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與事工(第一部分):原因
2020-05-18
| Paul Tripp

山姆的故事

這件事發生之後的那一週,我剛好在那裡。當時他的妻子要見我。她含著眼淚告訴我,山姆走進教會,然後向自己的同工宣佈說他「受夠了」。他說他不想再去講道,他只想逃離牧師的的生活。山姆那時45歲,是一個充滿活力的教會牧師。

我堅信教會的牧養文化需要有重大改變,大量的牧師不是洩氣就是消沉,這爲我的這一主張提供了明確的證據。這是爲什麼呢?我認爲洩氣和消沉可能是下面四個原因導致的:

原因一:不切實際的期望

我曾經在威斯敏斯特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授教牧實踐課程,年復一年,那些未來的牧師學生的期望是如此不現實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每一屆學生似乎都忘記了兩件事,而這兩件事其實讓牧師的服事變得非常艱難。這兩件事是什麼呢?第一,我們都在一個極爲破碎的世界中生活;第二,基督徒心中餘剩的罪對我們的心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這兩件事使牧師日復一日地進行屬靈上的戰爭。

但是還有另一個不切實際的期望領域,就是會眾對牧師有不切實際的期望。教會忘記了他們所呼召的是一個仍在成聖之中的人。這往往會使牧師掩蓋自己,害怕承認他和他所服事的每一個人真實的一面。不切實際的期望與失望週期的加深之間有著直接的聯繫。

原因二:家庭關係緊張

事工中的公共角色和家庭中每天的日常,這兩者常常存在著很大的鴻溝。我們常常以爲牧師會經常在事工和家庭之間的張力感到痛苦,並且常常被迫「兩害相權取其輕」。

然而,這種張力其實並不是牧養中的主要難處。主要難處是,我們對牧師要求的太多了;主要張力還包括作爲牧師,我們常常想要逃離牧養中其實我們不該逃離的難處,以至於做出有可能損害家庭的決定。家庭和事工之間的張力使牧師的服事失去喜樂,而似乎無法克服的局面必定會導致抑鬱。

原因三:懼怕人

牧師服事的公共性是懼怕人這一誘惑發芽的沃土。我明白在週日早晨講道時,過分注意那些常常批評自己的人對講道如何反應的感受,我也知道在準備講道時想著什麼會贏得那個人這一誘惑!

懼怕人事實上是在向人索取只有神才能給你的東西,懼怕人源於福音失憶症,懼怕人使我一次又一次地尋求我在基督裡已經得到的認可。然後,懼怕人使我不得不注意並過多地關心他人的反應,並且因爲懼怕人,我覺得自己受到的批評比我應得的更多。每開始一項新的職責都相當於開始了一個遭到批評的論壇,因此,牧師的情感生活開始走上了下坡路。

原因四:國度的混亂

牧師爲追求除神的榮耀以外的其他榮耀,或者追求除神國度以外的目的而從事工作,這一試探是非常誘人的。個人的讚譽和聲譽、權力和控制力、舒適感和感激是每位牧師都會面對的微小偶像。然而在牧師的事工中,自我的國度是個虛假國度,自我的國度能有效地僞裝成上帝的國度,因爲您尋求在事工中建立自我國度的方式是通過事奉!

事實上,牧師所事奉的上帝對牧師的小自我國度沒有任何關係。實際上,我相信那些我們所認爲的來自敵人對事工的反對,很可能實際上是神自己要攔阻牧師的小國度。這是神,在恩典中把牧師從自我當中拯救出來。

因此,當牧師希望得到認可時,他的主希望從福音而來的轉變;當上帝呼召牧師去屬靈爭戰時,牧師想要得到的是被人喜歡。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的一點點控制,上帝就要彰顯自己才是控制的那一位。

我們自以爲事奉神的事情卻不在神的計劃中,這是令人沮喪和疲憊的。國度的混亂使牧師失去了應當從神領受的美好激勵。我的這位牧師朋友對他的妻子說得很好:「我只想去一個生活容易的地方!」

奔向祂

牧師的抑鬱可能是由他周圍的文化造成的,但這是一種內心的病害,然而,我們擁有救主的存在、應許和預備。牧師們,祂在你裡面,在你身邊,也是在幫助你。沒有人會比送禮者更關心禮物的使用,沒有人比已爲你受苦的人更關心您的苦難,沒有人像教會的頭那樣爲教會承擔重擔,並爲此而捨己。

在你沮喪的時候,不要從祂那裡逃開,而是奔向祂。耶穌確確實實會爲你提供你無法在其他地方找到的希望和康復。


譯:Angel Lau;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epression and the Ministry, Part 1: The Setup

Paul Tripp(保羅·區普)是一位牧師,作家和國際會議的講員。他是保羅區普傳道會的主席,他們致力於把耶穌基督的改變的能力與日常生活聯繫起來。這個異象驅使他寫了13本關於基督徒生命的書,並到世界各地講道及教導。保羅的使命是幫助人明白耶穌基督的福音怎樣爲日常生活帶來實際的盼望。他最新的著作是《危機四伏的呼召:直面服侍者獨特艱難的挑戰》(山行文化出版社,2016) [Dangerous Calling: Confronting the Unique Challenges of Pastoral Ministry (Crossway, 2012)]。
標籤
教會
牧師
牧養
基督
抑鬱