

一個人身上真正的力量最大體現在他是否願意爲別人承擔重擔。防備心表明他是多麼的渺小,爲他自己關心的小圈子發揮他所有的力量。

第三,「好男人不止於道歉,更願悔改。」

道歉很容易,至少與悔改相比是這樣。道歉是承認錯誤,並作出解釋:「我不應該表現這麼過激;(只是)我今天很累。」這裡面有承認錯誤的成分,但它更多的是說明問題而沒有爲此懊悔。道歉有一千個不同的配件,人們會自己添加:推卸責任,內疚,輕描淡寫。關鍵在於,道歉看起來像悔改,但施暴者不停地道歉是爲了要留住女士們,不讓她們離開。

悔改不是這樣,悔改是既認識到錯誤也願意爲此擔責:「我不應該表現這麼過激。我對你犯了罪,傷害了你。」這不單單憑著口頭的話就能確定;他必須遠離罪惡,尋求監督。這樣的監督不是一個人能處理的,必須降服於他人——這種監督是使人愁苦的(來12:11)。好男人明白因督責而來的愁苦是神的恩典,使他不被自己的自私和驕傲所勝。

第四,「好男人願意帶領,卻不強求/苛責。」

要麼是缺乏抱負,要麼總是苛責別人,這樣一來男人無法帶領。在一種毫無志向的男性總被嬌慣的文化中,我們的女兒可能會被吸引到對立的方向。她們可能會看到一個對自己和他人要求很高的男人;她們認爲自己難得找到一個有骨氣的男人,有足夠的勇氣去真正的帶領。

但帶領不是苛求。保羅擁有使徒的特權,曾親眼見過耶穌,他在個人帶領方面因不夠強勢而被人詬病。相反,他在與哥林多人「見面的時候是謙卑的」(林後10:1),展示了「基督的溫柔和平」。他拒絕像其他人那樣,要求別人對自己的忠誠而不是對對手的忠誠來高抬自己(10:12),他希望自己的影響力僅限於建立信徒對福音的信心,以便他們能夠將福音傳給其他人(10:15)。

你明白了嗎?保羅希望他對人的影響是有限的。他只希望他們跟隨,只要求他們做主所喜悅的事。這才是真正的帶領——不是強迫他人符合個人的喜好,而是施加影響,讓神的旨意在他們的生活中得到成就。這種領導力需要在神裡面有很深的安全感,需要有堅韌不拔的決心,願意默默爲他人的益處付出。

一個丈夫在婚姻中的帶領應當從不苛求自己的妻子。妻子的順服是自由的順服,而不是被迫。在以弗所書中,保羅對妻子順服丈夫的命令是和給全體基督徒的命令一樣的(弗5:22-24)。一個信徒的順服往往是因信靠神愛的福音而自然流露的,最後是以帶著愛的自由表達作爲回報。

第五,「好男人可能會與人有分歧,但不會輕視他人。」

這也許是最重要的區別。一個男人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甚至於強烈反對——但他不會貶低你。一個堅持己見的人不一定是一個會施暴的人。一個男人可能非常堅持己見,固守在他的計劃中,或者完全相信他對某一問題的看法是正確的。這可能就是驕傲和狂妄自大的罪。但意見分歧本身沒有暴力性。

一個人的堅持如果變成貶低受他人影響的人,好使他們順從,他就越界了。當爭論從問題轉向人時,就產生了一個危險的轉折。侮辱和威脅不僅僅是對個人的冒犯,它是爲了消除反對意見(雅3:1-4:10)。如果一個男人和我女兒約會,因爲他們之間的分歧而動怒,我可能會幫助他們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他開始侮辱和貶低她這個人,我就會用不同的應對方法。如果他已經用語言將她侷限在自己的喜好中,他就不是那個值得信任,將來對她的生活有更大影響的人。

好男人不會控制女人。他們要訓練女人能夠識別出那種會控制她們的男人。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氣概——從神而來的力量,爲要給他所照顧的人帶去益處。這種男子氣概會通過培養他的女兒變得堅強和有判斷力,來對抗懦弱、掌控欲極強的男子氣概。

編者注:更多關於虐待,尤其是智慧地處理虐待事件的內容,請參見Jeremy Pierre 和 Greg Wilson合著的書《當家庭成爲傷害之地:在教會中有智慧地回應家暴指南》(When Home Hurts: A Guide for Responding Wisely to Domestic Abuse in Your Church)。


譯:SJH,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 Call to Raise Daughters Wise to Domestic Abuse.

Jeremy Pierre(傑里米·皮埃爾)在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擔任聖經輔導副教授,還在克里夫頓浸信會教會服事。他與別人合著了《牧者的輔導事工》(The Pastor and Counseling)一書。他和妻子撒拉養育了五個孩子,現居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
標籤
女性
關係
養育兒女
虐待
父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